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野火烧不尽,此恨悠悠
    在无数道震惊目光的注视下,柳十岁来到场间。?爱看?小?说?  ?? w?w?w?.?ik?a n?xsw`com

    他低着头,野草般的头发遮住了眼睛,看着就像一个犯人。

    “你来做什么?”

    白如镜长老看着他厉声呵斥道,脸色极其难看。

    身为天光峰的破海境长老,居然教出个偷吃妖丹的孽徒,可以说是他此生最大的羞辱。

    柳十岁没有抬头,声音微哑说道:“弟子想要参加试剑。”

    白如镜神情更加寒冷,喝道:“你有什么资格参加试剑?还不快速速退下!”

    “师父……我也是青山弟子,为什么不能参加?”

    柳爱-看---小.说¤网 m.iKanxsw. COM
十岁依然低着头,声音还是那样沙哑。

    看着他现在的模样,听着他的声音,很多弟子生出同情。

    清容峰上的那些女弟子更是有些伤感。

    简若山看着柳十岁冷笑说道:“当年你偷吃妖丹,害我兄长无辜被幽禁,还曾经犯下别的大错,若不是师长们没有找到证据,你现在早就已经被废了修为、逐出山门,现在你居然还有脸出来,还有脸问为什么!”

    柳十岁沉默不语,没有理他,等着白如镜的回答。

    简如山忽然笑了起来,嘲弄说道:“既然你一定想要参加试剑,刚好我在这里,要不然我们来一场?”

    说完这句话,他唤出了自己的飞剑。

    那是一道乌金炼成的飞剑,长约两尺半,发出呜呜的声音,正在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振动。

    柳十岁忽然挥手。

    破旧的衣袖带出残影。

    狂风骤起。

    数道清光离开衣袖,向着简若山挥去。

    只听得一声清脆的剑鸣。

    乌金剑斜斜飞走。

    啪啪啪啪数声闷响。

    简若山被击飞数十丈,撞到崖壁上,喷出一口鲜血,再也无法站起。

    他的身上出现数道裂口,非常清楚。

    “剑罡!”

    “离剑!”

    场间响起一阵惊呼。

    有些师长震惊地站了起来。

    便是清容峰主这样的大人物,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

    不管是剑罡还是离剑都极难修炼,因为那需要一个前提条件。

    是的,柳十岁的剑意焠体不是初成,而是已经大成。

    天光峰那间幽静的石屋无人来探看,也没有云行峰顶那么多道凌厉的剑意。

    但他的心里有把名为不甘的野火。

    那把野火烧了整整两年时间,烧得他夜夜难眠。

    “你居然敢偷袭行凶!”

    白如镜暴怒至极,喝道:“今日我就要废了你!”

    眼看着便是一场师徒相残的狗血剧,却被人阻止了。

    “白长老且慢。”

    迟宴面无表情说道:“我看得很清楚,出言邀战的是简若山,先出剑的也是简若山,怎能说是柳十岁偷袭行凶?”

    依照青山试剑的规矩,任意一方召出飞剑,便等于表示可以开始。

    迟宴是上德峰长老,对门规的解释自然不会出错。

    问题在于,他为什么要帮柳十岁说话?

    弟子们过了会儿才想明白,这应该涉及到两峰之争。

    天光峰出了柳十岁这么一个孽徒,上德峰的人们应该最是高兴。

    青山里,天光峰与上德峰之间的关系向来复杂。

    所有人都知道原因,只是没有人敢说。

    石台上的峰主与长老们都保持着沉默,弟子们哪里还敢出声。

    “你说的没错,只要一天你没被逐出山门,便是青山弟子,有资格参加试剑。”

    迟宴看着柳十岁面无表情说道:“但你应该知道,抽签早就已经结束了。”

    柳十岁低着头说道:“我要指名。”

    简若山能指名挑战,那么他当然也可以。

    迟宴沉默了会儿,问道:“你想指名谁?”

    柳十岁抬起头来,望向崖间某处。

    他的目光很明亮,野草般的乱发根本遮不住。

    “简如云……师兄。”

    又是一片哗然。

    石林四周的弟子们震惊至极。

    两年前,便是因为柳十岁偷吃妖丹,昏迷不醒,简如云受了拖累,被关进石室半年。现在柳十岁不思己过,居然还要指名挑战对方,这真是太荒唐了,难道他以为自己落到如此下场真是对方的过错?

    ……

    ……

    剑光微动,简如云来到场间,看着柳十岁感慨说道:“柳师弟,这是何必?难道你还认为那是我的错?不错,我确实没有看好你,让你犯下大错,但是……犯错的终究是你自己。”

    柳十岁愤怒地说道:“是吗?犯错的那个人真的是我?”

    简如云神情微变。

    柳十岁盯着他的眼睛说道:“你最清楚当时发生了什么事,但你从来没有说过,当时明明是……”

    “多说无益,既然你觉得是我的错,那便来吧,但我要告诉你,就算你吃了妖丹,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简如云忽然抢断了他的话,不知为何脸色有些苍白。

    柳十岁沉默了会儿,说道:“是啊,两年里这些话我已经说了那么多遍,却始终没有人信我,那么何必再说。”

    说完这句话,他不再多言,踏剑而上,落在西方某根石柱上。

    简如云微微挑眉,也没有说什么,驭剑而起落在东面的一根石柱上。

    两根石柱之间相隔三百余丈。

    简如云在两忘峰排行第四,剑道修为本就极为深厚,听闻被禁石室的半年里更有突破,已然是无彰上境。

    再给他几年时间,说不得真能看到游野境的门槛。

    除了过南山数人以及还在天光峰闭关的卓如岁,三代弟子里有谁能是他的对手?

    石林四周鸦雀无声。

    没有人觉得柳十岁有任何机会,哪怕他剑意焠体大成,更是自行修成了剑罡。

    下一刻寂静被打破,峰间到处都是惊呼声,尤其是九峰师长所在的石台上。

    因为柳十岁出剑了。

    不是因为他的剑如何恐怖,相反,他的剑非常安静。

    安静这种词语用来形容飞剑,本就是极怪的事情。

    柳十岁的剑向着前方飞去。

    很缓慢。

    就像承载着很多重量。

    天那般重。

    ……

    ……

    白如镜神情微变。

    这自然是他教给柳十岁的。

    问题是他只教了柳十岁半年时间,没想到柳十岁居然就已经掌握了承天剑诀的真义。

    他忽然生出些悔意。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