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阿默
    “那依老大的意思,是要提德钦牧海过来审问了么?”狗头军师问道。?  ?爱看 ?? w w?w?. i?k?x?s?w?`com

    “对,找他过来问一下不就知道了?”阿默笑了笑,对于自己的两个得意手下之间的矛盾,他从来都是无视的,除非是他们之间的争斗已经开始威胁到“公司”的发展了。

    确实,像能坐到这个位置的人,尤其是黑道的大佬,他们都不希望自己的手下太过团结,最好是分成两派,不然还真不好掌握局面。

    这就是制衡了。

    如果自己的手下之间的关系太过密切了,那么他该怀疑这些手下会不会背着他去做一些不利于他的事情了。

    “可是,我听(*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说,德钦牧海已经躲起来了。您知道他在哪儿吗?”狗头军师询问道。

    “当然知道了,他躲在景栋的哪里,可都是逃不过我的这双眼睛的。”阿默眼角轻轻瞥了一眼身边的狗头军师,嘴角满是微笑。

    狗头军师心头一凛,却是知道老大在信任自己的同时,却又防了自己一手,很明显,这是针对他的。

    阿默老大一直都防着自己,他可以任由自己去掐德钦牧海,但是又绝对不会让德钦牧海受伤之类的。可这次……真的只是怀疑么?

    “老大英明。”狗头军师纵使心有不满,也只能是拍了一句马屁了。

    没有理会狗头军师的马屁,阿默直接拨打了一个电话,一个没存在手机上的手机号。

    电话接通后,阿默就是淡淡地说了一句:“牧海,回来总部一趟。”

    手机放在桌面上之后,阿默那张英俊中带着冷峻的脸上出了一丝迷人的笑容,说道:“怎么样,没想到吧,德钦牧海还活着。他前几天是遇袭了,也是狙击手干的。确实,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儿罢了。可是呢,我不希望是咱们内部的人干的。”

    “是,是,老大,这事儿决不能是咱们内部的人干的,要是是内部的人干的,就应该处死!”狗头军师恶狠狠地诅咒着,他的背上早已湿透,他知道,老大这是在敲打他。

    “行了,你也不用紧张,相信这事儿也不会是你干的,一会儿等他来了,直接问他就知道了。”阿默淡淡地说道。

    ……

    半个小时后,已经瘸了一条腿的德钦牧海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走进了阿默的办公室。

    此时的办公室中只有阿默和狗头军师二人,看起来确实有些冷冷清的感觉。

    “老大。我来了。”站在阿默的面前,德钦牧海那是无比地狼狈。

    “休养了几天,身体好些了吧?”阿默坐在办公桌上淡淡地问了一句,他这人性格就这样,有点冷冷的,酷酷的感觉,能问出这句话,已经是算是他非常看重下属的行为了。

    “谢谢老大关心,好多了。比起前几天刚中枪时好多了。”德钦牧海看上去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其实他的目光一直没离开过老板椅上的阿默。

    阿默虽然才年方三十岁,比起他德钦牧海要年轻许多,可是德钦牧海却是一点儿也不敢小瞧这个比他小上七八岁的老大……因为,小瞧阿默的人,已经死了。

    “那就好。你和阿广都是我手下的得力干将,我不希望你们任何一个人出事。毕竟,我跟随罗老板出去的时候,可是要你们帮我看着这里呢。”阿默很直接地说道,他口中的阿广,自然就是他身边的狗头军师先生了。

    “是,老大。”阿广、德钦牧海二人同时应声道。

    对于阿广和德钦牧海二人的忠诚度,阿默是从来都不怀疑的:像是金三角出身的人,那根本上就是无国籍无身份的黑户,除非投靠政府军,否则,他们一辈子都是黑户,没有一个国家是欢迎他们这些黑户的。

    不过像投靠政府军,他们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要么是被当众枭首,不然就是去监狱坐牢,相信只要还有点儿脑子的人都不会做出这种选择。

    外面的世界再怎么动乱也好,再怎么危险也好,始终会比在监狱里边了却残生的好。在那里面,没有自由、没有尊严,也没有时间流逝的概念,那可真是生不如死的。

    如果是有期徒刑还好,还有念头可活,可是呢,他们可是极度危险的人物,政府军的人是不会随便就放他们出来的。

    说句直白的,这些人,他们除了会杀人,会犯罪,会贩毒,还会什么?放出来社会,那就是危害社会安全的不稳定因素啊。

    至于投靠其他势力,那就更加得不偿失了:没有一个老大会重用一个别人那儿叛逃而来的叛徒,谁知道某一天他会不会背叛自己?再说了,背叛了自己老大还能活下去?这可不比中国职场上的跳槽啊。

    中国内地职场上的跳槽,大概也就是不要那份工资而已,可是在这里跳槽,那可是要命的啊,跟叛国的性质基本都差不多。

    “牧海,坐吧!”阿默对面前三米外的德钦牧海指了指办公桌前的椅子。

    “谢老大。”德钦牧海的礼数十分周到,在这位杀人不眨眼的老大面前,他可是不敢造次。

    等德钦牧海坐下之后,阿默才开口问道:“牧海,我叫你来这儿,就是想问你一个问题,德钦谷这事儿,到底是不是你干的?”

    一听这话,德钦牧海脸上一滴冷汗留下,赶紧推辞道:“怎么可能?我是不可能会干这事儿的,干这事儿对咱们公司可是没好处的。”

    “真的么?”阿默似笑非笑地看着德钦牧海说道,眼睛里充满了戏谑。

    “真的。”德钦牧海的脑袋点得跟那小鸡啄米似的,只是看着怎么有点儿心虚?

    听到这个答复后,阿默轻轻地笑了,说道:“阿广,你出去吧。在外面等我。”

    “是,老大。”阿广点点头,然后出去了,还不忘把门给关上了。

    “行了,现在没有外人了,咱们隔音室里说。”说着阿默就站了起来,打开了身后一扇门,然后走进去了,德钦牧海紧随其后。

    ……

    PS:一更送上,一会儿还有一更。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