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不谙世事
    人生四大幸事,他乡遇故知便是其一。i?ka? n ? xs?w? w?w?w?.?ik?a?n?x?s?w? `c?o?m?在铎娇心目中,易少丞,无涯,便是她最熟悉的两人,充满了她生活的全部。可这一切都在十年前的某一天,忽然消失了。就像做梦一样,等她梦醒时才发现,易少丞和无涯都是梦,清冷现实不过是冰凉、巍峨的宫殿,是那黑森森铁卫的守护。

    “无涯……师兄……终于见到你了,见到你了,见到你了……”

    铎娇反复嘟囔着,宣泄着,直到良久之后,她抬起头来擦干了眼泪,仰头看向了无涯。

    月光下的无涯比若干年前魁梧了许多。

    但不变的是他棱角刚硬的脸**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庞,粗犷的眉,森黑透亮的眼,一头暗红色的头发。也许是他什么都不懂的缘故,身上的衣服乱糟糟的,布条裹着各种衣服裤子的零碎件儿,随便的裹住了全身,还散发着一股融合着灰尘的怪味。

    “师兄。”铎娇拉着无涯的手,看着他的眼睛,喉头蠕动,仿佛极为艰难但最终还是开了口:“你可知道易少丞……爹爹在哪里?”

    若干年来与人类间接相处,无涯已经能够听得懂铎娇的意思了。

    但是他的表达依旧是个问题,而且还是很大的问题,他手舞足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后,才让铎娇明白,原来爹爹往大汉去了。

    “果然和青海翼说的相差无几,是去了东边。当年,他一定是从雍元皇城赶回来,在这里与无涯分别的。”

    复杂的感触再次在心中泛起,铎娇的目光也随之看向东方。

    ……

    清幽的宫殿,四爪腾蛇的青铜香炉里青烟袅袅。

    “少离最近的修行如何?”女子高冷的声音响起,在这宫殿内回荡。

    循声望去,只见大殿下方站着五个身穿布衣的老者。

    这些老者看似头发眉毛胡子花白,但身板挺直,眼中满是精光,太阳穴微微鼓起,面色红润。只是站在那里,浑身上下便流露出一股金戈铁马的杀伐之气,寻常人看了不免肃然起敬。

    不过,这与大殿最上方的绝色女子相比,这气势还远有些牵强。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焱珠长公主。但这样的称呼并不准确,因为在滇王故去后,她便是整个滇国的最高掌权者——滇国大丞,也就是摄政王的特殊身份。岁月如洗,唯独洗不去她这飘逸若鹜的轻灵但又透一股炎火气息,仿佛是从烈焰中诞生的一名威严神女。

    睥睨冷漠的目光,令强者敬畏,让弱者敬若神明——这便是焱珠长公主。

    “启禀大丞,殿下资质斐然,又经常配药而浴,短短七日已到三品宗师。”

    “嗯。”焱珠应了一声,便没再说话,大殿里落针可闻。

    这本不是什么大事,可是其中散发的无形压力却让这几位老者心头重如泰山,额头上不免出了一层细密汗珠。

    原因无他,他们都害怕这个结果还让公主不满意,所以汇报得格外详尽。

    武道修行分九流,九流过后便是宗师,宗师又分九品,其中一品最高。等过了一品便是王者境。而他们,也不过半步王者。

    这越往上走越难是常理,但宗师这个境界,过了五品之后更为艰难。

    最后三品,一品一登天,他们这个几个老家伙年轻时都资质卓绝,家境极好,又机遇颇佳,这才到达了宗师一品,可接下来的几十年里愣是拼进全力都没参透王者境,成为武修的一方主宰,只是半只脚踏入其中。

    “他若能在年底之前晋入一品,那么本王便亲自带你们去我的铜雀台藏书库,随便你们参阅王者境的书籍。”

    焱珠挥了挥手,几个老者连忙松了口气,满脸兴奋地离开了宫殿。

    焱珠并没有停下来休息,捡起桌案上的一叠奏折看了起来。

    这时,一位姿色娇艳的银甲女护卫前来禀告,正是龙射手军团统帅之一也是焱珠长公主贴身侍卫——珑兮。

    “殿下,近些日子的奏折皆全部送到少离和铎娇两位殿下手中。另外,铎娇殿下这些日子,与带回来的那个野人走得很近,圣教的巫女们看护得也很紧。”

    焱珠目露深思,良久后对珑兮说道:“无妨!继续留意她的一举一动,多关注圣教的青海翼。”

    “属下遵命!”

