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女儿身
    “有意思!我倒要看看下一招你还能否接住!”越千愁脸上兴奋之色愈浓,口中如此说道。? 爱看?小说网? ??? w?w?w?.?ik?a?n x?s?w?`c?o?m

    话音刚落,其背后黑色巨龟法相头颅猛地一甩,蓦然扬天一声嘶鸣!

    但见越千愁胸膛处的黑色厚甲之上,那个巴掌大小的玄妙符阵骤然大亮,爆发出一团刺目白光,光芒中密密麻麻的细小符文跳动不已。

    与此同时,符阵周围的那六枚黑色菱形晶石也随之泛起一阵诡异的黑光,并连接住了中间的符阵,源源不断的黑光从中注入,使得原本的符阵变得黑白交替,并旋转起来。

    “轰”的一声,一道黑白两色参半,呈螺旋{-爱-看-小-说-网-m-i-kan-xsw-com}
状的粗大光柱从符阵从一喷而出,所过之处,四周虚空一阵扭曲变形,似乎空气流动都变得迟滞了几分。

    黑白光柱一闪即逝后,瞬间出现在钟沉身前的虚空中。

    钟沉双目蓝光闪过,单手虚空一握,金光一闪下,多出了一柄锃亮的金色巨剑。接着,其背后九首鬼鸠法相虚影蓝光大放,整个人蓦的拔高三分,双臂身躯也随之粗大了一圈,一股无法言喻的惊人气势冲天而起。

    其双手握住金戈剑,对着前方就是猛地一剑斩出!

    刹那间,一道足有十余丈长的金濛濛剑影裹挟着大片蓝光的席卷而出,带着一连串残影的迎向了黑白色光柱。一股无法言喻的森然寒意狂卷之下,附近虚空都为之一阵嗡嗡作响。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黑白色光柱与金色剑影相撞之下,一下爆裂而开,虚空狂震,附近的天地元气都为之一阵紊乱,一轮黑白相间的骄阳从中冒出,使得天地都黯然失色。

    但紧接着,一道金光从黑白色骄阳中浮现而出,并随之拉长,赫然是一道数丈长的金色剑影,其在击溃看似无坚不摧的黑白色光柱后,竟是余势未衰几分的继续朝越千愁斩去,速度更是惊人至极。

    越千愁此刻想要躲避,已经迟了,清秀脸庞上终于露出一丝惊惶。其背后的黑色巨龟法相蓦的一闪,挡在了其身前。

    “轰”的一声!金色剑影结结实实的斩落在黑色巨龟法相的背壳之上,终于与之一同爆裂而开,一道猛烈的罡风随即大起,向四下散去。

    越千愁双臂交叉挡在身前,但整个人仍是在这股罡风席卷下,倒飞而出,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后摔倒在最近的一座山峰之上。

    此刻的钟沉,还保持着双臂挥出金戈剑的姿势,心中大喜过望。

    这还是他首次施展九首鬼鸠的完整九首之力来对敌,结果这一击之威,果然没令其失望,甚至其在挥出金戈剑的最后一刻,还刻意保留了几分,没有真正的使出全力。毕竟对方和自己无冤无仇,还是三大世家越家的天才弟子,若是有个什么闪失,越家追究起来,对自己可没什么好处。

    一念及此,钟沉不由目光一转,朝着前面望去。

    结果,这一看不要紧,竟让其有些目瞪口呆的怔在了原地。

    不远处的山顶空地之上,躺着一个身穿机关甲衣的娇小人影,不过却不是越千愁,而是一名清秀绝俗的美貌少女,双眸紧闭,似是晕厥了过去。

    此女看起来同样是十五六岁年纪,满头乌黑长发披散开来,将其本就清秀的鹅蛋脸映衬得愈发白皙,琼鼻樱唇,眉如墨画,宛如画中人。其身上的机关甲衣表面灵光有些黯淡,看起来受了不小的损伤。

    钟沉定了定神,周身蓝晶随着身后的法相同时褪去,将手中金戈剑也收了起来,而后单手一扬,一小蓬蓝色水球飞出,在黑衣少女头顶上“噗”的一声碎裂开来,化为一片细如绵针的雨丝洒落而下。

