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你一直都很好看
    卓如岁还在闭关,过南山、顾寒、简如云等两忘峰弟子因为各种原因不能参加。?爱看小说网???? ?? ? w?ww.ikanxsw`com

    这次来参加梅会的青山师徒里,赵腊月自然是众人关心的焦点,其次便是井九。

    因为他们是景阳真人的再传弟子,如此年轻便已经是青山宗的二代师长,要说经历之传奇,再也没有谁能比得上。

    除此之外,还有两个说法让他们更加有名。

    赵腊月不修边幅,随便剪了个短发,凌乱至极,经常满身灰尘的出现在世人面前,甚至可以说是邋遢。

    与井九有关的说法,自然指的是他那张脸。

    据说他美的不像真人。

←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也有人说他美的不像话。

    井九站在赵腊月的身后,很低调。

    但就像他对赵腊月说过的那样,云层再如何厚也不可能永远遮住太阳,更何况今天朝歌城的上空万里无云。

    今天参加梅会,他不可能再戴着笠帽,更不能戴着面具。

    无数道视线落在他的……脸上。

    低声的惊叹与轻呼响遍整个梅园,嗡鸣一片,仿佛鸟群飞过。

    “真是好看啊……”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人?”

    “应该是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

    ……

    ……

    “噫,他的身上背着的是什么?难道是剑?”

    “不可能吧,听说他在青山试剑上很是风光,难道还没有进入金丹期?”

    “用青山宗的境界划分来说,应该是无彰。”

    生出这种疑惑的,都是消息不畅的边远门派。

    那些知道青山试剑具体情形的门派,更是不解,明明井九已经进入无彰境界,为何还要把剑背在身后?

    难道他还想隐藏自己的真实境界?

    青山宗众人到来,中州派的弟子们自然望了过去。

    做为正道联盟的两大领袖,他们其实与青山宗弟子见面的机会很少,自然也有很多好奇。

    有道白帷围住了片地方,一道清柔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哪位是赵腊月?”

    向晚书神情恭敬说道:“师姐,坐在远处椅中的那位便是。”

    那位女子微异说道:“噫?还好啊,明明是个容颜清秀的女子,为何在传闻里被说的那般不堪?”

    向晚书想着去年在四海宴上见到赵腊月时的情形,神情微暖,说道:“不过是些村镇野夫的嫉语罢了。”

    “那个井九倒真如传闻一般,美极近妖。”

    那女子似是被井九的美貌所震惊,说道:“凡极致者必不凡,要对他更重视些。”

    有弟子傲然说道:“顾寒太过骄傲自信,井九能胜他也不算什么,终究不过是无彰初境,不值一提。”

    向晚书苦笑不语,心想上届梅会七师兄可是败在顾寒剑下,现在却来说这样的话,到底是谁太过骄傲自信。

    ……

    ……

    水月庵所在寒台的深处,一位面笼白纱的女子也在看着那边。

    她的视线落在赵腊月身上,有些满意,心想景阳的眼光大多数时候都值得信任,挑选的再世传人果然不差。

    接着她望向井九,却有些失望,心想徒有皮囊,与景阳相比却是差的远了。

    ……

    ……

    西海剑派与青山宗的关系向来不好,自然不会像别的宗派那样,议论赞美井九的容颜。

    桐庐站在寒台边缘,看着对面的井九。

    他的容貌很普通,但身姿很挺拨,仿佛真正的剑,眼神也变得锋利无比。

    他知道井九不是想隐藏自己的真实境界,因为青山弟子不会这般愚蠢。

    井九不肯把剑收进剑丸,只能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身负长剑会显得比较好看。

    “生着这样一张脸,居然还不满足,真是够骚包的。”

    他对身旁的西海剑派长老说道:“请师叔派人盯着清天司,如果此人报名参加道战,我不介意与他一组。”

    ……

    ……

    逾千道视线落在井九的身上。

    至少在这一刻,他是本次梅会绝对的焦点。

    井九并不知道,或者说并不确信,更准确地说是他毫不在意这些。

    还是那句话,身为太阳就要有被万众瞩目的自觉。

    关于他为何背着剑有很多猜想,但在这一点上他确实很无辜。

    他从来没有想过隐藏自己的真实境界,也不是为了耍帅骚包,而是因为一个很简单的原因。

    ——晋入无彰境界后,他依然没有办法把飞剑纳入剑丸之中。

    当初他便很担心因为自己的特殊身体,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所以一直都很犹豫要不要破境。

    直到看着柳十岁被过南山打落尘埃,才终于做出决定,向前走了这一步。

    果不其然,他与别的无彰境弟子都不同,居然出现了这样的问题,好在这个问题比他当初担心的要小很多。

    他只需要把赵腊月唬弄过去就好。

    台上摆着很多座椅,有资格坐下的只有两位峰主。

    驭剑来到台上,井九第一时间用眼神示意赵腊月坐到了最边的座椅上,与清容峰主离的很远。

    赵腊月没有拒绝,但越发觉得奇怪,他为何要避着清容峰主。

    这种事情发生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就连玉山师妹想要去清容峰都被他暗中阻止。

    赵腊月今天很认真地打扮了一番。

    她洗了脸,梳了头,还换了身新衣服。

    她的头发不再凌乱,梳的无比顺滑,还扎了个很短的小辫子,保证不会散开一根发丝。

    她的脸也很好看,无比素净,浓浓的双眉,就像山水画上方的鸟儿,很是生动。

    唯一的问题就是太素了些,无论是干干净净的脸还是青色剑衫都没有任何装饰,不像这个年龄的姑娘家。

    寒台边上种着一株腊梅树。

    深春时节,枝头居然结着朵小黄花。

    井九毫无惜花之意,伸手便摘了下来,然后插进赵腊月的鬓角里。

    赵腊月有些不解,问道:“怎么了?”

    井九退后两步,打量一番,满意地点点头,说道:“好看。”

    赵腊月微笑说道:“我知道自己好看。”

    井九说道:“我是说花。”

    赵腊月也不生气,问道:“那我呢?”

    井九说道:“你一直都很好看。”

    ……

    ……

    这幕画面,落在了无数人的眼里。

    梅园里数十座寒台,一片哗然。

    难道他们二人已经结为道侣?

    年轻一代的修行者里,有无数赵腊月的倾慕者,就像当初那些青山弟子一样。

    这几年有很多关于赵腊月的传闻,说她头发短,性情冷,不修边幅,但说实话,没有谁会在意这个。

    修行界的俊男美女太多了,赵腊月却只有一个。

    除了那些倾慕者,那些最现实的修行者眼里,她也是最值得追求的目标。

    因为她是天生道种,是景阳真人的再世传人,更是青山宗的神末峰主!

    哪怕只是痴心妄想,只要想想如果得到赵腊月的青睐会迎来怎样的美好将来,也会觉得很幸福。

    遗憾的是,那些人痴心妄想的机会似乎也在前一刻破灭了。

    “师弟,你还好吧?”

    中州派寒台上,那名排行第七的弟子看着向晚书担心问道。

    向晚书脸色苍白,仿佛刚刚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

    (这几天暂时停止更新,恢复的时候和大家说)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