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结丹
    钟沉心中念头翻滚,收回了目光,单手在腰间储物袋上轻轻一抚,身前光芒闪动下,便多出了七八个玉瓶和玉盒。??爱看小说网  w?w?w?.?ik?a?n?x?s?w?`com

    他目光落在了其中那只玲珑玉盒上,将之轻轻打开,用两根手指夹住其中那枚豆粒大小的三转太乙丹,略一沉吟后一仰首,将之吞了下去。

    丹药入口即化,化为一股清凉之气,从喉咙口直沉至丹田处,随即一股暖流从丹田中升腾而起,在体内经脉中流转开来。

    钟沉只觉身体渐渐变得燥热异常,没多久,全身奇经八脉变得滚烫起来,丹田处的液态真元,更是犹如开水一般翻滚不息,让其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他@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连忙稳住心神,口中低沉咒语声传出,接着手中数道法诀飞快打出,一闪即逝的没入屋内四周的阵旗之上。

    这些阵旗顿时一颤,表面符文大亮,各色光芒闪动,一道道纤细光丝从阵旗上射出,联结成了一个数丈大小的法阵出来,与此同时,四周墙壁上的蓝色灵石也随之蓝光流转,一股股浓郁的水汽浮现。

    钟沉面色缓了几分,又拿起地上的两个玉瓶,将其中的丹药灵液往口中倒下后,就双手法诀一催,体内碧波功开始运转起来。

    其身后顿时蓝光大盛,浮现出层层叠叠的波浪虚影,屋内也随之传出阵阵波浪翻滚之声。

    ……

    钟家某座偏殿。

    “哦,越家那小子是个女儿身?”一身白袍的钟玄机,此刻正坐在一张太师椅上,面无表情的问道。

    “老爷,消息可靠。”青伯站在钟玄机面前,头也没抬一下的说道。

    “难怪之前越沧澜在人前人后,对于联姻之事都是三缄其口,没想到这次连我都看走眼了……这消息应该还没公布出来吧。”钟玄机单手在椅背上轻轻敲击着,略一沉吟后,又说道。

    “此事应是越沧澜单方面隐瞒,连越家长老会都蒙在鼓里,故而一经传出,在越家引起了不小轰动,虽已暂时被压了下来,但料想也瞒不了多久了。以老奴之见,越家长老会那些人,如今应正准备此女联姻之事了。”青伯抬起头来,笑着说道。

    “唐家这一代除了唐红菱此女外,其他男弟子不值一提,我看这一次,唐家用什么来和我钟家争。”钟玄机淡淡的说道。

    “老爷明鉴,与道天少爷相比,唐家年轻一代自是不足为虑。对了,道天少爷半日前已开始闭关,相信不久后便可进阶金丹期。除此之外,沉少爷、依云小姐和其他得到太乙丹的弟子,也在这半个月内陆续开始闭关了。”青伯点点头说道。

    “你去安排一下,等道天此次闭关出来,那件事也可以着手进行了。”钟玄机微微颔首,随即又想到了什么,吩咐道。

    “是,老爷,老奴这就去通知几位长老。”青伯神色一肃后,应声道。

    ……

    十余日后。

    钟家位于某座青翠山峰顶上的大殿之中,人声鼎沸,不少年轻弟子正聚在一处,神色兴奋的议论着什么。

    “我没听错吧,越家那位号称千年一见的天才弟子越千愁,竟是个女的?”

    “千真万确!此事是越家家主日前亲自对外宣布的,说是要在一年后,在我们钟家和唐家之间择一联姻,整个天南州都传遍了!”

    “我还听说,这越千愁已亲自放出话来,只和两家三十岁以下的年轻弟子中最强者定亲,恐怕一年后,越家会来个比武招亲。”

    “只是不知道这越千愁长得如何,会不会是个丑八怪,所以此前才一直女扮男装?”