    黑衣少女口中“嘤咛”一声,长长睫毛一动,睁开了眼睛。

    其目光先是有几分迷茫,伸手揉了揉脑袋,当其摸到披肩长发之时,立刻意识到了什么,蓦然一惊地坐起了身子,瞪大了一双美目,望向了不远处的钟沉。

    钟沉注意到了对方的细微举动,目光一转的看到此女身旁两截断开的黑色头箍,立刻心中有些恍然。

    这越千愁分明就是一个女儿身,只是在那不知名黑色发箍的掩饰下,女扮男装而已。从其同族那些人的反应来看,显然并不知道越千愁是女子之事,看来这黑色发箍颇为玄奥,竟能瞒过这么多人的耳目,倒也稀奇。

    而此前自己的这惊天一斩所引起的罡风,对方在机关战甲的护持下,自是无碍,但头上的那个黑色发箍,却碎裂开来,这才使得其显露出了女儿身来。

    “真没想到,天南年轻一代天资最为卓绝的弟子,竟是一名女子,真是失敬。”钟沉眨了眨眼睛,朝对方微微一拱手,口中如此说道。

    “你竟敢……”越千愁闻言眼睛瞪得更大了几分,单手指着钟沉,不知想要说些什么,一时有些语塞的样子。

    此刻,其赛雪两颊浮现出两片浅浅的晕红,看起来颇有几分可爱。

    此女脸色一红之后,突然一跺脚,背后三对黑色晶莹的机关羽翼猛地一扇,整个人蓦的升空而起,调转方向,朝远处飞去。

    飞出没多远,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蓦的从怀中掏出一个白色玉盒,单手一抛的朝钟沉飞来,随后整个人化为一道黑色遁光,朝远处飞也似的去了,半空中却传来一声有些不甘心的清脆少女声音:“钟沉,这次技不如人,本姑娘愿赌服输,待结丹之后,再来比过!”

    钟沉单手接住了白色玉盒,望着此女羞怒离去的背影,叹息了一声,轻摇了摇头后,将玉盒收入怀中,转过身,足下水轮浮现,整个人顿时腾空而起,朝着来时之路飞去。

    离开赤光殿已有一段不短的时间了,必须尽快赶回去,否则时间一长,怕是会引起那位钟全师叔的注意,那可就不妥了。

    结果,钟沉堪堪飞出不过十余里距离,突然眉头一挑的停了下来,随后有些惊喜的说道:“你可算是醒了!”

    一个时辰后,赤光殿某间密室之中。

    “金王前辈,你说这颗太乙丹比极品太乙丹效果还要好上数倍不止,此话可是当真?”钟沉盘膝而坐,口中有些将信将疑地问道。

    在他肩头上,蹲着一只淡金色的拳头大松鼠,两只小手正捧着一个精致玉盒凑到面前细细打量,玉盒已打开,里面一颗豆粒大小的白色丹药盛列其中,散发着淡淡的晶莹光泽。

    这金色松鼠自然是金王,其自从在梦魇宫中与钟沉一起携手对抗那三缕长髯儒生的另一个自己后,便一直沉睡不醒,直至不久前,才刚刚苏醒过来。

    钟沉带着他悄然返回赤光殿后,当即便将那颗豆粒大小的太乙丹取出,想要让其尝试鉴定一下,毕竟在他看来,这金王在这梦魇宫中已呆了那么久,知道的总比自己要多。

    结果对方一番打量,沉默了片刻后,却说出了让钟沉有些不敢相信的话,让其是大吃一惊,心中更是不禁砰砰直跳起来。

    要知道,太乙丹本就拥有提升结丹效果和品质的功效,极品太乙丹的功效比普通太乙丹要高出大半,若是这颗看似不起眼的太乙丹效果能比极品太乙丹还要高出数倍,这是什么概念?简直匪夷所思。

    不过钟沉在此之前,可是仔细打量揣摩了许久,这颗太乙丹不仅小得可以,让人感受不到丝毫灵力波动,甚至连药香都没有一丝流出,这让钟沉不禁大感疑惑了。

    要知道,太乙丹虽然药力惊人,可大幅提升结丹几率,但在结丹时候只能服用一颗,多服用也是没有丝毫效果的,否则极品太乙丹也就不会这般珍稀了。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