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死局不死
    易少丞用手抚摸着铎娇散开的头发,凝望她许久。?爱看小说网???? ?? ? w?ww.ikanxsw`com

    这一刻,易少丞心如刀绞。

    谁都知道,只要出了这门,就是一场生离死别。

    那焱珠长公主是什么人?

    易少丞太知道她的手腕厉害了!他早就感应到这栋四角楼的百步之外,已被大军包围得水泄不通。

    这些滇国皇室的百战之兵,散发出的气息都非常茁壮,从气息判断至少达到了武学宗师的级别——有了这重天罗地网,足以解释焱珠根本不需要来到河畔镇,而只需在太阳河等着结果。

    “因为这是一个必死的局。”

    易少丞大手(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轻轻摩挲着,微微吐出一口浑浊的气息,最后,他下定决心离开。

    在临出门前,易少丞回眸,仔细的看了一眼青海翼。

    他笑了,心中只觉着青海翼果然很美!

    而这刹那,青海翼迎望易少丞的目光中,多了一种期盼之色。

    她说不清也道不明为何心中会微微一动,甚至有些期望他能活下去。

    这思绪随即被冷风冻结。

    就见,易少丞掀开了门帘,扑入那寒气逼人的茫茫雪野中。

    不久,屋外传来阵阵急促破空之声,杀戮声起。

    也许。

    那里。

    踏雪无痕身姿如虹。

    万箭齐发箭翎飞舞。

    长枪直破取将首级。

    但那呼喊的声音,终是喊出受伤痛苦的哀嚎,又很快没入更加激烈的杀伐之中。

    屋中……

    青海翼安静的坐在凳子上,披着薄纱的香肩微微颤动,这绝美容颜始终流淌着一种等待、再等待的焦虑。

    终于,青海翼觉得时机成熟站了起来,缓缓抱起睡着的小铎娇,望她一眼,美眸淡笑却带一丝忧苦。

    “该我们走了!”

    就见她猛然一震,怀中护住铎娇整个人弹飞而起,直接穿破这座古旧的四角楼顶。

    屋外早有一批更加厉害的高手,时刻盯着这里。一见青海翼飞梭般从楼顶窜出,立刻火力全开,加以层层封锁。

    青海翼巧足轻点借力,又幻化出无数个虚影朝四面八方躲避着,避开一层又一层的箭矢风暴的封锁。

    四角楼在敌群的合击之下猛烈燃烧起来,浓呛的灰雾也在足下远离,青海翼终于寻找到一丝生机,化成一抹飞燕消失在浓浓夜色之中。

    ……

    河畔镇外面的大河上,停载着滇国第一战舰——罗森号。

    这艘船不但有厚厚青铜护甲的包裹,还设有几十座攻击性极强的弩炮,平时承载着大批的弩手。在兼顾防护性与攻击性的情况下,也导致它的吃水线也很深。

    此时天气寒冷,罗森号龙骨、挂帆、绳索具挂满一层白色冰霜,就像刚刚经历了一场疲惫的远途……整艘船上,灯火昏暗,氛围萧杀无比。

    而甲板上黑漆漆的一片,两盏灯笼随风晃动。

    一身戎装的焱珠就这么孤零零的站在这里,目光望向尽显无尽苍凉的太阳河。

    许久后,伴随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船舷下方传来阵阵声响。

    看来是那边战斗终于结束,一切都到了尘埃落定之时。

    然而焱珠并未转身,目光依旧的望着黑漆漆的远方,仿佛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打动她这颗冰冷冷的心。

    “为何,我有这种奇怪的感觉?难道这就是痛的感觉吗……不,绝不!没有任何事情可以伤害到我!”

    若说此刻还有什么比回忆更加伤怀,恐怕便是不久前传来的战报,以及被带回来的几具尸体——她的龙射手卫队,居然一下子损失了四十八名。

    而这四十八个龙射手,都是被人一枪挑杀。

    由于天气严寒,这些容貌精致的女孩们,伤口处的鲜血全部呈现出喷涌状,可见凶手下手之快、之恨。干净利落,一枪封喉!

    “那青海翼绝不敢对我的人这般下手,她手上从不敢多了哪怕是一条龙射手的杀孽,不然的话,永世休想安宁。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这么不知天高地厚,敢动我的人……”

    焱珠此刻,只剩下一种败极之后的期待,以及思考该如何清算这笔血债。

    等待并没有多长,就闻“咚!”的一声。

    浑身是血的易少丞被重重的推搡倒在地上,这动静也打乱了焱珠的思考。

    长公主微微转身,看到地上倒在血泊中的易少丞。

    “就是你?掩护那青海翼跑了?”

    “哈哈,贱人!你赶快杀了我吧,哈哈哈……”

    易少丞被人踢着脚踝,忍着剧烈痛苦终于倒在地上,胸前四五支箭矢贯穿而过的伤口,让他在倒地的过程中,也感受着强烈的痛苦,但他笑得非常的放浪,放纵甚至放肆。

    刚才杀得真是过瘾。

    真他妈的过瘾。

    那一个个自以为掌握了绝佳射击技巧的龙射手们,就像萝卜白菜一样被他看到随意的挑杀。这些弓箭手们一旦有了距离优势,就会翻倍的掌握战术优势,但这一点对易少丞可没有什么用。他惯用的招式就是近身杀敌,甚至直接抓来一个当成盾牌,然后发狂的进行屠杀局面……

    易少丞敢如此对她的下属,说明早就做好死的准备。

    对待他这种人,再客气又有什么用?

    “回答我!你……叫什么!你怎么救她的?”

    焱珠强忍最后的耐性,站在易少丞面前一连串问出这些年来的困惑,她的手指微微弯曲,这都是因为易少丞就像一头野兽,狂怒的野兽,而使得连焱珠也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我是你祖宗。”易少丞狠狠骂道。

    易少丞洁白的牙齿上粘着带血的粘液,血红的眼球都能喷出火。

    “哈,哈哈……”焱珠气急而笑,突然那指尖变成一道道爆发白色锋芒的短促弧形,猛然从易少丞脸颊边滑过。

    顿时,一抹鲜血飞溅。

    易少丞立刻感觉面颊上微微一凉,似乎少了一些东西,当他意识到这是被对方抓挠而形成的指印沟壑后,易少丞笑得更加肆无忌惮了。

    “你,焱珠……滇国长公主……如今滇国的最高掌权者。嘶,你在害怕什么,哈哈,你在惶恐,你在畏惧,你在担心……你那可怜的内心已经不安了。还是杀了我吧!你就是个愚蠢的女人,你连一个婴儿都杀不了,还想杀我,哈哈。”

    若不死,必成俘。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