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回岛
    “跪着生还是站着死?父亲母亲,这也是你们给我的选择吗?”

    易寒的话不断的回响在吴梓航的脑海中,振聋发聩。?爱看???  w?w?w?.?ikanxsw`com他陷入了痛苦的抉择。整晚都难以入眠。

    第二天一早,吴梓航终于想通了。昨晚整整一晚他都在不断的拷问着自己应该如何做。

    跟着易寒走,前途未卜,他可能等不到报仇就会死去。可是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他报仇的机会也是渺茫。也许易寒说得对,与其这样下去,不如拼一把。

    ……

    还是那个小酒馆。吴梓航和易寒再次碰面。吴梓航虽然仍是那个样子,不过易寒发现他的气质已经在慢慢的发生变化。
(:爱:看.:小说:网 m.I k a nxsw.CoM)


    吴梓航心中的仇恨压抑了好几年,心里积压的负能量太多了,昨日被易寒引出来之时,他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如果吴梓航够坚强,很可能会化悲愤为力量。而且易寒也没有骗他。南溪城会是他以后的目标。跟着他有很大的机会可以报仇。

    可如果吴梓航扛不住压抑情绪的释放很可能会走向一个极端,或是继续沉沦或是疯狂暴走。这两种情况都不是易寒愿意看到的。

    不过看今天的情况,吴梓航已经没事了。易寒内心很高兴。又收了一员大将。

    ……

    酒馆里,易寒和吴梓航说了很多。介绍了落羽岛的情况也说了自己的规划,以及招揽吴梓航的用意。

    吴梓航没想到易寒的势力居然那么弱,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柔弱的多。不过既然决定了,他也不会退缩了。况且目前除了易寒以外,也没有人和势力敢于接受他。

    两个人的交谈都是秘密进行的。在外人看来只是两个偶遇的酒鬼在胡吹海侃。可是神识交流间他们已经进一步了解了对方的情况。

    “昨日偶遇道友,没想到今日又遇到。我今生没有别的爱好,独好灵酒,这次南溪城之行能遇到此道中人,是我最大的收获。”易寒端起酒杯,发起感慨。

    “呵呵。我跟你说。我是最懂酒的。这附近哪家酒馆的酒我没有喝过。只要你不走,我带你喝遍这南溪城的灵酒。”吴梓航吹嘘着。

    “求之不得啊。只是没有机会了,我近日就要返回了。看来只能下次有缘再见了。”易寒有些遗憾。

    “那可惜了。不过没事,下次来你还找我,一定带你去喝最好的灵酒。”吴梓航拍着胸脯。

    “唉对了,在我居住的岛上也有一种别致的灵酒。只是这次来的匆忙没有携带。不如吴道友跟我一同回去如何。我也尽一尽地主之谊。”易寒邀请道。

    “真的有好酒?”吴梓航听到灵酒两眼冒光。

    “真的。”易寒保证道。

    “那好,我就跟你去玩几天。不过你要是骗了我,我可对你不客气啊。”吴梓航点头应道。

    “不敢不敢。”易寒打着包票。

    ……

    “家主,就这么放他们离开?”南溪城李家府邸之中,一个护卫问道。

    “无妨,一个吴梓航济不了什么事情,不必太在意。”李家家主回道。

    “可据属下的调查这个吴梓航很可能是装疯卖傻,实际上暗中不断的在调查吴家灭门一事。我怕……”护卫回道。

    “呵呵。一个吴梓航而已。他自以为做的隐蔽,以为我不知道。可他那点心思我早就了然于心。”李家家主似乎什么事情都清楚。

    “那家主为何?”护卫有些不解。

    “你是想说我既然知道他居心不良为何还要留着他吧。这个世上杀人并不是最好的手段。吴家灭了,很快就会被人们忘记。他们不止会忘记吴家的存在,也会忘记吴家灭门的原因。可是我偏偏不让他们忘记。

    忘了吴家,就会有人忘记我们的手段,就会做些不自量力、以卵击石的事情。可是吴梓航活着就不一样了,只要吴梓航不死,他们看到吴梓航就会响起吴家,就会想起我们,就会老老实实的,而不会做些出格的事情。”李家家主解释着。

    “家主英明?可是现在……”护卫又问道。

    “你想说我既然让他提醒其他的家族为什么又放他离开。那是因为我又有更好的人选了。相对于接下来的事情来说,一个小小的吴梓航不值得一提。倒是邀请他的那名修士我有些兴趣。”李家家主继续说着。听他话里的意思,又有家族要倒霉了。

    “那个人我们调查过了。一个走了狗屎运的散修,有一个小岛,距离南溪城五六百里路程,实力弱的话,不值一提。”护卫回道。

    “哦,那就不必在意了。专心准备我们接下来的事情吧。有些人怎么就是不老实呢,看来一个吴家并不能让他们老实,要再多几家才行。”李家家主眼中射出一道狠辣的毒光。

    ……

    “这里就是落羽岛了。有些失望吧。”易寒介绍着。

    “易岛主不必担心,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不会反悔。而且我现在除了你这里还有别的地方可去吗?”吴梓航回着易寒的问话。

    自离开南溪城的那一刻他就回不去了。他虽然没有暴漏什么,可是那些人不一定会相信。

    “吴道友这是有些怪罪于我了?”易寒反问道。

    “怪罪谈不上,你我二人只是合作关系。我为你服务,而你给我报仇的希望。”吴梓航答道。

    “吴道友不必如此冷漠。你我还是有机会成为朋友的。”易寒面带笑意。

    “朋友?或许吧。造船坊在哪,我还是去看看我以后工作的地方吧。”吴梓航明显没有把易寒的话放在心上。

    “吴道友这般也是情有可原。不过时间久了我相信吴道友会了解我的。造船坊离这里不远,我们过去吧。”易寒也没有在意。

    两个人现在的关系虽然很纯粹。可是以后谁知道呢。

    “这就是你们的造船坊?很一般,许多地方不合理,而且人手太少。”一进造船坊吴梓航不断的挑着毛病。

    “你是谁啊?那么牛。”造船坊的人明显不服气。莫名其妙的出来一个人就指手画脚谁受得了。

    “安静一下。这是我请来的造船师。以后就是这个造船坊的坊主了。”易寒训斥道。然后又对吴梓航说道“吴道友,以后这里你说了算。缺灵石还是材料只要你一句话,我只希望可以尽快看到战舰。”

    “交给我你就放心吧。我要工作了。”吴梓航依然面无表情。

    “那我们就先告辞了。”易寒带领众人离开了造船坊。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