    “胡说什么!据说此女之前女扮男装时,就长着一张娃娃脸,实际上更是生得国色天香,姿容在这天南州可是数一数二!”

    “那我可要去试试!”

    “我也是,哪怕去一睹芳容也好!”

    “你们凑什么热闹,难道你们自问是钟道天的对手?此次其闭关出来,可就是金丹期修士了,还不到二十一岁!除此之外,我们钟家三十岁以下的金丹期长老也是有数名的。”

    “说的也是,此等事情和我们庶系弟子,从来就不会有什么关系。”

    “那也未必!我可是听说,家主的庶子钟沉,在这一次的梦魇宫之行可是大放异彩,一举击败了唐红菱不说,还夺得了一枚太乙丹,如今也正在闭生死关呢!”

    “什么?可是那天南年轻一代第一人的唐红菱?”

    “难道我们天南还有第二个唐红菱吗?”

    “嘿嘿,说起来,他们二人还是兄弟俩,看来有好戏看了!到时候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

    时间一日日过去,三月时间一晃而逝。

    钟家某处被层层禁制护住的山峰上方,原本碧蓝如洗的天空中没有一丝云彩。然而到了正午时分,虚空波动一起,紧接着凭空浮现一朵巨大的乌云,几乎将下方山脉遮蔽得昏暗无比。

    乌云之中,隐约有银色电蛇闪过,传出令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与此同时,四面八方的天地灵气,纷纷在一股无形之力的牵引下,朝着那座山峰涌去,渐渐形成了一个以山峰为中心,犹如漏斗般的巨大灵气漩涡。

    这一幕惊人天象,引得附近路过的钟家弟子纷纷驻足观望,目瞪口呆。

    “这是……有人结出金丹了!”

    “栖鸣山,这是钟道天要出关了!”

    “这么快?”

    ……

    十余日后,钟家圣地某处水潭上空,同样出现天地异象,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天地灵气漩涡,引得虚空震颤。

    下方的冰冷水面忽然一阵剧烈翻滚,接着,一只漆黑如墨的巨蚌从中缓缓浮现而出。

    此时,水潭旁的岸边某处,一名身穿绿色衣衫的少女见状,顿时大喜叫道:“依云小姐,你出关了!”

    接下去的三个月中,此前得到族内所赐太乙丹的数名钟家弟子,也陆陆续续的开始出关。

    除了早已出关的钟道天和钟依云外,这一次还有四名弟子也成功的凝结出金丹,成为了金丹期修士。

    这四人也不全是嫡系弟子,其中有一名庶系弟子并没有服用太乙丹,是在众人闭关的数月之前便开始闭关,结果机缘巧合之下,和这一批闭关弟子同时出关了。

    不过在此期间,闭关区域上方总共出现了五次天地异象,却只诞生了四名金丹修士,这让钟家不少人心生疑惑之余,掀起了一场不小的猜测风波。

    不过时间一长,此事也鲜有人关心了,毕竟钟家在大半年内,一下子多出了六名金丹修士,已足以让整个钟家欢欣鼓舞。

    时光如梭,眨眼间又是两个月过去。

    钟图住处。

    “沉哥还没有出来吗?”钟云有些担心的说道。

    “我昨日才从闭关区回来,还没有消息,可能冲击瓶颈之时,遇到了一些麻烦吧。”钟图挠了挠脑袋,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这都快第十个月了,钟道天和钟依云半年前就已经出关,其他差不多时间开始闭关之人,无论成败,两三个月前也已经出关了。沉哥在密室里不会出什么事吧,会不会是走火入魔了?”钟云有些着急的说道。

    “呸,老三你个乌鸦嘴!沉哥不会有事,而且我相信他一定会成功凝结金丹的!”钟图呸了一声,信誓旦旦地说道。

    “二哥你说的没错,沉哥吉人天相,我们再等等吧。”钟云轻叹了口气,点点头说道。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