第二十五章仿佛当年
    对青山剑修而言,无彰境界是最重要的一道关口,进入无彰境界,便能拥有数倍于凡人的寿命,能用道法完全遮掩自己的气息,更重要的是,飞剑能够隐于剑丸之中,需要时随剑识而出,快若闪电,杀人于无形。爱看小说网   w?w?w?.?ik?a?n?x?s?w?`co?m

    当年的莫师与吕师便是因为始终无法进入无彰境界,看不到修道前途,才会被派往南松亭做了外门弟子的授业仙师,直至因为带出来了赵腊月与柳十岁、井九,才被特例召回峰间,得赐灵药,继续向更高的境界发起冲击。

    井九背着铁剑,意味着他还没有进入无彰境界。

    以他的年龄,这本来是很正常的事情,问题在于三年前他在承¥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剑大会上的表现震惊过很多人,众人自然觉得游历三年,他应该有所突破才是,当然这种期望难免与嫉妒或是羡慕的情绪有关。

    “有很多早慧者,最开始的时候修行速度极快,但随着道法日渐艰深,便逐渐慢了,甚至就此停滞不前。”

    薛咏歌看着崖上,冷笑说道:“三年里毫无进步,我看他也就是这种人。”

    时隔三年,薛咏歌已经守一境界圆满,前些天得到适越峰的叔祖帮助,更是一举进入了承意境界,他知道今日自己一定会被两忘峰选中,得授真剑,那么将来自己一定会赶上甚至超越井九。

    这都是普通弟子的想法,更多的的人并不这般想。

    这般年纪的弟子绝大部分都在承意境界以下,对井九一个人提出这般高的要求,除了嫉妒没有别的解释。

    三年前承剑大会上,井九战胜顾清的画面依然历历在目——剑道当然以境界为基础,但绝非全部依凭,自南松亭入内门,井九给青山带来的惊喜已经太多,没有谁敢轻易做出判断。

    那些人更好奇的是他为何出现,要知道当初在青山的时候,他可是从来没有离开过神末峰。

    林无知有些意外地看着他问道:“你不在峰顶发呆,居然也来看热闹?”

    井九说道:“我也要收徒啊。”

    刚刚承剑三年,便要收徒?林无知觉得他这句话好生荒唐,正想发笑,却忽然想到,井九现在是神末峰的二代师长,当然有资格收徒,只是……他怎么还是觉得很荒唐呢?

    “承意境也能收徒?”他有些不确定问道。

    井九很确定地说道:“如果门规没有改过,那就可以。”

    ……

    ……

    承剑大会开始了。

    在洗剑溪畔苦修三年的年轻弟子们,按照报名册上的顺序,依次来到溪间的青石上,展现自己的剑道修为。

    今年的承剑大会如往年一般,同样也是选择与被选择的舞台,很多事情早在开始之前便已经私下定好,诸峰里的人们拿着小本子低声地说着什么,那些参加承剑大会的弟子们,用期盼的眼光看着崖上,希望能够听到自己的名字。

    两忘峰与天光峰依然是弟子们最想去的地方。

    有些意外的是,崖上某个偏僻安静的角落也迎来了好些道热切的眼光。

    赵腊月与井九坐在那里。

    他们刚回到青山,自然没有时间与溪畔的那些年轻弟子提前接触,也不知道这些年轻弟子的热情从何而来。

    令那些弟子有些失望的是,那个偏僻安静的角落始终没有声音响起,他们终究没有机会成为神末峰的承剑弟子,但失望之余也放下心来,万一说话的是井九怎么办?难道自己要成为他的弟子?

    溪面映出一道身影。

    安静了三年时间的峡谷两侧,忽然再次响起猿猴们的叫声。

    青山弟子们有些吃惊与不解。

    只有井九知道,这是猴子们来给邻居助威了。

    来到溪间的是顾清。

    三年时间过去,他已经成为真正的青年,神情平静,气息从容,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沉稳。

    看着溪间那道身影,山崖间顿时变得安静起来,片刻后又响起低声议论。

    三年前发生的事情,很多人都没有忘记。

    顾清败在井九剑下,事后又因为偷学剑法被逐出两忘峰。

    谁也没想到,他没在溪畔虚度三年,也没有想着重归两忘峰,而是直接去了神末峰。

    那之后,他就很少出现,仿佛消失了一般。

    没有人知道,在神末峰的三年时间里,顾清究竟做了些什么事情。

    人们只能确定他已经与两忘峰、更准确地说是与他的那位兄长顾寒彻底闹翻。

    在很多弟子看来,顾清的选择非常不智。

    两忘峰不用说,顾家在九峰里也颇有底蕴,就算你是颇受欺压的庶子,就算需要在洗剑溪再熬三年,何至于就此决裂?

    不过没有人觉得顾清无法通过承剑,他三年前便已经是承意境界,哪怕这三年时间里没有半点进益,还被禁止使用六龙剑诀,境界实力肯定也要远超溪畔的这些洗剑弟子。

    人们甚至已经猜到他应该会选择神末峰,只是不知道如此一来,两忘峰与顾寒师兄又会有什么反应。

    谁都知道顾清被逐出两忘峰的真正原因,也知道井九与顾寒之间的关系非常糟糕。

    很多道视线下意思落在两忘峰弟子所在的崖间。

    顾寒站在一棵树下,神情漠然,看不出在想什么。

    薛咏歌的视线也落在那处。

    有很多道目光掩护,没有人发现在某个瞬间,他与顾寒对视了一眼。

    薛咏歌明白了顾寒的意思,深吸一口气,向溪间青石走去。

    ……

    ……

    薛咏歌没有战胜顾清的信心。

    他是承意境,对方三年前便已经是承意境。

    但他相信自己能够与对方周旋一番,让崖间的师长们看到自己的进步,同时证明三年来顾清的修行境界停滞不前。

    更何况他还有隐藏的手段,如果顾清轻敌,说不定他还真的能赢,那岂不是今日要出尽风头?

    薛咏歌唤出飞剑,盯着溪对面的顾清,说道:“请。”

    声音甫落,飞剑破空而去,拖出一道残影,直袭顾清的面门。

    他已经做好准备,如果顾清驭剑闪避,或者出剑反杀,自己应该如何应对。

    但他设想好的那些画面都没有发生。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彻山溪。

    薛咏歌的飞剑就像石头般,重重落在溪间,溅起一蓬溪水。

    顾清举起手里的剑看了看,确认剑身没有破损,放下心来。

    山崖一片安静。

    溪水流淌,不停冲洗着薛咏歌的剑。

    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都觉得这画面似曾相识。

    林无知也觉得有些眼熟。

    对这画面最敏感的是两忘峰的弟子们。

    顾寒的脸色非常难看。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