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粗活
    把纸团丢进垃圾桶,林轩捡起不知什么时候掉落的《瓦尔登湖》,然后转头看向那边紧闭房门,目光在门上悬挂着的那个歪斜可爱浅字停留了一下,换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坐在沙发上继续看书。? ? 爱看? 小说网  w?w?w?.?ik a?n?xsw`com?随?梦?.lā

    眼睛盯着书,耳朵却在听着动静。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

    五分钟。

    ……

    十分钟。

    ……

    “咔。”

    身后传来一声轻响,然后是一阵细微不可察,而后逐渐接近,变得清晰起来的**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脚步声。

    在身后停下。

    心中得意,因而嘴角忍不住溢出些许笑意的林轩正了正心神,头也不抬地继续看书,为了防止被看穿,还特意翻了下十分钟都没翻过的书页。

    轻缓的呼吸声在身后隐隐约约,逐渐弥漫开一抹淡淡馨香。

    林轩正在考虑要不要抬头的时候,就听到身后脚步声再起,逐渐远去,却不是回房间,而是往卫生间方向去的。

    等脚步声走进卫生间后,林轩这才抬头看去,却也只看到卫生间门合拢,遮住了那一抹素雅白色的裙摆一角,并未看到姜浅予的身影。

    “砰”的一声,卫生间门被明显用力地关上。

    林轩忍住的笑意终于在脸上放大,心中暗暗自得,先晾她一会儿,免得以后每次都是这个套路,要是真被她养成习惯了,原本懂事的小妮子多半也要被惯坏,到时候总拿赌气冷战来拿捏自己,那还得了?

    还有没有哥哥的尊严了?

    当然哥哥妹妹的什么他也不怎么在乎,反正原本也就不是,但男人的尊严还是要的,三天不打,上方揭瓦,那还成什么德行?以后在户口本上户主一栏到底写谁的名字?

    明显有些膨胀的林轩想到这儿,就听卫生间传来响动,好像是在开门,于是立即敛起笑意,面无表情地继续低头看书,又特意翻了一页——小妮子聪明着呢,不能留下破绽,免得被她察觉,否则能不能唬住她先不说,恐怕还要两罪并罚被她一通折腾。

    细微脚步声再次传来。

    一步。

    一步。

    两步。

    三步。

    ……

    逐渐接近。

    逐渐清晰。

    而且似乎比刚刚还要清晰,好像是有些沉重……

    听出了这个细微差别的林轩心里为自己的明察秋毫点了个赞,暗暗猜测小妮子显然是跑了趟厕所相通了不少事情,多半是意识到了她的错误,或者是担心自己生气,所以有些患得患失起来。

    等会儿多半就会是嘟着嘴巴,鼓着腮帮,委屈巴巴的样子看着自己吧?

    就算知道会有夸张的嫌疑,但这样想想,还是觉得会让人心疼,但也不能每次她一装委屈自己就毫无原则底线吧?

    耳边脚步声越来越近,林轩在心中很认真地思索着这个大事,这关系到整个人生未来,不得不慎重。

    嗯……可以先绷着一下,让她知道以后不能再这样乱发脾气,偶尔撒个娇就算了,今天这事摆明就是中午买东西时被自己看到了那条“私密”消息,又害羞,不好意思直接拿这事找茬,所以逮着个机会就借题发挥,非要把中午的仇给报了。

    可怜自己一番好意,完全是为了帮她,结果反而还挨了一顿打……当然,在挨打的过程中,自己确实也做了些事情,但那也不是自己的错,完全是被迫的……嗯,被迫的。

    林轩做好自己心里工作的时候,姜浅予的脚步声也已经很近了。

    这次并未再去身后,而是笔直地走向他。

    脚步声在面前停住

    林轩依旧淡定看书。

    眼角余光一扫,就瞥见了那双粉色棉麻拖鞋,白嫩圆润的脚趾如同卧蚕般可爱,趾甲显然也都是精心修剪过的,圆整粉白,脚踝纤细,肌肤同样的白嫩晶莹,近乎透明般,透着健康的血色。

