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塞北神异(上)
    以玄武钢岩建造的皇台堡广三十里,墙底厚百丈,墙头宽二十丈,最高处六百七十丈,最低处五百一十丈,它如一头洪荒巨兽盘踞在险要的天断峡口。?爱看???  w?w?w?.?ikanxsw`com

    战堡向前伸出两道巨大的凸出部,这里城墙更加厚重,外部包裹着三层达到了法器级别的钢甲,内里有九重奇阵加固,灵气勾连,坚不可摧——像是神兽的两颗獠牙。任何从神烬山绝域冲出来的妖物都会被这獠牙撕得粉碎。

    高大城门用数十万斤珍贵的古铜熔金炼就而成,正上方的城墙上,用数十道粗大的古老锁链,束缚住一颗十丈大小的狰狞妖龙之首,龙头下方环绕着六颗稍小一些的龙头——这是一颗强大无比的七首妖龙[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的头颅!

    三千年前,洪武天朝一代雄主北征大帝一剑劈开神烬山,由此挥军北上,出其不意的杀入神烬山绝域,彻底打乱了当时妖族最大部落七杀部的布置,杀的妖族节节败退。

    北征大帝更是孤身一剑,于冥河南岸一千里截住七杀部大首领七首妖龙。

    幽幽冥河,其水苍黄,三千里范围内,对人族修士压制作用巨大。七首妖龙号称妖族第一强者,那一战的光芒和雷霆穿透三万里,杀得天地变色,元能浩荡如同海潮,十万里范围内一切修士三月无法施法!

    据洪武天朝史书记载,大战到第七日,战场附近千里一片齑粉,除了北征大帝和七首妖龙无人能够立足其间。到第四十九日,有惊天之雷落下,大地龟裂,上苍沉落,宛如纪元终结一般。

    北征大帝浑身七十九处伤痕,帝甲破碎,一臂已断,唯有手中那柄皇者之剑,仍旧明亮闪烁,照遍古今!

    他的断臂上,捆着一道锁链,锁链的另一头拴着那颗巨大的妖龙之首,步履蹒跚走出大山,百万将士跪地高呼万岁!

    他当场下旨,将自己一剑斩开的峡谷命名为天断峡,在峡谷口建造皇台堡,设边镇,世代镇守七杀部。

    妖龙之首自皇台堡建成之日起就安放在城门上,强悍的妖龙之气始终弥漫在天断峡之中,世世代代威慑着进犯皇台堡的妖物。

    那一战,奠定了洪武天朝在灵河东岸人族七雄中千年霸主的地位!

    然而三千年风流雨打风吹去,大国雄主之后便是不可避免的奢靡与衰退。

    北征大帝当年压的七杀部抬不起头来,但近百年来,大帝余威散尽,当年锋利明亮的皇者之剑入鞘多年,早已经晦暗不明。七杀部接连出了几位强大的大首领,实力蒸蒸日上,已经超越了七首妖龙时代。

    皇台堡近年来征战不断,数次岌岌可危!

    皇台堡后方,三千年来已经形成了一片繁华的市集,来往行商如云,一点也不比郡城逊色。

    但几场大战过后,这里明显冷清下来,只剩下数百人,冒着掉脑袋的风险和军镇中人做着一些一本万利的生意。

    申时刚过,一脸络腮胡子的伍长,啃着一只苹果闯进了营房,嘴上咔嚓咔嚓,脚下咣当咣当,把两个正在打盹的部下吵醒了:“轮值了,都给老子滚起来!”他抓着苹果的那只手只有三根手指,食指和中指被砍掉了。

    两个军汉嘟囔了一声,翻个身懒得理会,伍长毫不客气的把剩下的半个苹果砸向了其中一人,那人头也不抬一伸手抓住了,却不料苹果啪一声炸开,冰蓝色的光芒雨点一样撒落下来——里面藏着一记道术“冻雨冰阳”引爆,那人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冰冻道术“冻雨冰阳”出自洪武天朝军部秘传《冰极寒剑录》,燃穴三十枚可用。

    在洪武天朝中原和江南一带,这个水准的武修足以撑起一个小家族;在皇台堡其他营中也能做一名哨官,但是在“狼兵营”,只够做一名伍长。

    这道术的威力能够瞬间冰封一头一阶莽兽,但那军汉周寇却只是打了个哆嗦就没事了,恼火咒骂着爬了起来:“去死的老千,让老子抓住机会,把你剩下的三个指头全砍了!”

    他脸上一道狭长的伤疤,穿过了左眼,险些将整个眼珠子抓了出来。赤·裸着上半身,前胸后背壮硕的肌肉上布满了狰狞的抓痕,整个人看上去凶悍精绝。

    伍长已经一脚把另外一个军汉王九的床腿给踹断了,咔嚓一声王九从床上滚了下来。

    就算是掉在了地上,他还是懒洋洋的,翻了个身想要继续睡。可能是因为懒所以长的很胖。伍长上前一脚踩在他的头上,他圆滚滚的脑袋像是汤圆一样被彻底踩扁了,五官恐怖的挤在了一起。

    王九被踩扁的嘴里哼哼了一声,不满的将伍长的脚打开:“行行行,起来了,行吧?”伍长一抬脚,他的脑袋又弹了回去。

    他晃了晃脑袋,眼睛迷糊,起床气冲天:“祝你下次赌钱,输得裤子都不剩!”

    伍长恼火无比:“你们两个夯货,跟人家书生比一比,懒驴一样!”

    营房内还有一名少年,十四五岁的年纪,因为常年历练,身材比同龄人要高一些,脸上有些北地风沙的痕迹,但五官清朗,眉宇间还带着一丝书卷气。整个人英气之中,透着一丝儒雅。

    这样一个人,在这满屋子奇葩的营房内,显得十分“另类”,他就是伍长口中的“书生”宋征。

    伍长进来的时候,他正看着一本《蛰雷法》,同样是兵部秘传,听到伍长的话,他笑着合上古书,开始披甲,口中道:“史头儿,今天还是咱们到子时?”

    “老规矩。”伍长史乙一边说,一边帮他将皮甲后面的几个铜扣扣上,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拿上刀等那两个夯货一起走。”

    另外两个军汉也在披甲,史乙和他们一边互相打骂着,一边也帮他们穿好了披甲。而后史乙站在三人面前摆出伍长的派头喝了一声:“试兵!”

    四个人一起张开右手,重重拍在左胸口上——史乙巴掌上空了两根手指,显得有些滑稽。

    “滋——”

    灵气激发,从皮甲到手中的战刀、战剑,简陋的奇阵勾连,灵光逐渐亮起,证明战具完好。史乙一挥手:“走!”

    周寇却跑到一边,从床边解下来一大堆铁链缠在了手上,一拽铁链,从墙角的阴影之中牵出来四只巨大的冥魂恶犬!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