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丛林法则4 ddbiquge.com
    少离说完,转头对铎娇道:“姐姐你不要拒绝,师兄我很看好。? 爱看?小说网? ??? w?w?w?.?ik?a?n x?s?w?`c?o?m黑摩苏的话说得对,如果没有好的老师指点,修炼武学很可能出岔子。练得不好不要紧,可若是走火入魔了那可就完啦。姐姐你放心,我这五个老师,曾经训练我滇国强兵与宫廷侍卫的总教头,每个人年轻时都身上战功累累,曾经被父王授勋过,厉害得很。”

    少离说完等铎娇答应,却看到铎娇眉头皱的更紧,少离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于是把铎娇拉到一边小声道。

    “姐姐你可不知道,这五个老头烦死了,每天逼我练武,我最讨厌就是动刀动枪了,可他们偏偏各有所长,还不光动(*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刀动枪。你就当帮帮弟弟,好嘛~”

    少离软磨硬泡,露出一脸纯真的笑容。

    对于这个有血缘关系、同样被封为命运之子的双胞胎弟弟,铎娇这个当姐姐的也实在不好拒绝,最后应了一声答应下来。

    “既是这样,就当是帮你了。”铎娇大大咧咧的说,其实她当然知道,少离这是在故意卖个好,化解刚才黑摩苏和无涯之间的不快。

    “太好了,姐姐,那这样,我就先行告辞!”

    “好!”

    少离说完转身跑了,拉着一大群侍从宫女很快消失在花海,不久后便传出了他开心爽朗的笑声和宫女的嬉笑。但是没人看到,那黑摩苏消失在花海前,阴森森的眼神狠狠瞪了无涯一眼,又古怪地笑看了下铎娇。

    铎娇本想,借助这次风波,与无涯好好聊聊该如何在雍元皇城中与别人相处,这时候却因为一人到来不得不停下,俏丽容颜顿时皱起来。

    来此之人珑兮作为焱珠的贴身护卫,年龄不比铎娇大多少,但格外的成熟稳重,一身银甲,熠熠生辉,似有几分焱珠长公主的气势。

    “殿下,摄政王殿下让我送奏章给您,并吩咐我告诉您,这奏章得速速处理,不得有误。奏章已在殿下您书房桌案上。我看见还有许多未批复的奏章,还请劳烦殿下速速处理,以免耽搁了要务。”

    珑兮说完,目光掠了一眼无涯,又对铎娇微微行礼,消失在了花海尽头。

    铎娇的脸色有些难看,只是什么都没说,便带着无涯离开了御花园。

    ……

    花海深处,王子少离正和宫女们玩的热闹,一个冷森森的声音忽然出现在身边。

    “殿下,摄政王让我告诉您,再过数日便要来检查您的功课,希望您早作准备。另外,摄政王殿下说,若是您玩痛快了,便自己一人去御书房,她有事要问您。”

    珑兮说的时候,周围的吵闹依旧没停,但“摄政王”三字一出,当即整个世界都死寂了,花海之中除了风吹与花香,便如时间静止了一般,那些个宫女侍从全部默然站立,一动不动,而少离也只觉一盆冷水浇了下来,原本玩得涨红的脸一下子恢复正常。

    阳光照耀下,仿佛这脸还有些苍白,带着些玩世不恭的脸色在这一刻也变得收敛。

    珑兮说完,悠然走开,少离脸色一阵阴晴变幻,非常不爽。

    不过还是挥舞着手,让周围人重新玩起来,周围的气氛很快又变得热闹。

    只是那不合时宜的声音再次出现,原来是珑兮停下脚步:“对了殿下,末将在来这里的时候,摄政王殿下她已经去御书房了,她说她会慢慢等您回去。现在……恐怕已有些不耐烦了。”

    珑兮言语之间,周围再次死寂,少离看着珑兮说话时头也不回的背影,忽然出手。

    砰!

    拳劲将一旁开满鲜花的小树吹得花瓣乱舞。

    四周无风,花瓣很快沉落,只留下叶子花瓣一点都没有的光秃秃枝干。

    “散开吧。”

    他手一挥,转身离开,周围没人敢跟上去,连旁边的黑摩苏都低着头一言不发了。

    ……

    想起那桌案上的奏章无数,堆积如山,铎娇便觉头大。于是在回到书房前,便去找来了文大人,希望他能帮自己一同处理,这样也会有效许多。但不想的是,她刚一推开门,便看到一个纤长背影正站在书房里。

    这是一个雍容华贵又有着威严仪容的女人——焱珠长公主。

    她手里拿着铎娇批阅过的奏章,但淡然的面色仿佛是在重新审视着这奏章里的内容。当然,细看之下她才发现,房间里竟然还有另外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天被她耍了的鹤幽神教师叔曦云。

    曦云双手抱着胸,靠着柱子上,闭着双眼,铎娇来了她也没睁眼看一下,仿佛真睡着了。铎娇见状心中一喜,她很清楚,皇宫虽大,却尽数被焱珠把持着,若不是青海翼派遣了一些强大的巫女在暗中保护,也真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是否还活着。

