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孤儿寡母
    一觉醒来,身处异界。w?w?w?.ikanxsw`com易寒很难相信穿越这种事情会出现在自己的身上。不过他很快接受了现实。想想自己前世的生活也没有多少值得留恋的地方,能在异界开启一段新的人生也不错。既来之,则安之吧。

    不过随着吸收原主人的记忆,易寒的眉头却是越皱越深。

    天宇大陆,不同于地球,这是一个广亘无比的修真世界。随处可见飞天遁地、排山倒海、腾云驾雾的修真者。而前世阅遍各种修真小说的易寒也知道修真界是危险的。是一个适者生存的残酷世界。

    他不知道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处于这个世界的何种层次,不过想来不会很高,不然也不会身死道消被他占了便宜。随着了解(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的深入,果然如此。

    其他的修真世界主宰一方的多是各种修真门派,而天宇大陆不同,主宰这个世界的是修真国家。天宇大陆遍布数不清的修真国家。这些修真国家或大或小控制着一片片的地域。

    在国家之下倒是和其他的修真世界差不多,控制地方的是一个个的修真家族。这些家族替国家管理着地方,犹如一个个的土皇帝。其实每个修真国家的皇族也相当于一个修真家族,只是是国内最大的修真家族,各种比它弱小的家族依附于它。

    在天宇大陆最惨的就是散修。资源都由国家和家族把持,寻常散修想弄些修真资源千难万险。因此为了修行,许多散修最后的出路都是选择成为家族的家臣或者国家的军队,以期可以得到修炼资源或者更进一步,立功封赏。

    易寒的父亲以前就是一位散修,忙活大半辈子堪堪达到筑基期。后来结识了易寒的母亲崔雪并有了易寒以后他放弃了这种颠沛流离的生活,加入了龙溪国成为了一名军人。并且凭借筑基期的修为也成为了一名底层军官,有一百名练气期的手下。

    不知道该说易寒的父亲是幸运还是不幸,刚刚加入龙溪国不久就碰上了龙溪国和海上修真国家金海国争夺流云群岛的归属。最终龙溪国取得了胜利,把流云群岛数千灵岛纳入了自己的疆域。但是易寒的父亲却是在此战中失去了性命。

    不过这个颠沛流离、落魄了大半辈子的修士却在临死前英雄了一回,他用军功为易寒母子换来了一块分封令。而分封的地方就在刚刚夺来的流云群岛之中。有了这块令牌易家就可以成为最低等的修真家族了。

    易寒父亲的等级不高,因此功勋换来的也是最低的分封令,凭这块令牌可以得到一个不小于百里的岛屿或者一个大岛之上一块百里大小的地域。

    由散修到修真家族,这是一步天堑。易寒可以说凭父亲拿命换来的这块令牌完成了鱼跃龙门的跨越。可是刚刚穿越而来的易寒知道没有那么简单。不然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是如何死亡的?

    得到令牌不意味着高枕无忧。孤儿寡母骤然得到天大的财富,难保没有人惦记。龙溪国对战功看的很重,不会贪墨每个修士的功绩。可是这只是针对有后代的修士。如果易寒母子死了,那么这块令牌就说不定会到了谁的手上了。

    易寒结合这具身体的原记忆分析着究竟是谁在害自己。不把敌人搞清楚,说不得他也会步了原主人的后尘。

    龙溪国虽然打下了流云群岛,不过却是离流云群岛还有近万里之遥。战后,龙溪国派出了庞大的舰队载着获得分封的功臣以及大批想要去流云群岛碰碰运气的修士从龙溪国本土驶往流云群岛。易寒母子此刻就在其中一艘大型的福船之上。

    这艘福船上共有十层,有近万人在船上。这里面有和易寒一样的功臣或功臣之后,也有落魄的想去新的地方碰运气的散修,也有一些嗅觉灵敏的商人,形形色色。每个人都有机会,也都是凶手。

    不过这些人中每个人的身份都是保密的,你不说谁也不会知道你此行的目的。而原主人生性木讷,并没有宣扬自己的好运。因此想害他性命夺得令牌的必是知他根底的人。答案也因此呼之欲出。

    在这艘船上能知道易寒有分封令的只有同为军人的昔日父亲的同僚或者长官。也只有他们才能摸清易寒的底细,才有借口以及胆量下手。

    军中的事情易寒不了解,虽然知道了敌人可是具体是谁他还是一头雾水。不过知道了是谁对自己下手以后他虽然不能报仇,对于保命却有了一些把握。

    易寒的父亲能得到分封令有运气的成分,机缘巧合走了狗屎运保护了一位将领才获得的。而其他能获得分封令的却都是军中的骁勇,凭借实力获得的。

    这种人大多是军中的将领,而且是家族之后,身家丰厚。在这艘福船之中多居于前三层。易寒只要小心一些,不接触他们,还是有把握撑到航行结束的。

    吸收了原主人的记忆,分析了当下的形势,易寒总算对于他的处境有了一些了解。他的修为仅仅是炼气初期,短期内难有什么作为,当下第一要务就是保命为主。

    一番梳理过后,易寒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原主人被人暗算身死,那么原主人的母亲呢?

    易寒接收了原主人的一切,对于崔雪也有了一丝感情。加上他前世是孤儿,对于突然出现了一个母亲还是很高兴的。最重要的是崔雪也是修士,虽然是最底层的修士,可是大半辈子的经验也不是木讷的原主人和他这个初来乍到的新人可比的。到达目的地以后还需要崔雪的帮主。

    想到这易寒赶忙离开了舱室,前往母亲的住处。两人之间只隔了几个舱室,倒是不远。易寒很快到达了崔雪的住处。

    “当当当。”

    易寒轻敲了几下房门。

    “谁啊?”屋内传出来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

    “母亲,是我。”听到屋内母亲的声音,易寒松了一口气,还好母亲没事。

    “寒儿啊,进来吧。”屋内崔雪回道。

    “是。”易寒回着推门走进屋内。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