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匕见
    此言一出,在场庶系金丹弟子全都一阵骚动,有些人更是掩饰不住面上的兴奋之色。? 爱看小? ?说  ? w?w w?.?ik?a?n?x?s?w?`com

    他们在进入圣地之时,便已切身感受到此地浓郁的天地灵气,若能在此地聚灵法阵的加持下修炼,一日苦修,怕是能抵得上外界的一个月,运气好的话,或能一举突破瓶颈,修为大增也不是不可能之事。

    钟沉闻言却是微微一怔,脸上却并未露出什么异色。

    钟玄机说完,身形一晃之下,便出现在雕像前,神色凝重的拱手一拜后,一抬手,手指连弹,一道接一道法诀连串向四周飞射而去,口中响起了晦涩的咒语声。

    “噗噗”数下,&爱 ̄_看 ̄_小说&&网 m.ikanxsw.CoM
周围十余根石柱同时亮起了一圈圈灵光。

    这些石柱呈现犹如彩虹般的炫目颜色,原本看似普普通通的地面上,也随之亮起一道道纵横交错的纹路,将四周的十余根石柱连接起来。

    虚空之中的浓郁灵气,忽然间剧烈翻滚起来,转眼间形成了无数灵气旋涡。

    同时,四面八方的天地灵气以这些石柱为中心,继续朝这里汇聚而至,而密密麻麻的灵气漩涡,在这些灵气的冲击下互相交织,最终在石柱上方形成了一个直径足有百余丈的巨大旋涡。

    “入阵!”

    随着钟玄机一声令下,钟沉等庶系金丹修士不敢怠慢,纷纷身形几个闪动下,进入了下方石柱所围的法阵之中。

    在进入法阵的瞬间,钟沉只觉一股浓郁到极致的天地元气扑面而来,不断朝着体内狂涌而入。丹田灵海之中,金丹旋转速度也是大增。其心中一动,盘膝坐下,体内碧波功运转起来。

    其余人此刻,也纷纷找了一处位置盘膝坐下,忙不迭的运转起功法,打坐修炼起来。

    钟玄机见此,两手一合再一分,一道道灵力所化光柱从手心喷出,落在了那些石柱之上。

    石柱下方地面开始微微颤动,并从中飞出无数七彩光团,并开始飞快凝聚。

    顷刻间,一团百丈大小的七彩云霞从地面漂浮起来。

    钟沉等十二人,仿佛身处七彩云雾缭绕之中。

    “小家伙们听好了,族内启动此大阵不易,这三日之内,所有人不得擅自离开,违者,杀无赦!”就在此时,那名圆脸缎袍男子突然厉声说道。

    “是!”法阵中的所有人闻言,纷纷心中一凛,连忙出言应道。

    钟沉闻言皱了一下眉,隐隐觉得这看似顺理成章的一切,似乎有点不对劲。

    他自小被青伯接来钟家,成为一名庶系弟子,所经历遭受的一切,让他很早就明白,世间哪有天上掉馅饼的事情。虽然每个修仙世家都存在嫡庶之分,但钟家对此尤其看重,今日钟玄机启动的这座聚灵大阵,其中蕴含的天地灵气之浓郁,别说是金丹修士,怕是连元婴期修士都会眼馋,恐怕背后消耗的资源绝对不菲。

    这么多修炼资源用于庶系弟子身上,哪怕是金丹修士,也有些过于大方了吧。

    不过如今面对四名元婴期修士在场,他只要脑壳没坏掉,自然不会出言加以反对。不管怎么说,这里的天地灵气并不假,不如先静下心来好好修炼一番,同时见机行事吧。

    钟沉心中既定,当即闭上双目,催动体内碧波功,有条不紊的运转修炼起来。

    “魁山,这里之后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们走吧。”钟玄机身形落在了其余三名元婴期长老前,脸上隐隐露出了疲惫之色,向皂袍中年人说道。

