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弹指千剑(中)第二更!
    弹指千剑,控制入微!

    “哈哈哈!”申屠霸纵声大笑,也不去理会被杀的攀天妖和鸡冠蛇怪,扯了一下光芒锁链,将五头金刚猩猿拉回来,然后满意的用一只小笼子将吸月鼠装了。i?kan xsw? w?ww.ikanxsw`com那千道飞剑随着他的心意,倏忽之间散去不见。

    申屠霸看了看地上的那些人,嘀咕了一句忽然再次扣指一弹,但这一次,并不是弹指千剑,而是几道细微的气剑飞出,气剑当中有几枚扭动好似蚂蟥一般的怪异符文。

    每一枚气剑都钻进了一个人的身体内,潘妃仪和苗韵儿也不例外。等到气剑在他们体内彻底扎根下来,他们身躯微震,都醒了过来。

    申屠霸忽的一^#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笑:“有人送上门来,好极了。”

    他忽的抓起一头金刚猩猿,六十丈的庞大身躯在他这样“渺小”的人类手中被轻易地举起来,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但申屠霸轻轻巧巧的将这头巨兽投掷出来,呼的一声大响如有风雷,穿过了数十里,咚的一声砸在了山坡上。

    山坡呼啦一声裂开了一道巨大的石缝,宋征五人被震得跌飞出去。

    金刚猩猿鼻孔喷着赤炎走了上来,把手一抓,五人毫无反抗之力的成了俘虏。

    金刚猩猿抓着他们,大步狂奔冲回了山谷,将五人摔在了地上。潘妃仪看到了他们眼中闪过了一丝惊讶。

    申屠霸嘿嘿冷笑:“实力这么弱,也敢随便看热闹?”

    玄通境乃是各派老祖的级别,不用刻意而发,强大的气息已经压制的五人一口灵气都提不上来,冷汗如雨而下,脸色苍白,无法回答。

    申屠霸扣指一弹,五道和刚才一模一样的气剑钻进了他们的身体内。宋征感觉到这股怪异的力量在自己的气海大穴当中安扎下来,而后好像蛛网一样四处蔓延,迅速的遍布全身,经脉、血管,甚至连五脏六腑中,都被它们寄生了。

    宋征心中了然,自己逃脱不掉这位荒野大寇的控制了。而申屠霸身上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那种威压之力,对他们也渐渐消失了。

    “狼兵营的人?”申屠霸忽然注意到了五人的军服,问道。

    抵赖不了,史乙大大方方说道:“正是。”

    申屠霸满意点头:“有用。辨认狼兵营的人,我让你们活到最后。”

    宋征心里咯噔一下:果然有人会想到这个办法,找不出奸细,就把狼兵营全都干掉。

    史乙咬牙道:“我们为什么要跟你合作,反正都是一死。”

    申屠霸轻轻哼了一声,史乙如遭雷殛,全身承受着一种无法言说的巨大痛苦,满脸扭曲,灵魂抽搐!申屠霸掌控所有人的生死,心情不快就会引起他们的剧烈痛苦。

    宋征赶忙上前躬身,有意做出顺从的姿态:“阁下放心,我们一定配合。”

    申屠霸嘴角一扯,露出一个冷笑,指了一下潘妃仪等人:“奴仆,你们懂?”

    潘妃仪等人连忙点头:“我们知道应该怎么做。”申屠霸点头:“这是你们的机缘。”给他做奴仆,只要他杀光了狼兵营的人,就能通过这一次的圣旨,回到皇台堡中,有他庇护,对于这些人来说的确可以算是一场机缘。

    其他人连忙跪地谢恩,潘妃仪咬着嘴唇,低下了头,心中屈辱委屈恼怒各种情绪一起涌了上来,强忍着这一切,和苗韵儿互相拉着手,一起跟着跪了下去。

    申屠霸叫来了一头金刚猩猿坐了上去,其他人跟在后面奔跑,一路飞驰出了山谷。

    宋征五人倍感无奈,原本他们以为要应对的最强敌人是鸡冠蛇怪,却没想到半路大寇杀出,落得了现在这个局面。

    虽然很糟糕,但五人在决定之前已经有了准备,毕竟这里是神烬山,什么糟糕的情况都能遇到。哪怕是他们不追着潘妃仪而来,往别的方向去,也未必就安全了。

    申屠霸的确强悍,毫不遮掩自己行迹一路狂奔,路上遇到了几头八阶荒兽莽虫,他毫不犹豫的狩猎了,随手丢进了芥指当中,一点也没有浪费,充分体现了大寇的贪婪。

    周寇最是羡慕:“那芥指里面的空间真大。”他暗想着,如果自己有这么一枚芥指,随便抢劫,不用担心抢到的东西带不走了。

    王九没好气道:“你先想想怎么活命吧。”

    宋征暗中观察了一下,申屠霸的芥指并不简单,他们的芥指都只是一个普通的指环,而申屠霸的镶嵌了一枚特殊的宝石,宝石表面上有一些细微的线条,雕刻出一个缩微的世界,有高山流水,有风雷云电,有日月星辰!

    他低声道:“那不是简单的芥指,那是一个小洞天世界。”

    其他人虽然吃惊,但也并不是特别意外,实力到了申屠霸这个级别,抢到一座小洞天世界并不困难。

    宋征看到了他的贪婪,心中开始盘算起来,或许有个办法可以脱困。

    申屠霸停下来,不是因为体恤他们跑累了,而是因为他感应到前方有一只九阶莽虫飞过。他是大寇,虽然对战九阶最终能够获胜,但是拼下来他损失太大,和收获相比有些不划算。

    一行人在一片巨大的石林当中歇息下来。宋征五人还好,已经经历了三次圣旨,就算是修为并不很高,但多次逃命,已经习惯了这种飞速狂奔。而潘妃仪那一群人中,几个脉河境的修士反而累的气喘吁吁,一停下来就一屁股坐在石头上,再也不肯起来。

    但凡大寇,所好者不外乎酒色财气四个字,而申屠霸显然占全了。他从腰间摘下了一只小小的青色葫芦,打开来大灌了几口酒,一阵浓郁的灵香弥散开来,引得周寇直咽口水。

    申屠霸一招手:“你俩过来。”

    潘妃仪和苗韵儿脸色苍白,战战兢兢的走上前去,申屠霸指了指自己的腿和背:“给老爷捏腿捶背。”

    苗韵儿默默站在了他的身后,轻轻锤了起来。苗韵儿心中涌起了一股强烈的屈辱感,他贵为饮火宗掌门孙女,爷爷也是玄通境老祖,何曾做过这种低贱的侍女的活计?

    苗韵儿一再给她使眼色,潘妃仪跪了下去,开始给申屠霸捏腿。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