    而这个曦云,更是目前所有保护铎娇巫女中最为强大的存在。

    “铎娇见过姑姑。”铎娇行了一礼,收起内心的想法。

    “臣见过摄政王殿下。”身后,文大人也连忙行礼。

    焱珠仿佛才发觉两人进来,神色一怔,放下了奏章,面带笑容来到了铎娇身前,双手托起铎娇这精致的脸颊,仔细观望着……这时候曦云的眼睛也睁开了,冰冷得犹如野兽紧紧盯着那双看似柔软的手。仿佛生怕这手一用力,公主殿下的脑袋就碎了。

    “快让姑姑看看,娇儿最近是不是瘦了。嗯,果然瘦了些许,奏章虽多,可身体更要紧。相比之下,你这弟弟就不如你这么努力,以后可要好好训导他呀。”焱珠说话同时也感觉到,一股有形无形的压力正在逼近,她能感应到,这个曦云确实具备着非常恐怖的摧毁性,令她不得不防。

    “多谢姑姑关怀。”铎娇微微一笑,似乎,和焱珠的关系就像平常百姓的姑侄关系一般无二。

    “嗯,适才的奏章也送到了,娇儿你也批阅一下。这次奏章有些不同,我怕你不分轻重,这才让人叫你抓紧。后来想想又不放心,所以特地赶了过来。”说话间,焱珠已经一脸慈蔼地拉着铎娇来到了桌案前,拿起了一本奏章递到了她手里。

    “嗯?娇儿看看,到底是何事让姑姑这般焦急。”

    铎娇打开奏章一看,当即皱了眉头,这事情确实她还是第一次批阅,有些扎手。

    奏章的内容很简单:提高汉朝商旅的商税。

    “姑姑,这个恐怕不妥吧,汉朝商税我记得先前就已达到了九分,如今直接却要从九分直接提到两成,这若批复下去,先不说汉朝商旅恐怕都会撤离,如此也恐怕会引来大汉朝的不满,那时若降怒下来,势必又要打仗。”

    “打仗?”焱珠笑了笑,转身走向一旁,留给了铎娇一个背影。

    她声音淡淡道:“我滇国及后方的西域诸国盛产金银珍珠宝石,但历年来,汉朝商旅低价买入又跑来高价卖给咱们,这其中被刮走的民脂民膏又有多少?滇国老人都称汉人为草皮子上的狐狸。娇儿,你可知二尺丝绸能在我滇国卖多少?五万钱,就你身上所穿这身丝绸袍子,至少百万钱,而在汉朝,这一身袍子至多几万钱。文大人,你是汉人,你来说说。”

    “是,殿下。”文大人连忙道:“汉朝以此暴利,回纳官税,如此高额税收足以让汉朝有足够的钱来制造兵器,打造军伍。也因为这样,汉朝愈发强盛,我滇国周边日益衰减,乃至于畏惧惊恐于汉朝威严。反之,若我等能从税收入手,便可遏止汉朝势头,而且从周遭获得利润也能入我滇国国库,壮大我滇国军伍。时间一长,便会此消彼长,此乃强国良法。但这商税不能收取太多,否则触了汉朝底线对方必然动怒。一旦兵战,双方必不讨好。可我滇国毕竟没大汉强,即便打了胜仗也难一时间恢复元气,而汉朝纵然吃败仗,也能有很大余地飞快恢复。所以这控制商税额度很重要,这份奏折控制的两成,其实并不过分,或者说刚刚能在这汉朝底线之上。”

    啪啪啪。

    文大人说完,焱珠拍手称赞道:“文大人不愧是汉人,这局势分析得远比我好得多,厉害。”

    “殿下过奖了,我文某为汉人所害,失了妻儿差点命丧野狗,自从被公主殿下所救后,便抛弃了自己汉人的身份,我如今在朝为官,也是滇国的一份子,并非汉人。”

    焱珠眼神有过一丝赞赏之色,随后转头看向铎娇。

    “原来如此,是娇儿肤浅了,幸亏姑姑提醒,若不然还真犯下大错。”铎娇诚恳道,起身后,又对文大人投去感谢的目光。

    “无妨,你还年轻,路还长着呢,姑姑先走了。”说完,焱珠便准备离开了,到了门口脚步又停下:“文大人,娇儿比少离懂事的多,就麻烦你了。还有曦云大人,娇儿也劳烦你照顾。”

    文大人没说话,对着门口行了一礼。

    “哼,惺惺作态。”曦云冷脸道。

    焱珠微微一笑,摇头不语地离开了。

    她作为摄政王权倾朝野,手掌生杀大权,无人敢触其霉头。但是敢这样说的也只有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她同样不敢肆无忌惮。

    恰好的是,曦云就是这个地方的人——鹤幽教。

    “小丫头,看在师姐面子上别怪我没提醒你,千万别被这女人骗了,如果你出了什么事,这就不是我能不能交代的问题了,而是……听到没有?”曦云郑重看着铎娇。

    铎娇看着外面,微微笑着,摇了摇道:“姑姑不会的,她一向待我很好。”

    却没人发现,铎娇的目光适才不经意间重重看了眼文大人,话到嘴边才发生了改变。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