    “族长放心。”钟魁山点了点头。

    其余两名元婴期修士,随后与钟玄机一起进入传送法阵之中,一道法诀落下,法阵泛起大片白光。

    此时,钟玄机目光有意无意的扫向了雕像旁,盘坐于七彩云霞中的钟沉一眼,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复杂之色。

    随后,白光一闪,三人身影消失无踪。

    钟沉身处法阵之中,与其他人一样,如饥似渴的吸纳着充斥此间的浓郁灵力,不过心中的警惕却丝毫未减。

    事情进行到这里,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问题,但他可不敢真放心的在此安心修炼。他竖起双耳,凝神细听着整座峡谷中的一切。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约莫一个时辰后,传送阵方向再次传来一阵声响。

    接着,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响起:“晚辈钟道天,拜见魁山师叔!”

    “他怎么来了?”钟沉闻言,心中顿时一惊,目光朝远处望去。

    只见一身黑色短衫的钟道天,此刻正站在钟魁山身前,拱手而立,左手上还带着一只黑色拳套。

    钟魁山似乎对着钟道天说了些什么,不过其应该动用了什么隔绝声音的禁制,无法听到丝毫声音传出。

    二人一番对话后,钟魁山突然从袖袍中取出一样东西递给了钟道天,钟道天神色郑重的双手接过,眼中闪过一丝兴奋神情,竟连双手似乎都微不觉察的颤抖了一下。

    钟沉此刻,却是心中猛地一跳。

    因为钟魁山交给钟道天的,赫然也是一枚赤红色晶石,不过大小只有核桃那么大,比之雕像眉心处镶嵌的那枚,还要小上一些。

    钟沉略一沉吟后,藏在袖中的手当即轻轻一抚腰间储物袋,顿时什么东西一闪而逝的被其握在了手中,同时另一道金光从身上一闪而出,悄无声息的没入了七彩云霞之中。

    钟魁山又说了几句什么,回头望了一眼身处法阵中的钟沉等人,而后足底一朵雪白色莲花生出,将其身形一托的腾空而起,直升至数百丈高空,这才停下。

    随后,这名元婴期长老便盘膝坐在雪白色莲花之上,闭目养神起来,似乎对下方的一切都漠不关心了。

    钟道天在原地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身形一个模糊下,整个人就出现在钟家先祖雕像前的半空中,手中一道红光一闪而逝的漂浮于身前,正是那枚核桃大小的赤红色晶石。

    接着其十指连弹,一道道玄奥法诀一闪后没入赤红色晶石上,使得赤红色晶石表面泛起阵阵红光。

    与此同时,雕像眉心处的赤红色晶石,与钟道天手中的晶石仿佛在呼应一般,同时有节奏的明暗交替起来。

    法阵七彩云霞之中,包括钟沉等人在内的所有人,早已停下了手中功法的修炼,望着眼前景象,面色纷纷大变。

    因为就在方才,他们猛然发现,自己身处这法阵之中,竟无法动弹分毫了!

    此时,十二名庶系金丹弟子,每个人身上都被一层半透明的七彩光幕所包裹,犹如一个个七彩鸡蛋般,分布于雕像周围的七彩云霞之中。

    也就是这层光幕,使得众人无法动弹。

    其实从他们进入聚灵法阵后,便已有一层淡淡的光幕包裹周身,并以一个十分缓慢的过程渐渐变得凝实,只是起初众人都并未意识到有什么不妥,到发现不对却为时已晚。

    钟道天手中法诀不停,一脸慎重的念念有词起来。

    轰隆隆之声从四周的山壁中传来,山石簌簌而下。接着,山壁上骤然间灵光四射,浮现出一个个的巨大符文,每一个都足有亩许大,金光灿灿的从山壁表面飞出,而后“砰”的一声同时爆裂开来,化为数之不尽的金色光点。

    密密麻麻的金色光点朝中间汇聚,交织缠绕,形成了一团骄阳般的金色光晕,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扩大,同时一股令人几乎窒息的禁制波动,也随之朝四面八方荡漾而开。

    顷刻间,一层凝实的淡金色光幕,就犹如从天而降般,将下方整座峡谷全都罩在了其下。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