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不归谷
    钟沉住所,前屋。爱看?小说网 ??? w?w?w?.ikanxsw`com

    “侍武,你是说,钟图与钟云二人都去了不归谷?”钟沉站在门前,望着出来迎接自己的小书童,如此问道。

    “是啊,就是昨日傍晚时分,图少爷匆匆忙忙来此,说要给你留个信,说是云少爷昨日突然被安排了族内任务,要前往不归谷一趟,图少爷放心不下,就一起跟去了,说是七日后便回来。”侍武点了点头,说道。

    “分管我们庶系弟子族内任务的,就是钟金龙与钟金奎的父亲钟月峰,钟云此前得罪了钟金奎,钟金龙又在梦魇宫遭遇不测,此次不归谷之行,怕是没表面那么简单。不行,我得跟上去看看。”钟沉略一沉吟,如此(*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说道。

    “啊?公子你是说,三子之一的钟金龙,他陨落在梦魇宫中了?不过你这才回来,也不休息一下,又要出去了吗?”侍武闻言一惊,旋即又问道。

    “来不及了,不归谷距离我们钟家所在的云坪山脉大概三日路程,他们既已出发差不多一日,我必须立刻出发才行。”钟沉目光微微闪动,口中如此说道。

    ……

    天南州西南,某处终年云瘴雾绕的绵延峡谷之中,是一片五色氲氤翻滚之地。

    这里似乎是一片巨大沼泽,除了寥寥数块凸出的岩石外,到处都是绿黄相间的淤泥和一些不知名的巨型植物,四周不时冒出一连串气泡,传出咕噜咕噜的声响。

    峡谷两侧的万丈高峰陡峭嶙峋,在最上方处相临,形成一条蜿蜒曲折的细小缝隙,加上空中充斥着各色混杂的瘴气,使得谷内愈发显得昏暗不堪。

    峡谷的入口,仅有一条不到十丈宽的通道,可以出入峡谷,两道身影从远处空中俯冲而下,几个闪动下,落在了峡谷入口前,现出两个年轻男子的身影。其中一人看起来身宽体胖,面相憨厚;另一人则是一身劲装,背挎长剑,俊美的脸庞显得有些苍白。

    “老三,我说你这么着急干嘛?虽然钟月峰那老狐狸故意刁难,只给了你七日时间,但有我帮你,没什么问题的。”胖青年伸手擦了把额头上的汗,略带几分抱怨的语气说道。

    “自然是早点完成任务,好早些回去交差。这不归谷号称天南七天险之一,我钟云今日就要闯上一闯。”俊美青年目光闪动几下,说道。

    二人赫然是一路从钟家,风尘仆仆赶来的钟图与钟云。

    “慢着,老三,不就是十颗曼陀罗种子吗?据我所知,在这不归谷入口处的乌龙潭,便有不少上年份的曼陀罗花,我们在谷口处收集便可,大可不必深入谷中的。要知道,这不归谷既然被称为天险,可不是浪得虚名,不说其他,就是那成群结队的铁翼飞蚣,就够我俩吃一壶的了。如今你伤势刚愈,可别又伤了元气。”钟图闻言一惊,连忙说道。

    “二哥,我知道。多亏了大哥的血脂丹,我的伤势早已恢复得差不多了,这两个月里也参悟了一招新的剑术,这次任务你其实大可不必跟我出来,这两个多月已经够拖累你了,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钟云点点头,说道。

    “你我兄弟之间,何必说这些!再说了,大哥临走前,我可是答应了他要看着你的。好了,既然到了,那就事不宜迟,早些将事情处理掉,也好早些赶回族内,我还想听大哥讲讲梦魇宫中的所见所闻呢!”钟图摆了摆手,如此说道。

