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青山试剑
    青山试剑的地点在天光峰,更准确地说是在剑林。??? ?爱看小说网 ?  w?w?w?.?ikanxsw`com

    剑林是一片石林,由数百道石柱组成,那些石柱丈许粗细,却高逾百丈,就像无数把巨剑对着天空,看着异常壮观。

    很多第一次参加青山试剑的弟子,也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到这片石林,很是震撼,想着稍后自己便要站在这些石柱的顶端与同门进行较量,又不由无比紧张。

    与承剑大会不同,青山试剑更像是真实的战斗,要危险很多,每次都会出现很多受伤的弟子,不乏重伤者,听闻在多年前的青山试剑时,甚至会有弟子当场战死。因为这些缘故,加上不愿意被外界查知真正的实力,青[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山宗从来不会邀请别的宗派来观礼,哪怕是果成寺与水月庵、大泽这种交好数千年的宗派。

    数百名弟子来到剑林四周,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一道宽而直的黑剑,静静悬在石台上的天空里,向着四周散着极刺骨的寒意。

    这便是上德峰的主剑三尺。

    今日元骑鲸亲自坐镇大会。

    想到此节,弟子们的呼吸都仿佛被冻住了,哪里还敢大声喧哗。

    嗖嗖嗖嗖嗖!

    破空之声不停响起。

    数道剑光照亮峰间的数百道石柱,散射出无数光线。

    六道飞剑缓缓落下,列在三尺剑之后。

    有的剑古朴幽冷,有的剑锋芒四射,有的剑威如雷霆。

    三尺剑!

    皆空剑!

    锦瑟剑!

    回日剑!

    如岁剑!

    潮来剑!

    还有……弗思剑!

    看着这幕画面,数百名弟子终于再也控制不住,议论起来,神情有些激动。

    青山诸峰主剑,九至其七!

    这样的画面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了。

    无数道目光落在那些绝世名剑上。

    排在最后的那道血红色的飞剑,得到了最多的关注,也让很多人生出强烈的感慨。

    有些白发苍苍的长老甚至生出恍若隔世的感觉。

    景阳真人从来不参与门派事务,弗思剑自然也很少出现。

    上次弗思剑在这样的场合出现时,青山宗掌门还是太平真人,元骑鲸刚接任上德峰主。

    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

    ……

    ……

    与剑林相对的崖壁间有九座石台。

    这九座石台便是九峰长老们的座位,只有第二座石台上是过南山为首的两忘峰弟子。

    为了表示对师长的尊敬,两忘峰弟子没有座位,会一直站着。

    很多视线落在第九座石台上。

    赵腊月来了。

    无论是与各峰峰主还是长老们以平辈见礼,还是接受弟子们的请安,她的神情都很平静,没有任何不适应,或者说尴尬。

    清容峰主心想,这等气度远胜普通弟子,与小师叔当年还真有些相似,看来真是该她得。

    当她望向赵腊月身旁的井九时,眼神变得有些复杂。

    很多长老对井九的想法也很复杂,虽然与清容峰主的复杂并不是一回事。

    在有些人看来,井九还很年轻,没能进入无彰境还算正常,但与赵腊月以及还在闭关的卓如岁相比还是稍嫌弱了些。

    听闻卓如岁现在已经是无彰上境,出关的时候极有可能已经迈过游野境那道门槛,到时候必将震惊整个大陆。

    更多的九峰长老却并不这样想。

    井九只出过一次手,那就是在三年前的承剑大会上战胜顾清。

    就是那次出手,让很多长老认定,这个年轻弟子绝对是个剑道奇才。

    今年承剑大会上,顾清用的剑法明显来自井九,云行峰主想要收他为徒,便是看中了这点。

    直到现在,那些长老保持着沉默,没有对井九做出什么评价,只是不想引起别的宗派重视,尤其是中州派。

    他们希望将来井九能够成为青山宗的奇兵。

    知道四海宴上与中州派的约定后,他们对井九在明年梅会上的表现更是非常期待。

    无法在棋盘上战胜童颜?他们根本不在乎。

    井九能不能战胜中州派的同龄对手,才是他们关心的重点。

    ……

    ……

    试剑大会的对战安排完全由抽签决定,直至选出最后的十名胜者,代表青山宗参加明年的梅会。

    如果你第一轮便遇着两忘峰的师兄,那也只能说你运气不好。

    剑道之争,讲究的就是万物皆蕴一剑之中,运气本就是其中一环。

    也没有谁敢在抽签的环节上做手脚,上德峰的剑狱里虽然关着无数妖魔鬼怪,但谁也不知道里面到底还有多少空房间。

    杞元良的运气便很不好。

    三年前他才承剑成功,今天第一次参加青山试剑便排在了第一个。

    更糟糕的是,他的对手是幺松杉……

    两道剑光离开地面。

    幺松杉与杞元良落在两根石柱上,隔着百余丈,相对而立。

    石柱顶端距离地面有数百丈,下方有云雾缭绕,若是普通人,只怕站在这里便会双腿发软,直接摔死。

    杞元良当然知道自己不可能是这位两忘峰十一师兄的对手,但青山弟子怎能弃战。

    他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勇敢说道:“请!”

    ……

    ……

    没有意外发生,幺松杉赢了,随后又有弟子陆续飞上剑林,开始剑争。

    与承剑大会相比,青山试剑不知道要精彩多少倍,当然也要凶险无数倍。

    或者狂暴或者绵密的剑光,在高耸入云的石柱间高速穿梭,不时擦落石屑。

    即便有阵法的屏障,依然能够听到飞剑破空时的凄厉刺耳声,能够感受到那些凌厉的剑意。

    战至激烈处,双方更是会驭剑离开原先的石柱,御剑而斗,不时有雷电生出,又有烈焰蒸腾。

    弟子们盯着石林里的那些高速穿行的剑光与身影,目不转睛,不肯错过任何画面。

    各峰师长也神情凝重地注视着弟子们的战斗,随时准备出手救援。

    要知道在这样的剑争里,双方都不可能有半点留力,到了关键时刻,就算想要收手也很难做到。

    井九的视线却不在石林间。

    他一直在看着远处的一条山道。

    那条山道很窄,消失于雾里,不知通向何处。

    他知道,从那处崖壁绕过去,便是天光峰弟子们的居所。

    柳十岁就住在那里。

    (本章完)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