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资格
    “没想到你们四个竟会联手。? ? 爱看? 小说网  w?w?w?.?ik a?n?xsw`com”钟道天目光飞快一扫,冷冷说道。

    “我们自问单打独斗都不是你的对手,但也绝不甘心放弃资格,毕竟族内可没有规定不允许联手,等我们将你赶出去了,自会再决出个胜负来。”钟道天身后,一名阔眉青年冷笑着说道。

    “你是自觉点自己离去,还是要我们动手帮你一把?毕竟刀剑无眼,你再厉害,也不可能是四名金丹修士的对手。”另一边,一名三十来岁的长裙少妇说道。

    “这里应该也就剩你们四个了,既然都聚在一起,倒也省去了我不少麻烦。”钟道天闻言,面无表情的将手中黑色长枪举起,口中[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缓缓说道。

    话音落下,其身影顿时一个模糊,从原地消失,下一刻,鬼魅般出现在那名阔眉青年身前。

    阔眉青年似乎没想到钟道天说动手就动手,心中一凛,但反应也是不慢,手中白色巨剑一横,另一只手在剑锋上轻轻一抚而过。

    顿时,无数白色符文从巨剑中狂涌而出,形成了一层白濛濛护罩,瞬间笼罩全身,同时其身形也随之朝后方急退。

    但钟道天对此根本毫不在意,抬起那只带着拳套的手臂,朝阔眉青年虚空一拳击出,顿时一个黑色拳影浮现而出,夹带着一股无形巨力的朝前方飞去。

    “轰”的一声巨响!

    一团黑白相间的巨大光球浮现,同时一圈圈的冲击波浪朝四周扩散而开。

    一声惨叫发出,阔眉青年的身影跌跄着从波浪中心处倒射而出,跌入了白色雾气之中,引得雾气一阵剧烈翻滚。

    这一幕发生得太过突然,以至于麻脸中年人等其余三人都看得是目瞪口呆,满脸的难以置信之色。

    钟道天回过头来,冷声说道:“现在,轮到你们了。”

    ……

    数日后,钟沉住处,石室。

    “总算大功告成了。”钟沉望着室内地面上刻画着的一个复杂法阵,露出一丝满意之色的说道。

    “不错,没看出来,你小子对于阵法之道,倒还有几分天赋。”在钟沉肩头上,一只拳头大小的金色松鼠如此说道。

    钟沉单手一拍储物袋,青光一闪,一对半透明的青色蝉翼从中飞出,漂浮在其身前。

    “金王前辈,你说这东西,真的是传闻中的五色天晶所炼制?”钟沉望着面前的青色蝉翼,仍有些不太相信的问道。

    “哼,你这小子难道还信不过本座吗?这些天地灵材,自我诞生那日起,便牢牢铭刻在记忆之中,岂会搞错。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没什么事就别打扰本座睡觉。”金王哼了一声,有些不满的说道,而后身形一晃的消失在了钟沉肩头。

    “既然这样,那我就开始了。”钟沉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这对青色羽翼,正是此前从公孙元武那件机关甲衣上得来之物,前不久他在整理战利品时,金王突然醒了过来,并一眼看到此物,旋即惊呼出口,让其大吃了一惊。

    他曾在族内收藏的一部关于炼器材料的典籍上,看到过关于五色天晶的记载,此物生成条件极为苛刻,须在集天地五行精华之处,历经千年以上的天锤地炼,方可凝出一小块。其内五行之间,已形成了某种微妙平衡,乃是炼制上品甚至极品法器的珍稀材料,没想到公孙元武那件机关甲衣上的羽翼,便是用五色天晶所炼。

    根据金王的说法,若是能够在法器中融入一些,不仅可使得法器变得轻若无物,更可使之具有其他不可思议的功效,于是他在金王的指点下,布下了这么一座不知名的法阵,准备用金丹期修士才可催动的丹火,对金戈剑进行一番淬炼。

    毕竟他如今修为已达金丹后期,催使这把金戈剑已不存在什么困难,在没有更好法器的情况下,将此物好好进化一番,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钟沉凝重的望着漂浮身前的青色羽翼,盘膝坐了下来。他深吸了一口气,双手在身前掐动起法诀,地面上法阵一下子大亮,浮现出一枚枚淡银色符文,那对青色羽翼也在其催动下,一闪的落在了法阵中央。

