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儒剑圣
    “您要的青竹叶酒。爱看小?说   w w?w?.?ik?anxsw`com”侍者将一瓶酒放置在桌上,躬身离去。

    陆康将酒打开,各自满上。杜明嗅了嗅瓶口的气息,发现这青竹叶酒的酒香并不浓郁,也不醇厚,应该没什么年头。但轻抿一口之后,顿时有种沁人心脾之感,杜明能感觉到体内魔力的运转和炼化都快了些许,精神也清醒许多。

    这就是青竹叶酒的魅力,比那些普通人酿的陈年老酒都要令人迷醉。

    “干杯!”

    五人纷纷举杯,喝酒的时候,自然顾不得什么所谓的不和气。陆康有些感慨,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能感觉到,自己的队伍是一个整体。

    “别全喝完,[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留一点。”范西元说道:“我想给钢铁那家伙也尝一尝。它还没尝过这青竹叶酒呢。”

    “一头魔兽,给它喝又能怎么样,它品得过来吗?”叶浩宇撇撇嘴,说道。

    范西元一瞪眼:“与你何干?”

    “用队伍的资金买的酒,怎么就和我没关系了?”叶浩宇不甘示弱。

    “钢铁难道就不是队员?”

    范西元冷哼一声,不在多说。钢铁,就是那头钢铁犀牛的名字,很简单也很贴切。队伍之中,也就范西元最重视那头钢铁犀牛。听陆康说,最初本来是要将钢铁犀牛幼崽卖掉的,但范西元舍不得就变卖身上大部分用不上的东西,将钢铁犀牛换下来自己养。

    从幼崽到现在的独当一面,范西元投注无数心力。

    叶浩宇虽然知道这点,但他和范西元之间不对付,可不会有半点顾忌。

    “都少说两句,来香酒居是放松的,不是让你们吵架败坏大家心情的。”陆康冷眼看着两人,脸色有些阴沉,明显没了兴致。

    很快,牛腿肉就被端了上来,香气扑鼻,味道鲜美。

    不得不说,香酒居的厨师都不简单,杜明甚至怀疑,这厨师是真正的火系魔法师,烹饪的技巧甚至要高于他。再配合这极为高级的下位级别牛腿肉,这道菜的美味程度可想而知。

    酒足饭饱。

    就连凌雅悦都不小心打了个饱嗝,然后尴尬地望向别处。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偶像包袱吧。”杜明暗暗想着,同样看向窗外那些凶兽魔兽,在这样群兽环伺之下吃东西,这种氛围确实绝赞。

    陆康低声说道:“姚东俊他们过来了。”

    当即范西元和叶浩宇的神色都冷下来,姚东俊他们小队会过来并不奇怪,整个鹰翼狮皇领地,甚至整个州城区域,都只有一家香酒居。

    “来一瓶蓝花灵酒。”刚进来,姚东俊就对侍者说道,然后将早就准备好的下位魔兽紫翼雄鹰的整个身躯放到厨房的边上,让侍者标记好要做的菜色和对应的主人。

    姚东俊扫了一眼香酒居的整个大堂,看到陆康等人后神色一变,但很快回归原状。

    接着,他们直接坐在杜明等人旁边的桌子,神色如常,似乎跟杜明陆康他们素不相识。

    范西元微微皱眉,很显然姚东俊他们坐在旁边,让他很不爽。

    凌雅悦有些疑惑地问道:“杜明大哥,他们坐我们旁边是什么意思啊。”

    杜明轻笑一声:“他们为了证明自己不怕我们,才坐在我们旁边。看似平静如老狗,实则慌得一批。”

    “噗嗤!”凌雅悦展颜一笑:“都什么跟什么啊。”

    姚东俊冷眼看着杜明,有些恼怒。就连陆康都不敢在他面前这么嚣张,这个魔法师小子凭什么?

    “说话这么口无遮拦,出去怕不是要死在怪物的肚子里。”风系魔导士‘许华’冷声说道。

    “哦?”杜明轻抿一口青竹叶酒,笑而不语。

    “你!”许华就好像一拳打到棉花上,有些难受。如果这里不是香酒居,许华早已发作。

    香酒居的主人是一名真正的上位战将,实力堪比徐岳雄,在他们这些下位战将的队伍眼中,已经和六壬商行差之不多。

    上位战将和圣域法师,反正都是高不可攀的人物。在场的许多人,或许经常来香酒居吃酒,却都没见过香酒居主人的真容。

    杜明打量着香酒居一楼的陈设,简单的桌椅,摆放却非常讲究。他细细观察着,忽然瞳孔微缩,惊异非常。

    “我先离开下。”杜明从座位站起,向角落的一张桌子走去。

    仿佛自来熟般地坐下,打了声招呼:“好久不见,老石。”

    “真亏你还记得我。”老石感慨道:“四年了吧,先什么都别说,干了这杯。”

