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后有黄雀(中)求推荐!
    宋征吐出一口憋在胸口的浊气,他面临一个选择,要不要去救潘妃仪。i?ka? n ? xs?w? w?w?w?.?ik?a?n?x?s?w? `c?o?m?去了危险很大,但是不去,毫无防备的潘妃仪他们在捉到吸月鼠之后,一时兴奋心态放松,很可能会全部惨死在攀天妖爪下。

    他还在犹豫的时候,忽然树林里传来一阵强大的元能波动。奇阵阻挡不了气味,一股浓重的腥味扑面而来。很快,树林中出现了一头庞然大物。

    它粗如水缸,长达百丈,腹部雪白,后背生着一溜突起的骨甲,三角形的脑袋下,脖子两侧生着两道小小的弧形肉翼,头顶上一团血红的巨大鸡冠。游动的身躯后面,拖着三条细长的尾巴,中间的[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尾巴尖上长满了锐利的骨刺。

    “八阶鸡冠蛇怪!”

    “这种荒兽最喜欢捕食蝗虫类的莽虫——它把那些攀天妖,当成蝗虫类的莽虫了。”

    鸡冠蛇怪忽然停住了,庞大的蛇头昂起来,弧形肉翼张开,在空气致中轻轻颤抖着,似乎在捕捉什么波动。巨大的鸡冠在头顶上闪烁着妖异的红光。

    宋征五人立刻有一种奇特的感觉:整个山林都在它的掌控之下!

    鸡冠蛇怪厌恶的朝他们所在的石洞看了一眼,宋征顿时全身冰冷,可是鸡冠蛇怪并没有杀过来,它低下了身躯,贴地迅速游走。

    赵绡全神一松,后背凉嗖嗖的全是冷汗:“它更喜欢吃那些攀天妖。”

    五人都明白,若非如此鸡冠蛇怪不会放过他们。

    他们挪开了洞口的石头,史乙走出去,迎着初升的朝阳露出一个苦笑:“还想去找妖族奸细?咱们这实力,老老实实躲起来活下去就算成功。”

    “那……潘妃仪……”史乙犹豫着询问,宋征低着头,一时间没有说话。

    ……

    凌空之上,有一员女将凤盔金甲,鲜艳的大红甲裙,手持月牙戟,灵元如火,在身后燃烧成一只巨大的凰鸟形状。

    她下方坚固的战车围成了一个包围圈,战车周围有甲兵保护。战车上一层护甲打开,露出里面一尊尊崩山巨弩,寒光闪烁的弩箭对准了包围圈中的敌人。

    不过女将有些不满,嘀咕了一声:“又没咱们什么事儿了。”

    包围圈当中,银光攒射布满天空,枪意纵横交错,一头头巨象轰然倒下。飞剑军在天空之中警戒,剑无锋不安分的四处乱窜,希望车骑大将军给自己留点“残羹冷炙”。可是此地乃是神烬山,赫连烈一切以谨慎为先,要斩尽杀绝并且速战速决,所以包围之后他亲自出手,十六头象骑和数百妖兵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就在炼铁银枪之下饮恨收场。

    象骑首领最后破口大骂,赫连烈不为所动,一道银色枪意刺穿他的眉心,全了他所谓的“忠义”。

    但是赫连烈的神情却是分外严肃,并没有轻松杀敌的喜悦。

    “打扫战场,迅速撤退。”

    夫人迎上来,低声问道:“还是没问出来?”

    “没有。”赫连烈摇头:“这是第五波了。神烬山给了咱们逐个击破的机会,咱们这两天斩杀的妖族已经超过三千,可是没有妖知道他们在狼兵营的奸细到底是谁。”

    夫人也是皱眉:“妖族也怕死,也有软骨头的……”

    历史上战败投降人族的妖兵妖将数量绝不少。

    “他们想要在圣旨下活下去,就必须帮咱们找出狼兵营的奸细,可是三千妖没有一个说的,难道他们真的不知道?”

    赫连烈叹了口气:“我担心,这个奸细在妖族中地位很高,一般的妖将也不够资格知道,那样的话就麻烦了。可是……这么高级别的奸细,怎么会是狼兵营的人?”

    谁都知道狼兵营是什么出身,哪怕是作到了营将,也不能算是军中的高级将领,真正的机密不会告诉他们,总兵也不会跟他们商议任何决策。他们只是负责送死和冲锋陷阵的。在这里安排一个级别极高的间谍是很没有前途的。

    夫人也轻轻摇头:“咱们再找找更高级别的妖将。”

    “好。”

    一名亲兵悄然回来,禀报道:“将军,又发现一伙妖族。”

    “好,传令全军,转战。”

    “尊令!”

    大军迅速整肃,朝新的敌人杀了过去。路上赫连烈愁眉不展,夫人问道:“夫君还有别的担忧?”

    “有。”赫连烈不瞒妻子,低声道:“恐怕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有人按耐不住,开始诛杀狼兵营了。”

    夫人随丈夫从军几十年,对此毫不意外,道:“夫君你是担心我军内耗,狼兵营骁勇,其他人想要杀他们必定也会损失惨重。”

    赫连烈点了点头,忧心忡忡。他身为大将,比别人看的更高远:“圣旨之后,妖族大军仍旧会回到天断峡谷。我们就算是连番斩杀,恐怕最多也就是杀个六七千妖族,他们仍有小两万妖兵。

    一旦汇聚在一起,妖皇再派强将前来统率,上下一心,必定会猛攻皇台堡。到时候我们必定难以抵挡。

    狼兵营虽然剩余的人数不多,但都是悍卒,若是能够留存下来,对妖族作战就多了一支强兵。

    围杀狼兵营,其他各营也会损失惨重,对咱们的实力又是一个折损,唉……”

    夫人知他说的乃是实情,只能安慰道:“夫君不必多虑,那天火实在诡异,会有什么安排殊未可知,恐怕也不会如妖族所愿。”

    ……

    锦衣公子一行已经颇显狼狈,他出身大族,家中底蕴深厚。此次前来皇台堡,自然也是为了博一场大机缘。

    但一天一夜之后,身边随行护送的大修惨死过半,只剩下三人跟着他。

    四名剑婢也不见往日的风韵和灵秀,脸上肮脏,发鬓散乱。剑萍啜泣着,侍候在少爷身边:“少爷,咱们为什么要来这里,咱们堂堂千古世家,传承上万年,想要什么道经、宝典、法器家中没有?这里如此危险,您要是有个好歹,婢子们也不活了。”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