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且看山道来一鬼
    两名弟子站在石柱上,隔着百余丈而站。i?kanxsw   w?w?w?.?ik?a?n?x?s?w?`c?om?

    年少的那位来自碧湖峰,承意上境。

    中年弟子则来自天光峰,乃是墨长老的二徒,早已破境入了无彰。

    境界间的差距很难弥补,三年前井九在洗剑溪击败顾清,本就是很少出现的事情。

    承意境界弟子的飞剑能在数十丈内来去自如,无彰境弟子的飞剑杀伤距离则是数倍于此。

    按道理来说,那位碧湖峰弟子没有任何取胜的机会,但他怎会认输?

    一道明亮的剑光穿过百余丈的距离,来到他的身前。

    碧湖峰弟子无法反击,只@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能驭剑而起,险之又险地避开,剑元疾转,用最快的速度向前方飞去。

    他必须拉近与对方之间的距离,才能发挥出自己飞剑的威力。

    那道明亮剑光折回,再次斩落。

    碧湖峰弟子驭剑向石林下方的云雾里遁去,再次极其危险的避过这一击。

    那道明亮剑光擦着石柱而过,带出的石屑就像阵小雨。

    看着这幕画面,石林下方响起一阵惊呼。

    人们很是欣赏那位碧湖峰弟子的勇气,却也很担心他的安全。

    要知道云雾遮蔽视线,驭剑在其间穿行,很是危险,随时有可能撞上石柱。

    “来了!”忽然有人喊了声。

    云雾里的某处忽然隆起。

    碧湖峰弟子驭剑而出,距离那位天光峰师兄只有十余丈的距离,身周云雾缭绕,其间隐有电光。

    他在云雾里便已经准备好了,凝集了全身剑元,就为了最后这一击!

    天光峰弟子看着这幕画面,眼里露出一抹欣赏的神色,毫不紧张,两指一并,剑诀再出。

    那道明亮的剑光忽然在云雾上方出现,仿佛一直等在那里一般。

    碧湖峰弟子来不及反应,强行驭剑一转,重重撞到一根石柱上。

    一声闷响,石柱自巍然不动,那位弟子满脸是血,昏迷不醒,向着地面落下。

    不待师长前来救援,天光峰弟子踏剑而下,在他落入云雾之前便接住了他。

    峰间响起一阵喝彩声。

    ……

    ……

    第一轮试剑已经进入中段。已经结束的试剑里,天光峰与碧湖峰的弟子表现最为优异,与往年的情形相仿,云行峰的战绩也不错,昔来峰与适越峰还是不擅长剑争,两峰的弟子们加在一起也只赢了三场,有些令人意外的是,今年清容峰的表现非常糟糕,被派出来的七名女弟子竟是全部都输了。

    自有适越峰的师长为那些输了的弟子医治,那些弟子虽有些失望,脸上却看不到太多负面的情绪。获胜的弟子也没有露出骄傲的情绪,毕竟是同门之争,而且要知道除了幺松杉,两忘峰的弟子们都还没有登场。

    接下来走到场间的那个高大身影,引发了一些议论。

    这名身材极其高大的弟子叫做简若山,两忘峰排名四十六,更出名的是他是简若云的弟弟。

    简若云,两忘峰排行第四,是三代弟子里毫无疑问的强者,剑道修为极高,也颇受同门尊敬。

    两年前,柳十岁在浊水昏迷不醒被送回青山,带队的简若云因为看管不力被上德峰罚入石室幽禁半年。当时就有很多人觉得太没道理,其后随着柳十岁醒来,被怀疑偷吃了鬼目鲮妖丹,弟子们更是觉得简若云受了委屈,颇为他不服。

    简若山的境界实力不如他的兄长,但能在两忘峰里有一席之地,当然也不能小觑。

    很多弟子都在想,不知道是谁的签运这般糟糕会抽中第二个两忘峰弟子。

    简若山忽然说道:“我想指名。”

    听着这话,弟子们有些吃惊。

    青山试剑按照抽签的顺序进行,也有例外,那就是指名挑战。

    既然是指名挑战,自然没有谁好意思选择比自己弱的同门,只会选择公认境界实力在自己之上的对手。

    简若山准备指名挑战谁?

    人们注意到,他的视线已经落在崖间那九座石台上,心想难道他要挑战同峰的师兄?

    石台上坐着的都是各峰师长,只有两忘峰弟子可以被选择。

    简若山看着最远处的那座石台,面无表情说道:“我指名井九……师叔。”

    人群哗然。

    在井九与师叔两个词之间,简若山刻意停了很长时间,谁都听得出来他的敌意。

    很多弟子想起来那个传闻,据说井九与柳十岁曾经是一对主仆,难道简若山是想要为自己的兄长出气?

    无数视线落在井九的身上。

    井九没有反应,依然看着远处那条山道。

    简若山冷笑说道:“怎么?井师叔不敢应战吗?”

    迟宴走了出来,沉声说道:“你想以下犯上?”

    做为上德峰的长老,他有资格依照门规否决这次指名挑战。

    弟子们却有些不服。

    现在没有人知道井九的真实境界到底为何,但他终究是公认的剑道奇才,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是……师叔。

    以此来看,简若山挑战他有什么问题?

    井九依然没有理会,只是看着远处那条山道。

    被无视的简若山很是愤怒,以为他是想混过去,更是不耻,说道:“你……”

    他的话没有说完便被打断。

    远处的山道上传来了一道诡异的声音。

    那声音非常刺耳,就像是两把剑在不停地撞击摩擦。

    弟子们循着声音望去。

    一道身影在山道上出现。

    那个人很瘦,剑袍破旧,套在身上随风飘荡。

    随着行走,弟子们看清楚了他的脸。

    那人脸色苍白,眼窝深陷,发如野草。

    奇怪的是,他的双脚上明明没有镣铐,但当他行走时,鞋底与青石之间却会有金属摩擦的声音响起。

    石林四周响起一阵惊呼。

    “柳十岁!”

    “他怎么来了!”

    已经两年时间。

    他一直在天光峰崖后的石室里,从来没在出来过。

    曾经的天生道种,渐渐被人遗忘。

    今天,他却忽然出现在众人眼前。

    就像一只鬼。

    赵腊月神情微凛。

    长老们神情微变。

    他们从那道声音里听出了一件事情。

    行走之间,自有剑音。

    这是剑意粹体初成的征兆!

    赵腊月在剑峰苦修多年,才修成剑意焠体。

    柳十岁在天光峰自囚石室,又是怎么练成的?

    赵腊月望向井九,想知道他的反应,也想得到一个答案。

    井九关心的却是别的事情,喃喃说道:“那张小黑脸居然白成了这样,这是多少天没晒太阳了?”

    同学们好,在这里向大家推荐一本新嫩的新书,书名叫做大道朝天,啊不是,是妖聂无双,请大家多支持,谢谢。

    (本章完)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