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圈套
    “不好!这是曼殊沙华,噬人精血,结丹修士都无法抵御。? 爱看?小说网? ??? w?w?w?.?ik?a?n x?s?w?`c?o?m这东西不是应该在谷中深处的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钟云面色大变的说道。

    “先离开此地再说!”钟图二话不说地单手一扬,一把蒲扇飞出,迎风暴涨至丈许大小,身形一跃而上,转身朝谷口而去。

    钟云也是祭出一只青木葫芦,足踩葫芦,紧随钟图而去。

    就在二人堪堪来到谷口,想要冲出去之时,一个声音蓦然从谷口传来:“两位既然来到了这不归谷,何必还要急着回去?”

    只见谷口处人影一晃,出现一个身影。

    此人一身★★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锦袍,手中拿着一杆翠绿色玉笛,右半边脸上有一个铁质面具覆盖,露出来的左半边脸上,挂着一丝冷笑。

    “钟金奎!”钟图与钟云二人看清来人后,异口同声道。

    “这曼珠沙华可是你搞的鬼?”钟图回头望了一眼铺天盖地的红色,喝问道。

    “每当满月之夜,曼珠沙华便会充斥整座不归谷,将谷中染满血色,你应该多看看族中典籍的。”钟金奎嘿嘿一笑道。

    “果然是这样,所以你父亲特意选择这个时间,让我来此执行任务!真是好算计,你与钟月峰狼狈为奸,简直是钟家耻辱!”钟云冷冷说道。

    “钟云,你死到临头还要逞口舌之快!你不仅让我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还毁我容貌,今日,我就要让你付出血的代价。”

    “你当时在擂台上不是挺横吗?现在摆在你面前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在半柱香内打败我,要么就只能被曼珠沙华吞噬精血,成为一具枯骨,永久留在这不归谷中。”钟金奎说着,手中翠绿玉笛轻轻一抖,顿时整支笛子表面,一圈圈绿色纹路忽明忽暗起来。

    “钟金奎,这是你我之间的恩怨,与他人无关,你让钟图离开,你我之间做个了断。”钟云面色一凝,如此说道。

    “老三,这个时候还和他说什么,我们一起上!”钟图大声道。

    “你们两个今日一个都别想走,黄泉路上也好有个伴!说起来还要多亏了你,这两个月我日夜闭关,总算将修为提升到了筑基大圆满,今日就拿你俩来祭祭我这件新法器!”钟金奎哈哈一笑道。

    说话间,钟云与钟图早已加速朝着峡谷出口处冲去,一人手中青色长剑青芒大放,另一人则双手紧握银色巨锤,巨锤之上泛起银色流光。

    钟金奎见此,嘿嘿冷笑一声,手中翠绿玉笛蓦的脱手而出,悬立于身前,其口中念念有词,双手十指一阵车轮般变化。

    下一刻,翠绿色玉笛骤然间绿芒大盛,紧接着迎风暴涨,上方开始有一根根枝芽般的东西长出,瞬息间竟化为一棵足有近百丈高,直径六七丈的参天巨树,上方长有十余条粗大的绿色藤蔓,犹如一条条蟒蛇般,上下扭曲飞舞不停。

    本就狭窄的峡谷入口,在这棵参天巨树出现后,几乎被遮挡了大半。

    如此一来,钟图与钟云二人想要飞出这片峡谷,只能硬着头皮冲出这棵巨树了。

    此时,二人距离峡谷入口已不足二十丈,二人面色微微一变,同时猛地一催手中法器。

    破空声大作!

