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吴家遗子
    “好了,这是最后一壶酒了,喝完赶紧走。i?kanxsw   w?w?w?.?ik?a?n?x?s?w?`c?om?别影响我的生意。”店家被落魄修士缠的没法,又拿过来一壶酒。

    “看不起我,撵我走是不是?我不稀罕,不喝了。”落魄修士似乎很愤怒,起身离开了酒馆。

    “唉!吴家怎么出了这么个东西?把吴家的名声都败坏干净了。”店家一面收拾桌子一面嘟囔道。

    “店家,刚才的是谁啊?你的常客吗?”易寒找了个由头搭话。

    “常客?我倒希望没有这个常客。天天的骗吃骗喝。欠好几百的灵石都不给。”店家一股怨气。

    “看他这样子好像是个大家族子弟啊{;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易寒又问道。

    “要说起他啊确实是个大家族子弟。可是那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的他啊,就如一条野狗一般,这条街上的人都厌恶他。”店家给易寒介绍起来。

    “哦,能不能详细的说说。”易寒更加感兴趣了。

    “好吧,今天店里人不多,我就给你说说。刚才那个人啊名为吴梓航,是以前的吴家子弟,而且是嫡系子弟。当年吴家也是这南溪城的大家族。家里的造船坊是整个流云群岛最大的。底下各种工匠几千人,驰骋整个流云群岛,好不风光。

    可是这天有不测风云。后来吴家在一次航行时居然遇到了海兽潮,整个家族精英葬身于海兽之手。吴家的精英在那一战都损失殆尽。之后,这吴家诺大的产业就被其他势力瓜分了。尤其是李家更是取代了吴家成为了这流云群岛最大的造船家族。

    不过我给你说啊,有人说吴家的覆灭就是几个家族的阴谋。”店家说着突然小声的说了起来。

    “吴家被几个势力瓜分,那么吴家的人呢?这个吴梓航又是怎么回事?”易寒继续询问道。

    “这吴家的大半精英死在了海上。一些人也在保护吴家的时候战死了。基本上整个吴家的嫡系都死的差不多了。只有这个吴梓航在面对几个势力的时候贪生怕死,委曲求全,才捡回来一条命。

    而且他成天还活在吴家以前的荣耀中,拿吴家的名声招摇撞骗。大家也懒得和这种人计较,没想他现在越来越过分。唉!”店家提起吴梓航一脸的不屑。

    “原来如此,谢谢店家了。”易寒谢道。

    “不必客气,这些东西你打听一下都知道。道友还要点什么东西?”店家问道。

    “暂时不需要了。”易寒回道。

    ……

    离开了酒馆的易寒脑海中一直浮现出吴梓航的身影。他觉得大家眼中这个贪生怕死、苟且偷生的吴家子弟没有那么简单。可是又说不上哪里不对。他就这样一边思索一边回到了客栈。

    “公子。”这时杨锐等人也回来了。

    “回来了?事情办的如何了?”易寒问道。

    “差不多了,我们何时回去?”杨锐等人问道。

    “再等一天,发生了一点事情。”易寒回道。他还在想着吴梓航的事情。他觉得造船坊的完善就落在了吴梓航的身上。

    “发生了什么事?”杨锐赶忙问道。

    “没事,只是遇到了一个人……”易寒说了今天遇到吴梓航的事情。

    “照公子了解的情况看这个吴梓航就是一个废物啊,而且贪生怕死,公子找他有什么用?”杨锐有些不解。

    “我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这个吴梓航给我一种特别的感觉。虽然我说不上哪里不对,不过我感觉他不是人们理解的那样。”易寒解释道。

    “那公子打算如何做?”杨锐问道。

    “明天去打听一下吴梓航的住处,我们去探访一下。”易寒决定道。

    “那好吧。”虽然不赞同易寒的感觉,杨锐还是应道。

    ……

    此时,南溪城一处废弃的库房。这里正是吴梓航的临时住处。整个吴家的产业都被城内的各个势力瓜分殆尽,他虽然捡回来了一条命,可也变得无家可归,成了丧家之犬。他已经换过多处住处,都被人赶了出来。此处已经不知道是他第几个住处了。

    此时的吴梓航正藏在库房一个隐蔽的角落之中修炼。这个在人们眼中贪生怕死,惹得每个修士都讨厌的人居然在修炼,而且看他的修为已经到了炼气高阶,仅仅差一步就可以成为筑基期修士了。

    “呼!”

    一番修炼过后,吴梓航常舒一口气。可是看了一下增长的修为,他又皱起了眉头。没有资源的支撑,他的修炼速度太慢了。几年的时间下来他的修为仅仅从中阶到了高阶,如果吴家还在,他应该是筑基期修士了吧。

    “父亲、母亲,我已经查明了当年吴家出事的原因。什么海兽、什么运气差、什么意外,全是南溪城几个家族的阴谋。他们觊觎吴家的家产,联手设局使吴家覆灭。吴家上下数千口人就这样被几大家族的人害死。

    在人们眼中我是吴家的不肖子弟。没有骨气、贪生怕死、苟且偷生,他们任意的嘲讽、辱骂我,可是我从来都不理会。因为我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吴家报仇。外人的眼光我从来都不在意。

    我装疯卖傻、东躲西藏,表现不堪,为的就是打消几个家族的疑虑,降低他们的戒心,好让我有机会报仇。可是现在我发现我坚持不下去了,这太难了。我没有资源、没有人脉,什么也没有。我一个人要对付几个家族的势力,我太累了。

    几个家族都有金丹期修士,可我现在连筑基期都没有。我怎么报仇?我怎么覆灭他们?我发现我也许真是人们眼中的废物,因为我什么也做不了。我只是借着报仇的名义躲在角落里苟活于世。

    我好痛苦,有时候我真想下去找你们。也许死了就没有烦恼了,不必活得那么痛苦了。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啊?你们能告诉我吗?”修炼过后的吴梓航情绪突然有些崩溃。

    他手里拿着一个吊坠,好像是护身符一样的东西。然后对着护身符低声的倾诉起来。那是父母留给他的唯一的物品。他全部的精神慰藉。

    这一刻,南溪城没有人知道在这个荒废的没有人问津的角落里,有一个孤独的灵魂在无声的倾诉。

    其实有时候死亡并不是结束,也不是最痛苦的,活着才是。对于有些人来说,活着,比死难太多了。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