    小妮子确实周身上下无一处不美啊。

    林轩强按忍不住有些加速的心跳,继续绷着,坐在那儿不动,非得等她先开口不可,这个气势绝对不能丢。

    一秒。

    两秒。

    三秒。

    ……

    气氛几乎凝滞般,林轩觉得自己都能感觉到整个客厅里压抑的氛围,好像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好吧,这个明星是臆想,其实小妮子走近后,空气里明显多了些淡淡清香,很好闻,连呼吸都舒服很多。

    终于还是姜浅予按耐不住先出声。

    一个很熟悉的,有些娇蛮的,委屈的,轻轻的:“哼!”

    林轩嘴角溢出一抹笑意,有些得意,又很快敛去,手指压着书页一角,平静自若地抬起头来,在这个抬头过程中,脸上表情就已经迅速调整好,神态镇定自若,目光不怯不过,平静中的温柔里隐含审视。

    不会让她觉得好欺负,也不会让她感觉自己太冷漠强势,以免刺激到小妮子,让她觉得更委屈,否则到时候心疼的还是自己。

    万事俱备。

    目光抬起。

    然后……

    林轩的目光就与表情一块僵硬在那。

    姜浅予朝他微微一笑,梨涡浅浅,格外的娇甜醉人。

    “别!有话好好说……”林轩语速飞快,同时下意识地想要做出应对。

    小妮子脸上挂着娇甜动人的笑容,两手抓着脸盆,用一个优美的姿态,微扬的弧度,高高抬起。

    然后倾倒。

    “哗……”

    水流自脸盆中倾泻而下,惯性与重力的效果,加上林轩自下而上的仰视角度,使得半盆水泼下来,有瀑布泻地如同银河落九天般的气势。

    晶莹水流在视野中放大,飞溅。

    头发、眼睛、脸庞、嘴巴、脖子……整个上身以一个百兆光纤下载一首歌的进度条被水流沁凉感觉笼罩,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到一句台词:“透心凉,心飞扬!!”

    “哗……”

    半盆水倾泻而下,保持着最初一个想要做出应对动作趋势姿态的林轩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然后眨眨眼,目光盯着双手抓着脸盆站在面前的姜浅予。

    半盆水都是从他脑袋上浇下来的,刚刚用手抹了一把脸,很快就有水流从湿透的头发上再次流下来,林轩面无表情地再次抬手抹去,随后目光盯着站在面前的姜浅予,慢慢站起身来。

    他个子原本就高,这样站起来居高临下,一身狼狈水迹,衬着面无表情的冷峻脸庞,隐约透着一种凌厉摄人的气势。

    姜浅予站在那儿,手里还抓着滴水的脸盆,柔软纤腰绷得笔直,微微扬着精致脱俗的脸庞,抿住嘴唇,目光寸步不让地跟他对视,眼神倔强而委屈,一副“我就泼了你能把我怎样”的架势。

    女孩子在男生面前本就是天然的劣势,柔美怯弱,然而这个时候,她身上流露出来的那种赌气后破罐子破摔的气势,竟隐约间相似于烈士赴刑场般的决然。

    气势上竟是不落下风。

    林轩伸出手,一只手抓住她紧紧握在手里的脸盆,另外一只手把她紧握的手指掰开,那过脸盆放在身后已经同样湿透的沙发上,弯腰从面前茶几上拿起一包纸巾,抽出两张纸,然后蹲下来,认真擦掉她裙裾上被溅湿的些许水迹。

    接着抬头,看着小妮子咬住嘴唇后水雾氤氲的晶亮眸子,略显无奈,却满是宠溺的一笑,“以后再想泼记得要先跟我说一声,这么大半盆水端着不沉啊?下次这种粗活换我来干。”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