    钟云手中的青色长剑雷鸣声一起,表面紫色电弧缠绕,朝前方疾射而出,朝着参天古树飞去。

    另一边,钟图大喝一声,手中巨锤“嗖”的一声飞出,滴溜溜一转下,绽放出大片银光,竟幻化出七八道银锤虚影,朝着参天巨树狂砸而下。

    钟金奎手中法诀一变,参天古树上方,所有藤蔓交织闪烁的往高空一凝,就幻化出一张巨网的迎向了剑光和锤影。

    霹雳声和轰鸣声大作,剑光锤影纷纷落在藤蔓所化巨网之上,化为一团团紫色电光及银色光团的爆裂而开,然而巨网的藤蔓枝条上,却仅仅留下数道白色的痕迹。

    钟图与钟云气势汹汹的一击,竟被这参天古树轻描淡写的挡了下来。

    那藤蔓巨网略一迟滞,便继续朝着迎面冲来的钟图与钟云二人罩去。

    二人面色一惊,连忙一催足下飞行法器,朝一旁闪避。

    “再来!”钟云方一稳住身形,口中一声怒喝,与钟图一起再次催动手中法器,向参天古树发动攻击。

    结果一连数轮攻击下来,甚至二人都动用了各自的压箱底手段,挡住峡谷入口的参天古树看似浑身上下伤痕累累,但却将二人的攻击悉数挡了下来。

    此时,从峡谷内飞出的红色曼珠沙华越来越近,散发出的妖异红光,将谷口映照得红彤彤一片。恐怕再过不到二十息的样子,就可以充斥整座峡谷。

    钟图与钟云互望一眼,脸色都难看之极。他们心中清楚,面前的这参天古树其实并不怎么厉害,只是防御能力较强,只要花费一些时间便可将之击溃,怎奈何时间紧迫,根本容不得二人将之击溃,便要葬身于身后的曼珠沙华了。

    “哈哈,这沙铁树可是足足花费了我五百仙玉,为了今日为你们践行,我可是下了不少本钱。素闻曼珠沙华噬人精血时,被吸之人浑身犹如被烈焰包裹,画面极其震撼,今日我有幸一睹为快了!”参天古树后方,钟金奎哈哈大笑。

    “二哥,这次拖累你了。”钟云苦笑一声道。

    “老三,你说什么丧气话!还有时间,我们再试一试,沉哥现在肯定在族内等着我们呢!”钟图大声呵斥道。

    “二哥,你看,那是什么!”钟云突然神色一怔的说道。

    钟图循声望去,只见一道身影从远处天边飞速而至,瞬间来到了峡谷入口处。却是一名身穿青衣,足踩两轮飞速旋转水轮的青年。

    正是一路日夜不休,才赶到的钟沉。

    他方一现身,手中金光一闪,金戈剑浮现而出,并闪电般的朝前方斩出一剑。

    尖利的破空声中,一道两三丈长的金濛濛剑影,犹如一道金色匹练,蓦地朝挡在谷口张牙舞爪的参天古树砍去。

    “轰”的一声!

    几乎遮住大半个谷口的参天古树,在金光闪过后,从上至下被砍成了两截,接着两截身躯发出砰的一声溃散,露出地面上断为两截的翠绿色玉笛。

    从钟沉出现到出手击溃参天古树,只是两三个呼吸的功夫,此时,谷口处已是一片殷红似血,几乎就要将整片山谷染红。

    “嗖”的一声!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的从谷口中飞出,却是钟图与钟云二人。

    “沉哥!”

    二人此刻面色苍白如纸,显然是体内法力消耗过度所致,但看到钟沉后仍是又惊又喜,精神纷纷大振。

    “你们元气受损,先休息一下,其他事一会再说,我先把今日的账算一算。”钟沉面色一沉,转身望向不远处的钟金奎。

    “你要干什么?”钟金奎看到突然出现的钟沉,面色一怔,尤其是看到其一出手,便将钟图二人无可奈何的沙铁树击溃,更是面色大变。

    “没干什么,既然阁下对于曼珠沙华这般感兴趣,不如进谷中好好探究一番。”钟沉嘴巴一咧,露出了一副异常雪白的牙齿。

    “大胆钟沉!你这庶子,胆敢做出同门相残的大逆不道之举!”钟金奎定了定神,厉声道。

    “哦,那阁下方才的举动,又属于什么?”钟沉冷笑一声,反问道。

    说着,其足底水轮再次旋转而起,朝着钟金奎飞去。然而其飞到一半,却蓦的身形一顿停在了原处,目光朝着钟金奎上方的虚空望去。

    只见那里虚空波动,一个白面老者的身影浮现而出。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