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女儿,快长大
    易少丞早就料到自己的命运,所以他现在唯独可以做的,就是拖着焱珠更久,只要他们不再追逐青海翼和铎娇,那么他心中的担忧就会少许多。?爱看小说网???? ?? ? w?ww.ikanxsw`com

    所以,易少丞故意激怒着焱珠。

    但焱珠不会上当。

    她很气,但并不代表她愚蠢。作为皇家出身的公主,经历过各种争斗,自然不会被情绪所左右。在生气过后,她快速恢复了平静,宛若天眼的双眸一下子洞悉人心,居高临下的看望着易少丞。

    “告诉我……你……当年是如何救铎娇的。”这是双犹如神灵之瞳孔,不该凡人拥有。

    这一瞬间,犹如一张大鼓在易少丞耳畔(:爱:看.:小说:网 m.I k a nxsw.CoM)
猛然敲响。咚地一声,灵魂静寂,随后被尖锐和聒噪的纷扰瞬间充满,整个人的脑海如同被一股垃圾迅速充满,随后越来越想要爆炸,喷溅出那些有用的没用的全部记忆。

    “啊……”

    易少丞根本无法忍受这种痛苦,他眼眸噗的一声竟然炸裂了,原来是眼睑的薄膜炸成了碎片,整个眼球都模模糊糊的一片,随后就感觉耳膜被一种尖锐的力量刺穿。

    “告诉我……铎娇……”

    “告诉我……青海翼”

    “你告诉我……她们都在哪里。”

    这声音极大,震慑性已经完全超过了一般的逼问。

    而这股神奇而猛烈的力量,层层腐蚀着易少丞灵魂想要坚守的阵地,最终易少丞再也无法坚持,他眼中的焱珠已经出现多重幻影,那微微撅起的嘴唇,高傲的面容,至高无上的冷酷,都是易少丞所不能抗拒的威压。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

    易少丞用尽浑身力量,啪的一声,竟在恪守最后底线之际,甩了贴着自己面容的焱珠一巴掌。

    虽然这声音极轻。

    虽然这动作可以忽略不计。

    然而那围观的诸多侍卫,诸多龙射手,这大船的诸多船员,都亲眼所见了一个他们这辈子也不敢相信的画面。

    这个囚徒在灵魂失守的最后刹那,竟——竟扬起了巴掌,给了焱珠长公主这一下子。

    无声的短暂沉默,接着就听到焱珠惨绝人寰和悲愤至极的声音,瞬间传遍了整个罗森号。

    “九火天蜈,九火天蜈……我要让这家伙,被彻底毁灭!”

    ……

    易少丞已经不记得自己的身体遭受了怎样的摧残,但有一种感知却一直存在。

    皮肤被剥离了血肉。

    血肉又被剥离了骨架。

    而骨架则脱离了灵魂。

    一股神奇而凶残的力量,便这样在体内汹涌激荡着。他想起了“死”这个字,该是多么的温馨。

    残存的记忆,也让易少丞偶尔会想起“铎娇”这名字,但这又如高度醉酒后的记忆混乱,思念转瞬即逝,连那记忆深处最深刻最难忘最美好的残存,也都被尽数吞噬……

    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在啃噬着肉体,在骨髓中游荡着,在灵魂里肆无忌惮的吞并着……如果说还有半点的感知,易少丞便觉得以此为证,自己还活着……无边的痛苦,便是活着的证明。

    ……

    天空昏昏然,看不见雪花,但能感觉到那落地时的轻盈。

    焱珠摧残逼问易少丞几个小时后,再无半点进展,罗森号终于开始朝雍元城进发。

    在这昏暗的底舱内,易少丞就像是一坨卷起来的腐肉,已经没有人在乎他的生死……当船在行动时,船体与河水互相接触而产生的那种轻缓的摩擦,就像是一股清流和温泉,轻轻的滋润着易少丞。

    介于温暖和寒冷之间,介于混沌与光明之间,介于感知与木然之间……这过程明明是死了,却又像是活着。

    易少丞浑然不知,自己在这阴暗潮湿的底舱里,经历着生死轮回。偶尔这坨烂肉又会突然惊颤仿佛触电,那完全是因为易少丞体内还有一条生机凶猛的火红蜈蚣,在经脉中肆无忌惮的游走着。

    这便是——九火天蜈,一只来自西域贵霜帝国硫磺温泉中的奇特物种。

    易少丞的耳畔,最深刻之记忆,莫过于它的名字,“九火天蜈!”。

    每当这条蜈蚣开始游动时,易少丞的脸颊上,都会出现一条错综复杂的行走路线,火蜈蚣在经脉中行走的曲径路线会同时显现在易少丞面容上,而且还会留下一行烧灼的旧伤。大概天后又会恢复,落去许多死皮,但初时看上去,却是非常的凶残。

    三日之后……

    易少丞终于缓了一口气,身体有了一点点生机,但他无法抬起头,只能茫然的看着船舱唯一的入口处,偶尔会有人员走动时留下的影子,当这影子因为日光变得修长而落在身上时,又给人一种稍纵即逝的清凉。

    又不知过了几天。

    易少丞终于可以微微的动弹一下,但他也不敢再招惹焱珠,只是就地装死,左耳紧紧的贴着舱底,目光尽可能的呈现出呆滞时特有的涣散。因为焱珠的侍卫也会经常巡查,她们见到易少丞这般样貌,最多只会流露出一种看待垃圾般的厌恶,而绝不会近身观察。

    恰恰如此,传递到焱珠长公主耳中的信息,也是易少丞早已变成了傻子。

    他渐渐的被焱珠遗忘了!

