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八章 闲棋一枚(下)第二更!求月票!
    再次恢复意识,三人已经站在了皇台堡的城头上,面朝着雄伟壮阔的天断峡谷,天火就在峡谷的另外一头静静的燃烧着,他们所携带的妖族太子尸体已经不见了。??? ? 爱看? ?? w?w?w?.?ik?a?n?x?s?w?`com

    王九暗中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天火认账了。

    他们三个互相捶了一拳,如释重负的一笑。然后,宋征开始紧张的朝周围看去。

    周寇嘴里碎碎的念叨骂着:“史老千呢?怎么还不回来?你……你该不是真的被天火弄死了吧?狗东西千万别这样呀,我还等着篡你位呢,你赶紧给我回来……”

    “干你娘!”后面有人一脚把他踹倒在地:“老子就知道,※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你狗东西没安好心。”

    宋征一笑,双手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史头儿,你也没事。”

    史乙的样子很凄惨,一条胳膊已经不见了,身上布满了伤痕,正用一只手捂住一侧的脖子,脖子上的血管被利爪撕开,伤口一直延伸到了胸前,正滋滋滋的冒着血。

    不过他很清楚,只要回来,天火肯定会把他们治好。

    “这一次好险。”史乙死里逃生,还有些后怕:“我跟灵火会的几个人被丢在了一起,那几个家伙为了拉拢我入伙,一开始对我诸般照顾,嘿嘿嘿,还好老子千王出身,阅人无数,一早就看出来他们不可靠,关键时刻留了个心眼,果然他们想要牺牲老子做诱饵。

    老子反手就把他们全坑了,最后总算是弄到了一头八阶龙种,不然就真的要让土匪得逞,陨落退位了。”

    他又四处看看:“你赵姐呢?”

    他的心一直提着,问出来这一句之后,城墙下响起一个声音:“我在这里。”赵绡扛着东荒弩慢慢走上来,虽然脸色苍白,但是身上还算齐整,没有缺少什么零件。

    史乙如释重负的笑了,赵绡走过来跟大家站在一起,发现伍中一个都没少,暗中松了一口气,道:“这一次,好险。”

    然后也就不再多说了。

    王九还关心另外一个人:“苗姑娘她们呢,不知道她们这一次能不能逃过?”

    这一次天火没有像上一次一样“延迟”,所有完成圣旨的人和妖,都在同一时间被送了回来。皇台堡外,妖族营地内也零零星星的响起了劫后余生喜极而泣的声音。

    宋征四处看了几遍,感觉心脏好像被攥住了:潘妃仪和苗韵儿都没有出现!

    另一侧的峡谷口,天火圣旨散开,无穷的金色符文流淌着,一个个名字闪烁而过,各种赏赐如同流水。

    宋征遵旨而行,复原其身,赏赐八烈波光三团,《弹指惊剑诀》一部,一阶灵丹荧惑丹一枚,九阶灵符“水王令”一枚。

    史乙遵旨而行,复原其身,赏赐八烈波光三团,六阶八方印一枚,战具“劈山刃”一件,八阶剑图残卷一部,九阶奇药沸阳散一剂。

    赵绡遵旨而行,复原其身,赏赐八烈波光三团,一阶灵丹荧惑丹一枚。。

    周寇遵旨而行,复原其身,赏赐八烈波光三团,九阶灵符“鬼王符”一枚,异宝法器术法灵核三枚。

    王九遵旨而行,复原其身,赏赐八烈波光三团,一阶灵丹“內炼元丹”一枚,异宝厚土徽标一枚。

    五人的赏赐之后,紧跟着又是一片金色文字流淌而过:

    潘妃仪遵旨而行,复原其身,赏赐八烈波光三团,神兽朱雀真炎残魂一团,九阶灵符“鼎火标”一枚,九阶法器“真炎宝钺”一件。

    苗韵儿遵旨而行,复原其身,赏赐八烈波光三团,九阶法器“煮天鼎”一尊,九阶奇药“九妖七心丹”一枚,七阶奇药“还死丹”丹方一张。

    五人一声雀跃欢呼,看来潘妃仪和苗韵儿还活着,只是没有跟大家降落在同一地点。

    小须弥界打开,当中有一道道金光落下,融入了各人的怀中,伤势复原,赏赐到位。宋征第一个冲下了城墙,直奔市集。其他人紧随其后。

    在皇台堡后门,他们跟同样急匆匆赶来的潘妃仪和苗韵儿撞在了一起,互相一看,不由微笑。

    苗韵儿一拍白生生的小手,欢呼道:“太好了,一个不缺,走走走,我新得了九阶的丹炉煮天鼎,煮一锅高阶荒兽肉庆祝一下!”

