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九州少年
    这是一座毗邻群山边缘的孤镇。i?anxsw w?w?w?.?ik?a?n?x?s?w?`cor?m?

    秋水。

    冷河。

    远处崔嵬的群山,就像一座座万古魔神的雕像,让这个秋凉之夜显得非常的肃穆。

    不远处的广场上,熊熊火光,将一群死去的韶华女孩,彻底烧为灰烬。

    这些都是落水而亡的女子,她们被族人从太阳河里捞出来,正举行着某种送别亡人的仪式。

    巫女们脸上画着符文,围绕着火光舞蹈着,祈祷这些无辜的孩子们早日升天。

    但更多的村民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恐惧。

    而与这场景有着鲜明差距的是,不远处±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0M
镇长所在的木屋,一个脚穿皮靴背着长弓和剑鞘的清秀少年,年约十七八岁,还有些稚气未脱,正铿锵有力的从里面走出来。

    少年每走一步,足下的木板就会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

    直到少年来到院中的告示牌前,揭下上面泛黄的羊皮纸,仔细阅读了一行,严肃的脸上渐渐露出一丝冷笑。

    “通缉令——通缉对象,水鬼。罪行:杀人。”

    少年身穿的鹿皮搭袄虽显得有些油腻,不过人长得剑眉星目,这就给了人一种清新自信的感觉。

    不过除了这些,少年还带着一种特别的气质,那就是“轻浮”。

    这种轻浮不同于年轻人的轻浮,而是因为明明年轻,却故作老练展现的。

    少年捏着下巴若有所思:“赏银:杀死成年水鬼一只,赏十颗银豆子。啧啧,没想到这河畔镇还真富裕。明天一早,我便去抓它个十只八只水鬼。嘿嘿……”

    这少年便是易少丞了。

    易少丞并非本地人,他来自大汉天朝,是一名“九州剑客”。兴许是为了磨练技艺,也许还为寻找着某些东西,他离开故乡后便走南闯北拜访名师。不久前这才决定走得更远,于是一路往南,穿过深山莽林,顺着河道逆流而上,这才到了此地。

    “十只八只?嘿!中原人,你只要能杀掉一只把尸体带来,我就给你银豆子。”

    易少丞回头看,只见是个没好脸色的佝偻老头,他花白的胡子扎成几条胡辫子,看着易少丞年轻的脸庞,也是极为不屑。

    “你是……”

    “镇长。”

    “哦~原来你就是蒙大爷啊,幸会。”

    那张通缉令上结尾处标了下单人的姓名,正是这蒙大爷。只是易少丞看着这老头穿的比他还破,再看看单子上金额时有些不信了。人老成精,蒙大爷看也不看就知道易少丞在想什么,从口袋里抓了一把,握紧的拳头在易少丞眼前摊开。

    易少丞愣了愣后,不信之色消失,眼都直了。

    他伸出手要摸一摸,蒙大爷却握紧了拳头塞入了皮口袋:“我说中原那娃儿,我们镇上还有一批不错的狩夜人,他们都可以帮你,只有你杀了水鬼,带着尸体来,这些才是你的。”

    易少丞笑了笑道:“我不过是想看看成色……”

    “我年轻时候也去过中原,知道一句话,用来形容你们中原人最适合了,雁过拔毛,兽走留皮。”

    “那你还想让我这个中原人接活?”

    蒙大爷没理会易少丞这句无非是想为接下来抬价做铺垫的话,再次摊开了手,几颗白花花的银豆子在掌心滚动着,蒙大爷说道:“我们滇国的银豆子,比你们那边成色好不好?”

    易少丞对着黑夜翻了个白眼,随后转过脸,强行挤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

    “镇长大人,多谢好意。不过本少从来都是独行客,就不要什么帮手了。”

    易少丞才不信这一套,现在这年头,找份抓水鬼的差事,可不是那么容易。让那些什么狩夜人从自己这儿白白分杯羹?门儿都没有!至于水鬼是什么,易少丞也没经验,更没见过,反正现在是穷疯了,管它是什么妖魔鬼怪……

    “你们汉人啊,常常都是说得在天上飞,结果看到的却都在地上爬,所以,你的话我不能信太多。我知道是这样的。”镇长蒙大爷把手中的银豆子收回,塞回口袋,经验告诉他,汉人不论是老的,还是年轻的,都是草皮子上的狐狸,不能信。

    蒙大爷又把目光望向百丈外的祭祀广场,那些祭祀和受难者家属,都是麻烦啊。他摇摇头,自言自语的说着易少丞听不懂的话,一个人进屋去了,好像还有点闷闷不乐。

    易少丞拍拍脸,让整个人清醒了一些。

    “依我看,这些水鬼,应该就是些水猴子,未必有多么可怕。”

    笑了笑,易少丞回到镇长木屋里点燃了根蜡炬,摊开随身携带的地图,开始研究起来。

    从地图来看,易少丞现在正处在大滇国南源部落的湖畔镇。

    滇国,是大汉天朝西南的一个由少数民族建立起来的国家。其中南源部落,是滇国三十六部落之一,这湖畔镇便是南源部落最靠近汉族的地方。

    所以,湖畔镇的商贸还算比较发达,主要出口茶盐,换取金银和香料。

    了解了这些,易少丞脑海中,自然盘旋出一个完整的地图来——东边,就是自己来的大汉天国,可谓国富民强。但繁华的背后又隐藏莫大的空虚,朝野巨擘互相角力,牵扯的各势力互相兼并蚕食,就连世外清修的宗门也因此受到了波及。

    这种波及不是擦边而过那么简单,真正的意思是……灭门!

    有些回忆,不能忘。

    更有些仇恨,必须报!

    无论是什么代价,山河崩灭也好,杀身成仁也罢,这种仇恨,他易少丞都必须报!

    脑海中的那些记忆,他封存起来不敢去碰,每每触及便涌起撕心裂肺的痛,那些都是宗门被剿灭时的情形。

    昔日至亲之人,而今,可还有人记得?

    没有!

    统统没有!

    自己这样一个被灭门的外传弟子,名不见经传,流浪异域他乡,都只能偷偷的将这份记忆埋藏在深处,不敢轻易表露自己的身份。

    易少丞不敢再往下想……他带着苍白的脸色闭上了眼,颤抖着深呼吸了一口,然后长长一声叹息,这才合上地图,略微有些红的眼睛看向远处夜色。

    良久,少年脸上那彷徨和悲伤,渐渐转变为坚毅。

    “任凭山高水远,流亡天涯。但迟早有一天,我会杀回去,师傅,师娘,还有芸儿姐,我一定要为你们报仇!”

    他用袖子擦了擦脸,平息心情后脸上恢复了那副平常玩世不恭的表情。

    “蒙大爷,小爷我去抓水鬼了。你把银豆子准备好,一颗都不能少。另外别忘记了,准备几斤烧酒,待我归来,与我畅饮!”

    易少丞对里屋大声说道,整个人像泥鳅般瞬间溜出了镇长小屋,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蒙大爷听到声音后提着灯笼走出来,左顾右盼找不到人,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脸色顿时焦急起来。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