    “嘻嘻,她们……真傻!”

    易少丞的思维,从初时无比恍惚之中,竟渐渐完全康复了。但最让他难受之事,则是体内那条活蹦乱跳的九火天蜈,这条虫子的作息规则也被易少丞摸清楚了,早中晚一天三次……每次发作,易少丞只恨自己为何不死。

    易少丞依旧装死,他开始记得铎娇的容貌,记起自己为何被关押在这条船中,甚至记起了青海翼那绝美容颜的面孔,记得太阳河的九州洞府中的无涯,和那一拨水鬼们。他甚至感觉自己的躯体已经变成了植物一样,虽不能动,却又多了对重新唤醒活力那一刻的期待。

    ……

    某个深夜,大雨哗啦啦而下,逆流而上缓缓滑行的大船,在这个雨夜中终于抛锚了。

    易少丞能清晰的听到,大船甲板上,许多水手和护卫们在收帆时的传令声音。那流出的雨水形成涓涓细流从通道中落下来,将易少丞浑身染个湿透。

    “咚咚咚……”

    突然,一连串的敲打底舱的声音,惊动了易少丞。

    易少丞侧耳细听,没错,正是他所在的这个方位,船板下面传来一阵猛烈的敲击声。

    “这是……难道是无涯?”

    突然易少丞有了一丝莫名的期待,易少丞指甲轻轻的敲打着舱底,几个呼吸之后,舱底传来新一轮回应。

    “果然是无涯。他来救我了!”

    ……

    半日之后,罗森号抛锚抚仙湖入太阳河的某一节航道上,大船底部不知被什么东西凿开,沉了一半,再也无法前进。船上许多珍贵物品,因为浸水而损失巨大。

    而舱底关押的重犯易少丞,却不知所踪。

    焱珠大怒、吐血。

    半个月后,修复后的罗森号,返回滇国皇城——雍元。

    然而再出转机,焱珠长公主进入内城时,却被传令官所阻截。就听令官传谕。

    “皇女铎娇,自幼贤淑。流离外疆,百臣失职。依先皇令,封太女之位!”

    焱珠闻言后,立刻明白了这一个月当中,雍元内部发生的诸多事变。看来那青海翼真的不好对付,带着铎娇回到皇城后就立刻进行了新一轮的报复,必定已经窃取了不少政权。但焱珠仍面不改色,冷漠如旧。

    她按照祖制的规矩依旧在外城三跪九叩,行完这一轮大礼后,才得以长公主的礼仪,缓缓进入雍元内城之中。

    又过几日,元岁至,整个雍元城迎来了这一年的除夕,家家户户放灯点炮。

    内城皇室,这期间小铎娇虽然不解自己为何会被这个漂亮大姐姐带来朝廷,遭遇一系列种种人物,但渐渐明白自己的身份是如此尊崇,与昔日在河畔镇时有着天壤之别,然而她时时刻刻都想着爹爹来看望自己。由此她经常会做各种噩梦,醒来时泪水浸满了枕头。

    直到这日元岁之后的第二天,阳光洒满大地,睡醒的铎娇突然看到窗外一棵小树苗上,一节扎头的红头绳随风而动。

    铎娇一眼看出来,这正是河畔镇其它小女孩们最喜欢的扎头绳,它用不同动物的几股彩色鬃毛编制,做工非常精巧。上面还编着几朵小花儿,煞是可爱。

    “爹来了?!”她先是一惊,旋即跑过去把绳子抓在手里,眸中泪光闪动,又对墙外大喊道:“爹……爹……”

    “爹……你在哪里?”

    高墙红宇,铎娇的声音就响在耳畔。

    此时,流亡多日潜入皇城的易少丞,面容消瘦,形如枯槁,体内还留存着焱珠放入的那条九火天蜈,每日都要折磨着他,因此易少丞脸上留下许多触目惊心的火毒疮疤。

    他就这样用背部紧紧贴着墙面,内心苦苦挣扎着,虽只有一墙之隔,两人却无法看到彼此。

    “爹,爹,你在哪儿,呜呜呜……”

    听这伤心至极的抽泣声,想必是因为铎娇找不到易少丞,短暂的欢喜很快就被绝望和无助全部覆盖。

    易少丞心中不忍,脸上早已泪如雨下,他却迟迟不敢应答,两只大手紧紧的攥着,克制着。

    “女儿,你一定要好好的待在这里,快快长大,长大……我答应过大巫女,她说唯独这样才能保护好你。爹准备给自己放一个长假,回那中原走一走,看一看,我还答应过骁龙将军,帮他做一些身后之事……”

    然而片刻后,随着铎娇的哭声渐渐停顿,易少丞再也无法自顾自的说下去。

    他心中越来越绝望,连忙趴在墙头,透过瓦缝偷窥着铎娇转身,那娇小孤独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帷幔深处。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