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说服
    第一天一早,易寒等人早早的起来,开始寻找吴梓航。? 爱看小? ?说  ? w?w w?.?ik?a?n?x?s?w?`com经过一晚的思考,易寒好像想明白了一点东西。至于他的猜测对不对,只有找到吴梓航才能知道了。

    此时的吴梓航已经平复了情绪。他不知道昨晚为什么会突然崩溃。可他知道如果这种情绪不彻底消灭的话以后会成为他的心魔,在突破的时候会很危险。

    几年的蛰伏,几年的装疯卖傻,吴梓航所有的痛苦都埋藏在心中,没有人可以诉说,这种情况长此以往下去可以说是非常的危险。如果在地球上他可能会成为一个精神病,而就算现在他是修士,也会留下心魔,在修炼时容易走火入魔。

爱-看---小.说¤网 m.iKanxsw. COM
    可是他没有时间调整,他必须出去,必须暴露在某些人的眼中,不然这几年他营造的形象就有可能被人察觉出不对劲。这些人虽然吞并了吴家,看似对他这个唯一的幸存者也不在意了。可是他知道如果他表现出哪怕一点的不同寻常,这些人不回介意让吴家断后。

    ……

    熟悉的街道,熟悉的酒馆,熟悉的一幕。好似昨天因气恼离开的不是他一般。依然死皮赖脸的蹭酒喝。

    “公子,你说的就是他?”杨锐看到了落魄邋遢的吴梓航。

    “不错,就是他。你有什么看法?”易寒点了点头。

    “是有点不对劲。他看似落魄不堪,可是眼神时不时的露出一丝光芒。似乎天天醉的一塌糊涂,可是他的神识仍然在观察着四周。”以杨锐这个老江湖的经验也看出来了杨锐的不对劲。

    “你分析的很透彻。我只是觉得不对劲,可说不上来哪里不对。你这一分析就清楚多了。”杨锐的观察解开了易寒的疑惑。

    “公子,我们应该如何做?”杨锐问道。

    “走,我们过去。”杨锐说着走到吴梓航的桌前坐下。随意的问道:“道友一个人喝酒啊?”

    “你是谁?走开,不要打扰我的雅兴。”醉眼朦胧的吴梓航训斥了一句。

    “相逢即是有缘。道友何必驱赶呢?店家,来两壶灵酒,我陪这位道友喝一杯。”易寒冲店家一招手。

    “呵!你是外面来的吧?”吴梓航嘲笑道。

    “何以见得?”易寒问道。

    “这里的人见到我唯恐避之不及,你居然请我喝酒。一看就是外来的修士。不过能请我喝酒也是你的福气。两壶怎么够。店家再来两壶。”吴梓航得寸进尺。

    “痛快。今日能结识道友真是一大幸事。不过天色不早了,我们改日再叙。”一番酒席过后,易寒起身告辞。

    “好说,好说,能喝免费的酒我怎么会拒绝呢。店家再来两壶,挂在这位道友的账上。”吴梓航冲店家说道。

    ……

    夜晚,还是昨天的废弃库房。

    “谁?出来?”已经恢复清醒的吴梓航冲着门外问道。

    “吴道友你好,冒昧打扰还望海涵。”易寒自阴影处走了出来。

    “是你?”吴梓航认出来这位是白天请自己喝酒的修士。

    可他自认为已经摆脱了所有可疑的人。可没想到易寒居然找到了这里。

    “不错。只是我想不到昔日吴家的公子今天居然沦落自此啊。”易寒感叹着。

    “我怎么样和你无关。你到底是谁,为何跟踪我?”吴梓航质问道。

    “吴道友果然和传闻的不一样。如果你现在的样子被人看到了,你说你以后的日子还会好过吗?”易寒没有回答,而是笑问道。

    “你究竟是哪个势力的人?”吴梓航情绪激动起来。

    “你不必担心。如果我是某个势力的人,我还会和你这么说话吗?还会一个人来这里吗?”易寒反问道。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吴梓航仍然不相信易寒。

    “吴道友不先请我进去吗?这里似乎不是谈事情的地方。”易寒回问道。

    “进来吧。不过如果你有什么企图,别怪我不客气。”吴梓航威胁道。

    “放心,不会。我这次是来帮你的。”易寒解释道。

    “帮我,什么意思?”吴梓航有些不明白。

    “我想招揽你。”易寒说了一句让吴梓航吃惊的话。

    “招揽我?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份,也知道我的仇家,你不怕引火上身?而且我在这过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跟你走。”吴梓航语气中有些不屑。

    “好?如果苟且偷生也算活得好的话,吴道友确实活得不错。”易寒露出了一丝讥笑。

    “你懂什么?我这是……”吴梓航突然暴怒。

    “我是什么也不懂。你无非就是说一些忍辱负重、卧薪尝胆的话语。可是这些东西你相信吗?”易寒打断了他。

    “你什么意思?你也觉得我是贪生怕死的人?”吴梓航更加震怒。

    “不是我觉得。我相信你的决心,你的仇恨。可是多年来你都是表现成一个贪生怕死、苟且偷生的废物。这么多年下来,你的心境如何?修士逆天修行,修身更修心。可如果长久以来违逆自己的内心行事,久而久之,心境也就废了。

    你想报仇?你觉得你还需要几年才能报仇?十年二十年还是五十年?”易寒不停的质问。

    “不论多长时间我都不会放弃。”吴梓航反驳道。

    “你看,我只是说一个事实你就这样震怒不已。你的心已经乱了。这种情况下你还能坚持几年?宝剑锋从磨砺出。再厉害的剑不出鞘也会慢慢腐朽。

    想报仇就去报。这样躲躲闪闪,蜷缩在角落里算计,早晚你也会废掉。”易寒继续说着。

    “你懂什么?我现在出去就是个死,一点希望也没有。”吴梓航越发的歇斯底里。

    “你躲下去就行了?报仇不一定要亲自动手。挑起几个势力的矛盾让他们自相残杀是报仇,投靠其他势力把南溪城的几个势力取而代之也是报仇。你这种是最蠢的。”易寒嘲笑道。

    “说了那么多还不是劝我加入你。可我凭什么相信你能取代几大势力?”吴梓航似乎有些意动了。

    “现在的我实力是很弱小。可是我怎么说也是一个势力,总比你一个人的力量大的多。你好好想想吧,你是打算继续这么下去还是轰轰烈烈的干一场。

    我知道死了比活着容易。活着的人承受的痛苦太大。但是如果是这种跪着的生,我宁愿选择站着死。我先回去了,你好好考虑一下。考虑清楚了海上今天的酒馆我等你。”易寒说着走出库房,只留下一个背影给吴梓航。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