    说着,给杜明倒了杯酒,酒香浓郁,一看便知绝非凡品。

    杜明也不啰嗦,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顿时只觉得神清气爽,但很快酒劲上来,脸色涨红,打了个酒嗝。他还没发觉,清泽冥想法不知不觉间运行速度开始提高,而且越来越快。

    炼化的对象,就是这些酒液。

    就仿佛用风元素作为酿酒的原材料般,喝了这杯酒对杜明的提升,堪比平时的3天时间。

    等到杜明清醒过来时,发现老石已经将酒瓶收了回去,显然这酒只给杜明喝一杯。

    “小气。”杜明撇撇嘴。

    “你这一口喝了好几万金币,还说我小气。”老石哑然失笑,声音洪亮,却没有半点传递到外面去,正是隔音结界。

    老石全名“石翰儒”,善使剑,好饮酒,喜品茶,战力极强。杜明记得很清楚,4年前的石翰儒就已经被公认为南方地区最接近圣域的存在,被世人尊称为儒剑圣。

    在上位战将级别就拥有专属于圣域的称号,石翰儒的强大可想而知。很多真正的圣域级别都奈何不得他。

    杜明跟石翰儒之间的友情其实很纯粹,只是一见如故而已。4年前的杜明已经对海蓝星的权势不再眷恋,对于修炼的境界也并不在意。也正是他的这种纯粹,才让他得到石翰儒的尊重。

    “你当时突破无门不告而别,然后来州城区域开了这香酒居?”杜明问道。

    和林羽尚他们不同,石翰儒的实力甚至比八足鬼蛛还强,几乎哪里都可去得,行动力比杜明不知道强多少。石翰儒卡在上位战将的顶峰无法突破,某一天直接消失,连纸条都不留。如果不是听说香酒居的主人是石翰儒,杜明还以为自己这位老朋友已然陨落了呢。

    “中间发生了点事。”石翰儒摇摇头:“后来被圣域强者追杀,顺路来到这里。想到这里是你的故乡,索性便在这边定居下来。”

    “啧啧啧,你还会为不告而别而愧疚。”杜明笑着说道。

    石翰儒笑了笑,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坛好酒,准备和杜明把酒言欢。

    而这时杜明忽然看到凌雅悦在向他招手,想了想杜明问道:“有位朋友想过来,可以吗?”

    “你随意。”石翰儒稍微查看了下,啧啧说道:“还是个俊俏的女娃。杜明你小子,可以啊。”

    “别想太多,妹妹而已。”杜明擦了擦眉头不存在的冷汗,他就很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都非得把自己和凌雅悦凑一块儿呢?

    杜明指了指桌上石翰儒取出的杯子,示意凌雅悦过来坐。

    “好的,我这就过去。”凌雅悦说道。

    “你这隔音结界有些特殊啊,里面的传不出去,外面的却能传进来。”杜明惊讶道:“不愧是儒剑圣,连隔音结界都不一般。”

    “饮酒,饮的不光是酒,还有气氛。如果只是我自斟自饮,那我开这个酒馆有什么意思呢?”石翰儒摇头笑道。

    杜明哑然,招呼着凌雅悦坐下。

    凌雅悦抽了抽鼻子,在城主府待久了,她对于酒的品鉴水准也水涨船高。光是闻气味她就能确定,这种等级的酒哪怕在城主府的正式宴会中,也不会经常出现。

    “小女子,雅悦。”凌雅悦行了一礼,她能感觉到眼前这位粗布中年人的气度不凡,不是实力超绝就是身处高位。

    能和杜明相熟的,果然都非比寻常。

    “你可知道我是谁?”石翰儒饶有兴致地问道。

    凌雅悦想了想,说道:“如果没猜错的话,前辈应该就是这香酒居的主人,石翰儒,儒剑圣前辈。”

    “哈哈,果然聪慧。杜明你所言不虚啊。”石翰儒哈哈大笑道:“我隔天在一楼吃酒,隔天在二楼品茶,客人熙来熙往,却无人能认出我,小姑娘你是第一个。”

    “如果不是您和杜明大哥坐一起,雅悦也分辨不出。”凌雅悦看了眼杜明,很是感慨。表现得这么神秘,还是杜明的好友,对凌雅悦而言其实很难猜。

    凌雅悦可是知道的,杜明的交友圈子有多么高端。

    石翰儒为杜明和凌雅悦各自倒酒,没有半点身为儒剑圣的架子。杜明神情很自然,凌雅悦则极为受宠若惊地双手托过酒杯,闻着其上的气味和逸散的些许水元素,不禁眼睛一亮。

    这酒,绝非凡品。

    似乎感觉到凌雅悦的踟躇,石翰儒说道:“喝吧,一口也就几万金币而已。”

    凌雅悦张了张嘴,他们累死累活猎杀的碧血蓝蟒,总价值也才三万金币啊!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