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剑行无彰
    无数视线落在石林上方。?  ?爱看 ?? w w?w?. i?k?x?s?w?`com

    站在石柱上的柳十岁衣衫破旧,短发如草,看着就像个野鬼。

    他的剑却是那样中正平和。

    如三世王公、柱国大将、皓首书生。

    简如云还没有出剑。

    他静静看着柳十岁的剑。

    很多人和他一样,都在等待柳十岁的剑飞过中间那根石柱。

    那时候,他才有资格让简如云出剑。

    时间流逝。

    柳十岁的剑飞过了那根石柱。

    那里刚好是他与简如云所立的两根石柱的中间。

    过了百丈,他的剑意‰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依然未散,无比凝纯。

    没有惊呼声响起,因为人们已经震惊无语。

    这幕看似无意义的画面,却揭示了一个足令青山震动的真相。

    柳十岁已经晋入了无彰境。

    ……

    ……

    赵腊月说道:“了不起。”

    不管这件事情有何隐情,这两年里柳十岁等于被幽禁,居然能够破境入无彰,当然有资格得到这样的称赞。

    ……

    ……

    清容峰主问道:“多大了?”

    有弟子不确定说道:“十七或者十八?”

    清容峰主看了不远处的赵腊月一眼,没有说什么。

    ……

    ……

    九峰师长们都很震惊。

    景阳真人之后,青山最年轻的无彰境便是赵腊月与卓如岁,柳十岁排在第三。

    如果这两年他能够正常的修行,会不会更快?

    若不是他做了那样的事情,还有另一件命案嫌疑,如此天才,青山怎会如此待他?

    有的师长甚至在想,如果柳十岁刚才说的那番话是真的,那该多好。

    ……

    ……

    有风从那边的崖间吹来,没有深春的暖意,拂面生寒。

    那风落在柳十岁的剑上,剑身微振,忽然散出四道清光。

    那四道清光并非幻像,而是真实的存在,这便是剑罡。

    飞剑骤然加疾,带着四道剑罡,向着百丈外的简如云袭去。

    柳十岁终于真正出手,出手便是最强的手段。

    看着那道明亮的剑光还有那四道剑罡,简如云神情不变,轻挥衣袖。

    一道灰色飞剑破空而出,瞬间来到柳十岁的剑前。

    快若闪电,只是一种形容。

    简如云的剑却真的就像是一道闪电,快的根本无法看清。

    柳十岁蓄势已久的一剑未及展露锋芒,便被拦住。

    两道飞剑在石林上空相遇。

    一声剑鸣响彻山谷。

    两道飞剑分开,再次相遇。

    然后便是无数次重逢。

    只是瞬间,两道剑便在天空里交击了无数次。

    清脆的剑鸣连绵不绝,如骤雨一般。

    无数火花溅起,如银树般盛开在峰前,照的石林无比明亮。

    天空里的那轮太阳都变得黯淡了几分。

    两道飞剑在天空里交战。

    柳十岁与简如云站在各自的石柱上,双手负在身后,隔着三百余丈的距离平静对视。

    不知道过了多久,灰明剑光骤敛。

    两道飞剑分别回到柳十岁与简如云的身前。

    石林下方的青山弟子们很震惊。

    明明简如云师兄的剑道修为要比柳十岁深厚很多,为何双方却战了个平分秋色?

    两道飞剑微微颤动,剑身上都出现数百处极细微的裂口,看来在材质上也非常接近。

    简如云看了自己的剑一眼。

    柳十岁却是看都不看,直接向前踏了一步。

    石柱只容一人站立。

    他这一步便是落在了空处。

    飞剑早已等在那处。

    ……

    ……

    从始至终,两忘峰弟子所在的石台很安静。

    无论是简若山指名挑战井九、被柳十岁以剑罡重伤,还是柳十岁指名简如云。

    尤其是过南山、顾寒和马华,保持着绝对的沉默。

    看着此时石林上空的画面,顾寒想到当年在剑峰上柳十岁向着天空踏出的那一步,有些欣慰,又有些歉意。

    ……

    ……

    两道剑光再次照亮石林。

    此时柳十岁与简如云御剑而战,比先前不知道凶险了多少倍。

    那两道剑光时而落入云雾,时而飞上高空,最高时甚至快要靠近天光峰顶。

    云雾被搅动,仿佛沸水,崖壁上出现道道剑痕,石柱上不时有石屑落下。

    两道剑光太快,普通弟子根本无法看清楚画面。

    只有那些境界高些的弟子与九峰师长们,才知道这场斗剑进行的是如何激烈,而且凶险。

    ……

    ……

    嗖嗖两声。

    两道剑光再次分开。

    二人落在各自的石柱上。

    柳十岁的唇角溢出一道血水。

    简如云的衣袖上有一道破口。

    御剑而战,从来都不是简单的驭剑。

    驭剑离开石柱的原因是要变化方位,以防被对方的飞剑摆脱自家飞剑纠缠后忽然攻击自身。如此自身的防御相对做的更好些,但是因为要踏剑而行,飞剑的攻击自然要减弱很多。

    按理来说,在这样的战局里柳十岁应该更占优势,他已经修成剑罡,即便踏剑而行,依然可以凌空攻击对手。只是没想到简如云的驭剑术非常了得,竟在最关键的时刻避开他的剑罡,然后用剑势碾压了他。

    “为何本门弟子很少有人修行剑罡?因为那本来就是旁门外道。”

    简如云站在石柱上看着数百丈外的柳十岁说道:“看来妖丹之力也只能助你到这步了。”

    有风起,卷起石林下方的云雾,拂动他身上的青衣。

    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一道强大的气息,飞剑生出感应,穿云而过,带起一道白烟,若隐若现。

    有人惊呼说道:“苍鸟剑法第七式!借云!”

    两忘峰之前,简如云本是云行峰弟子,更是峰主亲传。

    云行峰主剑名为皆空,剑诀名为苍鸟,共分十三式。

    无彰境弟子若能学到第五式,便已经可以称得上天赋颇佳。

    简如云竟然学会了第七式借云!

    听闻两年前他被上德峰被禁在石室里的半年又有突破,现在看来他竟是掌握了苍鸟剑诀的真意!

    看着那道穿行在云雾里、时隐时现的飞剑,同门佩服不已。

    云行峰的弟子更是高声喝彩,长老们连连点头。

    看着那道挟云而至的飞剑,柳十岁神情微变,再次出剑。

    井九曾经说过他的双眉太直,其实他的剑更直。

    明亮的飞剑照亮石林,笔直一线向前飞去。

    就在两道飞剑即将相遇的时候,石林间忽然响起嗡的一声巨响。

    白色的云雾蒸腾而起,气势磅礴,如沧海般四处横流,顿时把两道剑都湮没了。

    柳十岁感觉到自己与飞剑的联系忽然变弱。

    忽然,简如云的剑再次出现,已经到了柳十岁的身前!

    这道灰剑仿佛能无视空间的距离。

    石林下方响起一阵惊呼。

    借云雾之变,窥天地之道!

    简如云证明了自己已经有资格去看看游野境的风景。

    灰剑直刺柳十岁的面门,似乎没有停下的意思。

    所有人都以为简如云最后会收剑,并不担心。

    只有身在场间的柳十岁才能感应到简如云的杀意。

    他脸色苍白,眼里流露出不甘的情绪,还有一抹决然!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