    钟云点了点头,二人当即分别从储物袋中,摸出一枚绿濛濛的丹药吞服下去,随后并肩朝着峡谷入口处走去。

    ……

    两个时辰后。

    此时已是傍晚时分,夕阳渐渐西落,洒下大片金黄光芒,另一边的天空中,隐约有一轮圆月渐渐浮现。

    不归谷入口处的某片沼泽地,传来一阵破空声和轰鸣声。

    泥沼之中,两道身影正围着一株足有两丈多高,通体像一个巨大漏斗的绿色巨花上下翻飞,四周七八条粗壮的绿色藤蔓,犹如章鱼触须般扭动着,将中间的巨花护住,每一条藤蔓都足有三四丈高,尺许粗,长满尖刺,让人望而生畏。

    同时,那巨花的花冠之中,一道深红颜色,犹如舌头般的东西吞吐不停,在半空中留下一道道赤色残影,似想要卷住那两道与其相斗的身影。

    不过,这两道身影一攻一守,配合得十分默契,让绿色巨花根本是无从下手。

    “二哥!”站得稍远些的一名俊俏青年突然一声低喝。

    那正与绿色巨花近身搏斗的胖青年目光一闪,身形顿时一跃而起,双手握着的银色巨锤已举至头顶,接着猛地往下一捶。

    巨锤落下过程中,表面灵纹骤然一圈圈亮起,银芒阵阵下,竟在半空中幻化出十七八道银锤虚影,朝下方的漏斗状绿色巨花狂砸而下。

    绿色巨花如有生命般似有所觉,四周的七八条绿色藤蔓纷纷调转方向,并随之粗大了几分,在其上空编织成一张长满尖刺的绿色大网,挡在了上方。

    “轰”的一声,密密麻麻的银锤虚影气势汹汹的落下,在绿色藤蔓所组成的绿色巨网上,爆发出阵阵刺目的银色光团。

    银色光芒之中,绿色藤蔓纷纷断裂,并从中飞溅出大片绿色的汁液。

    但就在绿色藤蔓被毁溃散之际,绿色漏斗状巨花根部,四周的淤泥一阵翻滚,而后“噗噗”几声,七八道与之前一般的绿色藤蔓飞快生长而出,以合拢之势朝中间的钟图卷去。

    “老三,就趁现在!”钟图一声大喝,周身蓦的亮起一层护罩。

    钟云单手一掐剑决,悬于身前的青色长剑滴溜溜旋转下,表面顿时泛起大片青光,而后化为一道青色剑虹的飞出,间不容发之际,从尚未合拢的粗大绿色藤蔓空隙中洞穿而过,狠狠击在了绿色巨花表面。

    青光闪过,“喀啦”一声,那形若大漏斗的绿色巨花从上至下,顿时被劈成了两片,两片巨花分别朝两边倒下,露出了中间一颗磨盘大小的殷红似血的花蕾。花蕾上方连接着先前那条深红颜色,犹如舌头般的东西。

    钟云手中剑诀一变,青色剑光倒卷着一闪而过,“噗”的一声,那根舌头般的深红色东西被一下从根部切断,周围的藤蔓顿时停止生长,整株巨花终于不再动弹。

    钟图见此,大松了口气般,身形落下。

    钟云则身形几个闪动,出现在巨花花蕾处,伸手从中掏出一颗碗口大小的墨绿色种子,略带几分兴奋之色的说道:“第九颗了,再找到一颗就大功告成了!”

    “天色也不早了,看来,应该能在入夜前离开这个鬼地方。”钟图四下张望,点点头说道。

    就在这时,异变骤起!

    四周本就昏暗的天空,变得愈发黯淡无光,仿佛黑夜一下子降临到了这片山谷中一般。

    “怎么回事,天色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昏暗?”钟云见此,微微一怔。

    “快看那边!”钟图大叫一声,单手指向一侧虚空。

    只见黑压压一片的半空中,蓦然浮现出星星点点的邪异红色,越来越大,并愈发鲜艳夺目,汇聚成一大片红色的天河,从半空中横跨而至,纷纷落在四周的泥沼之中。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