    宋征几个人哭笑不得:九阶丹炉啊,您老人家第一次使用,不是用来炼丹,而是用来煮肉。

    唯有王九连连点头:“言之有理,必须要好好庆祝一下,肉要多多益善。”

    周寇恼恨的在他胖乎乎的脸蛋上拧了一把:“肉要多多益善是吧?你身上也一样?胖死你!”

    王九推了他一把:“你个匪寇,懂个屁,九爷这是富态!”

    苗韵儿招呼着大家:“走吧,一起回去。”潘妃仪也笑着道:“我在神烬山中,发现了一个四臂猴妖部落,偷了些绝佳的妖猴酿……”

    她还没说完,就看到面前忽然多出来一张涎笑着的大脸,吓得她往后一缩差点出手了。再一看,原来是周寇。

    土匪满眼放光:“果然是那个传说中,战斗力很渣渣,但是酿酒功夫天下第一的四臂猴妖?”

    “对呀。”

    “太好了!”周寇大声道:“走走走,反正赏赐已经到手,又不会跑掉,咱们先庆祝一下,我跟你们讲,这种妖猴酿,现在喝口感最好,放的时间长了反而不美……”

    宋征一阵无语:“酒是越陈越香……哪有你说的这种道理。”

    周寇没得理由反驳他,就只是拽着大家:“快走快走,同去,一个都不能少啊,当然史老千去不去我是无所谓的。”

    史乙气的又要上来弄他,被宋征拉住了。

    一道追龙令,将大家全都逼入了绝境,就连宋征也差点没能完成,相比其他人也都差不多。死里逃生之后,此时心情放松下来,倒真是需要大醉一场。

    可是刚走了两步,宋征忽然停了下来皱着眉头问道:“你们感觉到什么了没有?有什么力量……”

    他正说着,大家忽然感觉到天开始黑了。一抬头,有一股漆黑的力量,正在从遥远的天际线处迅速升起,一层层的侵袭上天空,就好似将一层一层的黑纱,蒙在了天空上。

    头顶的太阳忽然变成了漆黑,当中有古怪的冥炎在燃烧,漆黑一片,熊熊烈烈!

    宋征忽有所感,猛的转身,看到在正东方向上,有一座庞大的白骨祭坛正在缓缓出现,随之而来的,则是一阵阵沉闷压抑的诡异大鼓声。

    军人对这种鼓声绝不陌生:击鼓则进、鸣金而退!

    “怎么回事?”王九一头雾水,但能猜到这决不是什么好事情。

    赵绡忽然全身僵硬,用力抓着宋征的胳膊,甚至抓的他有些疼了:“赵姐?”

    赵绡笔直的宛如一柄战枪,望着那座还在从地平线下冉冉升起,变得越来越庞大,甚至快要超过周围山峰的白骨祭坛,有些艰难的开口说道:“尸山骨海、天地大牺牲!”

    而后,又有些僵硬的抬手,指着天空:“玄冥天幕、阴阳大逆转!”

    最后,伴随着一阵阵的大地颤抖,远处的地面上,出现了一只庞大的军队,盔甲鲜明,旌旗如林。但,这军队上笼罩着一层浓如墨、重如铅的死气。

    “灭世鬼兵、万物大破灭!”

    远处,传来了一阵阵的咒骂声:“又派军队来?朝廷诸公脑子进水了吧,不停地让人来送死?”

    “而且看上去很精锐,莫不是禁军最后的家底?”

    “亡国之主!”终于有人忍不住骂了出来,反正现在也没人会在皇台堡中执法。

    但宋征感觉到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他反手抓住赵绡:“赵姐,你知道这是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史乙几个人也全都满腹疑惑的等着她回答。

    赵绡一个苦笑:“这是华胥古国三大鬼修宗门之一、九冥宗的‘绝灭大法仪’,外有高阶灵阵笼罩封锁,割裂空间,另立天条。

    内有尸山骨海祭坛镇压四方,中间还有无穷无尽的灭世鬼兵执行绝杀令!

    九冥宗乃是华胥古国最强大的几个宗门之一,门主乃是镇国强者。而他们最著名的就是这一套‘绝灭大法仪’,一旦出动,从来没有失手过!当年我……唉,不说也罢。”

    赵绡甚至不需要举出这“绝灭大法仪”曾经的光辉战绩,只是这一番描述,已经足够让在场的所有人明白它的恐怖。

    宋征心中疑惑大起:“可是华胥古国的九冥宗,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洪武天朝?而且恰恰是在这个时间,上一道圣旨刚刚结束!”

    “不知道。”赵绡摇头,她只是望着那座巨大的白骨祭坛,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白骨祭坛越升越高,已经超过了周围绝大部分山峰。到了这个时候,它的根基部分才展现出来,那是一片汪洋尸海!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