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指名两忘峰
    迟宴怔住了。ikan?xsw w?w?w?.?ik?a?n?x?s?w?`com

    他怎么都没想到,井九提到梅会,接下来却说要参加试剑。

    其余人同样没有想到,石林四周隐入一片诡异的安静里。

    迟宴回过神来,觉得此事好生荒唐,说道:“你现在已经不是三代弟子,自然不能参加试剑。”

    井九说道:“那我如何参加梅会?”

    迟宴心想你已经是二代师长,若真想去梅会被童颜羞辱,自然有办法,比如可以做为带队的角色。

    井九说道:“没有参加试剑,便拿到去梅会的资格,很多人会不服气。”

    众人心想,原来你还知道啊。

(,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当然没有人对井九服气,尤其是那些剑道修为不错、想在试剑上一展身手的弟子。他们承认井九的剑道天赋确实很高,问题是他太年轻,境界尚浅,若不是运气好跟着赵腊月登上神末峰顶,怎么会成为他们的师叔?

    “所以我还是要参加的。”

    井九望向两忘峰弟子所在的方向,说道:“只要我赢了,自然就没有人会不服。”

    听着这话,青山弟子一片哗然,觉得此人好生嚣张。

    迟宴想了想,说道:“抽签已经结束,现在再安排也来不及。”

    井九说道:“指名就好。”

    简若山可以指名挑战他,他自然可以指名挑战别人。

    很多道视线随着他的目光落在崖间第二座石台上。

    “请指教。”

    井九看着两忘峰弟子里的一人说道。

    那个人身形有些胖,看着很有些人畜无害的感觉。

    那个胖子叫做马华,名字很不起眼,在两忘峰排行三十七,也很不起眼。

    两忘峰弟子非常出名,很多人却不认识他,便可以知道这个人是多么低调,或者说容易被人忽视。

    议论声起,弟子们不明白井九为何要指名挑战此人。

    至于胜负……井九现在还是承意境界,按道理来说,任意一名两忘峰弟子都能轻易战胜他。但就在不久之前,两忘峰排行四十六的简若山被柳十岁轻而易举地击败,谁知道井九会不会再次给人带来惊奇。

    剑光微动,马华来到场间,笑眯眯地看着井九,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你怎么知道柳十岁是我告发的?”

    井九说道:“我不知道。”

    马华神情微异,说道:“那你为何要指名战我?”

    他本以为猜到了事情的真相井九想要替柳十岁报仇。

    井九不知道上德峰怀疑柳十岁涉及碧湖峰左易之死,是因为马华发现柳十岁那夜不在。

    他更不知道,马华与顾寒都已经知道那夜他也不在,柳十岁为了替他遮掩,才坚持不肯说自己去了哪里。

    他只知道,这个不起眼的胖子是两忘峰的军师,柳十岁的这个局应该便是此人的手笔。

    最重要的是,从洗剑溪开始,他就不喜欢这个胖子。

    马华敛了笑容,认真地看着他。

    四年了,他发现自己还是看不透这个年轻人,正因如此,他一直保持着警惕甚至是敌意。

    “我知道你肯定隐藏着实力,比如从来没有人看见过你驭剑,但我确信你早就可以……”

    他对井九说道:“那么今天不论最后胜负,我总能看到你的一点秘密,也算不错。”

    说完这句话,他驭剑而起,破开云雾,落在高处的一根石柱上。

    从剑光来看,马华现在应该是无彰初境,以两忘峰的标准来看确实有些普通。

    无数道视线落在井九的身上,充满好奇。

    很多洗剑弟子都能驭剑,今日参加试剑大会的弟子更不用说。

    按道理来说,井九应该早就可以驭剑,但从来没有人看到过。

    有人甚至以为他的剑道修行遇到了什么古怪的障碍。

    人们很想知道,他准备怎么登上高逾百丈的石柱。

    如果连石柱都上不去,谈何试剑?

    迟宴举起右手,示意请。

    井九解下身后的铁剑举向空中。

    这姿势看着有些古怪,就像是一个走进黑暗森林的猎人举起手中的火把。

    看着这幕画面,弟子们神情微异,心想这是要做什么?

    迟宴想到某种可能,微微挑眉。

    石台上有些白发苍苍的长老也感觉在哪里见过,有些不确定地想着难道这是九死剑诀里的燎天式?

    远古时期,剑修驭剑有很多种方法,后来越来越少,直至变成现在都踏剑而行,之所以如此自然有其道理。

    踏剑而行,可以来去自如,相对轻松,更重要的是,修道者站在剑上,空着的双手可以施展剑诀,方便攻击。

    如果用别的驭剑方法,需要用手握住剑柄,自然会缺少变化。

    石林下方忽然响起嗡的一声。

    气浪大作,石砾滚动,井九从原地消失。

    根本没有人反应过来。

    人们下意识里抬头望去,只见天空的云层里出现了一个洞,隐约可以看到一个小黑点?

    他惧战而逃还是怎么回事?

    无数道视线落在天空里,一片安静。

    伴着一道剑啸声,井九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里,落在一根石柱上。

    不管别人怎么看自己,他都很平静。

    赵腊月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低头喝茶。

    她猜到他应该是因为很久没有驭剑飞行,有些生疏,没控制住,所以……飞得太高了些。

    确实很高。

    青山师长们看得清楚,井九飞到青山大阵的最上方才落了下来,不由暗自惊叹。

    还在承意境,便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驭剑飞到那种高度,这个年轻弟子果然是值得青山期待的剑道奇才。

    数十丈外的一根石柱上,马华的胖脸上第一次流露出凝重的神情,说道:“没想到你的驭剑术如此了得,想来是准备将来某些时刻一鸣惊人,今日被迫用了出来,我都有些替你感到遗憾。”

    井九没有说话,以往他从来不驭剑,与想要隐藏实力、以期一鸣惊人没有任何关系,自有他的道理。

    马华笑了笑,忽然踏剑再起,落到更远处的一根石柱。

    现在两根石柱之间的距离有一百三十余丈。

    承意境界弟子飞剑最远的杀伤距离无法超过百丈。

    就算井九天赋异禀,剑道修为远超普通的承意弟子,飞剑到了马华身前也必然是强弩之末,再无威力。

    看着这幕画面,上德峰以及另外几座山峰的弟子都皱起了眉头,只有两忘峰弟子神情不变。

    他们对马华的行事风格很熟悉,知道他不会漏算任何细节,不会在意任何评价,只是一心追求胜利。

    今天也不会有任何例外。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