    ……

    “殿下圣安。”一个汉人模样的老者来到书房里,恭敬参拜。

    案头上面堆着卷积奏折,铎娇从书堆里抬起,一看这个老者,连忙起身将其请到了座位上,亲自倒上了一盏热茶,弄得老者受宠若惊。

    “文大人客气了,您大可不必如此。”

    “唉,殿下才不必如此。我不过是糟老头子一个,十五年前经商被汉人所劫,妻儿被杀,这才流落滇国,若非五年前殿下施恩,我这把老骨头恐怕早就腐朽了。”老者捋着胡子面色感叹,眉宇之间又颇为复杂。

    自那以后,他便发誓辅佐这孩子,反而逐渐忘了自己是个汉人。

    寒暄一番后,铎娇连忙问道:“文大人,我师兄如何?”

    老者看着铎娇期待的眼神,忽然笑了,摇头道:“殿下的师兄应当是自小远离人群所致如此,如今只需多与人交流自然便好。不过,他似乎志不在此,老朽说一句不该说的,殿下也不要过于强求他。至于其他方面,老朽尽力,那孩子也很用心。”

    “嗯……那就多谢文大人了。”铎娇行了一礼,连忙把老者吓得拱了拱手离开了。

    铎娇也不知在想什么,愣了愣后眼珠子一转,便离开了书房,来到了宫中一处院落外。

    她悄悄靠近微合着的门朝里面看,只见一个虎背熊腰的少年正在修行枪法,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被铎娇带回来的无涯。

    由于宫廷的伙食极好,如今的无涯比先前更为神骏,在回来之后铎娇便让人给他打理了一番。原先的破旧衣服换成了一身青色布袍,一头暗红长发也被扎起,粗狂的眉毛经过修整之后宛如两把上扬的利剑。

    无涯的身形翻飞,刚猛有力,迅猛疾驰,枪法凌厉,好像一头雷厉风行的战虎。

    毫无疑问,无涯修炼的正是易少丞所教授的枪法——如龙枪诀!

    铎娇在门外看着,不知为何心里异常宁静,这一刻,她感觉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了她和他。

    看着看着,无涯的相貌在她眼中变得模糊,慢慢变成了易少丞的模样,她情不自禁推开门,眼神怔怔的,直到发现身后有人的无涯一枪回戳停在她面前,她都毫无察觉。在她眼中,此时的“易少丞”满脸都是汗,面带着微笑,她就像小时候那般,拿起了手帕给他擦汗。

    ……

    无涯一看师妹来了,兴奋之情不知改如何表达,但他脸上挂着敦厚笑容,足以证明此刻的心情。

    铎娇拿起了手帕,呈现在脸前。

    他知道这个叫手帕,擦汗用的,于是一下子抓过来在脸上胡乱摸了把,重新塞到了小师妹手里。

    手帕被一下子拽走让铎娇瞬间清醒了过来,她发现眼前挂着傻笑的人还是无涯,不是易少丞,心头顷刻间涌出了无数酸楚。

    铎娇瞬间脸色一寒,轻轻的拍打了一下无涯的手。

    无涯顿时有些惶恐起来。

    “师兄,日后,若是别人递给你一个东西,或者做出对你好的事情时,你一定要说谢谢。懂吗?”

    铎娇的希望很快落空了,无涯并不能够立刻理会到铎娇话中含义,只是呆呆的站着。

    就算是说声谢谢这种惯用的、最简单的词令,无涯也还没学会。

    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从心底涌出,铎娇抱着无涯哭了起来。没人知道,一个小女孩从什么事都不懂到十年之后能够独立批阅奏章,中间究竟经历了多少转变。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