    那些银色符文纷纷一闪,化为一道道银色丝线,纵横交错的将青色羽翼一层一层的包裹其中。

    钟沉气运丹田,一张口,一道蓝色丹火脱口而出,喷在了眼前的青色羽翼之上。

    “滋滋”之声传来,青色羽翼表面泛起一层五色灵光,隐隐将丹火阻隔在外。

    钟沉见此,双手十指一阵车轮般变化,双目蓝光大亮,那团吐出的丹火顿时大盛,将五色灵光淹没……

    数日后,钟沉望着面前漂浮着的,一小团泛着五色灵光的液体,不由长出一口气。

    随后其单手一扬,一道金光飞出,一闪而逝的落入了法阵之中,化为一柄金色巨剑,同样被一道道银色丝线缠绕,漂浮于半空。

    他双目一眯,脸上神色变得凝重几分,手指轻轻一弹,一道纤弱的蓝色灵丝飞出,落在了那团五色液体之上,轻轻一抖,一道闪烁着五色光芒的丝线从五色液体中被拉出,而后在钟沉的手指移动下,朝着金色巨剑之上飞去……

    七日后,钟沉望着半空中的金色巨剑,有些憔悴的脸上带着几分兴奋之色。

    如今的金色巨剑,乍一看和此前的金戈剑没有太多区别,但若细细端详下,却可发现原本锃亮如镜的巨剑表面,不时五彩灵光闪过。

    他单手一招,金色巨剑顿时一闪之下,被其握在了手中,随手挥动了几下。

    顿时,身前金光无声无息的闪动不已,剑风阵阵,虚空一阵模糊扭曲,泛起阵阵肉眼可见的涟漪。

    突然其另一只手一掐法诀,五色霞光在金色巨剑表面一圈圈泛起,绚丽夺目,让人有种目眩神迷之感。

    钟沉满意的点了点头。

    金戈剑在融入五色天晶后,不仅锋利程度有所增加,且变得轻盈无比,还拥有了某种迷惑心神的诡异力量。

    他将金戈剑收起后,在原处调息吐纳了片刻,随后又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两样东西,一只黑色葫芦,和一只贴着符箓的黑色玉瓶。

    黑色玉瓶之中,装的是一滴重逾万斤的一元重水,乃是他此前从那金月峰储物袋中得来之物,据金王所述,可用在他的这件黑色葫芦本命法器之上。

    他袖袍一卷,黑色葫芦一闪的落在了法阵之中,随后他拿起黑色玉瓶,小心翼翼的将上面的符箓揭下……

    半个月后,钟沉从石室走了出来,嘴角带着一丝浅浅的笑意。

    黑精金所炼制的黑色葫芦,在融入那一滴一元重水后,如今可以从中喷出相当于一个小湖泊的水来,更可随心所欲的将之分散浓缩,若是使之全部凝在一起,形成一道重逾万斤的水箭,怕是连极品法器级别的铠甲都可轻易洞穿。

    一个月的不眠不休,让钟沉大感疲惫,回到寝室之中足足睡了两天两夜,这才缓过神来。

    结果他刚醒来,就听到紧闭的屋门外,传来了“咚咚”的几下敲门声,接着侍武的声音从屋外响起:“公子,刚刚族长大人那里派人请你去一趟主峰。”

    “可有说是什么事?”钟沉心中一动,问道。

    “那人没说,只说是有要事。”侍武回道。

    “好,我知道了。”

    随着门口脚步声的远去,钟沉却陷入了沉默。

    “钟玄机竟会来主动找我?”钟沉脸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但随后又不禁苦笑一声,摇了摇头,将这个念头抛开。

    与这位名义上的父亲没照过几次面,但他却对此人的性格了解不少,虽然其数年前曾答应自己,在结成金丹后还能提一个要求,但他是绝不会主动找自己的。

    “不管怎么说,去看看吧。”钟沉如此想着,整了整衣衫,而后打开屋门,整个人化为一道蓝光而走。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