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逆转
    “你竟已是金丹后期修士?怎么可能!”钟道天见此,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爱? 看小说 ??   w?w?w?. i?k?x?s?w??`com

    “若我没猜错的话,所谓金蚕灵蛊大阵,本就是参考制蛊巫术之道,置人于囹圄之中,取自相残杀后,所留之人为王吧。不过钟家对此阵做了手脚,将我们这些人都禁锢住,任由你一个一个的汲取毫无反抗之力。既然如此,没到最后,鹿死谁手还犹未可知。”钟沉缓缓开口说道,嘴巴一咧,露出了一口雪白牙齿。

    “荒谬!钟沉,你别自作聪明了,此阵之高深,岂是你区区一名庶子所能领会!即便你修为达到金丹后期又如何?我如今已是假婴修为,距离元婴不过一步之遥!不[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过这样也好,有你这金丹后期为引,我结婴自是十拿九稳了!”钟道天似乎听到了什么可笑之极的事情,神色倨傲的说道。

    话音落下,其口中念念有词起来。

    然而,令其意想不到的是,几乎是同时,钟沉的嘴唇也开始翕动,似乎也在念着和其一般无二的咒语!

    钟道天双目圆瞪,似乎没料到钟沉会来这么一出,但接着眼中闪过一丝讥诮之色,口中咒语有条不紊地吐出。

    其身前的赤红色晶石,再次血光大盛,使得与之相连的圣祖雕像眉心晶石,也泛起刺目血光。

    然而,在其身前不远处的钟沉,却做出了一件让钟道天怎么也不会想到的举动。

    只见钟沉嘿嘿一声冷笑,原本缩在袖口的单手一抬,五指一分开。

    一团刺目血光从掌心漂浮而起,血光包裹之中,赫然也是一枚赤红色晶石,足有拳头大小,比圣祖雕像眉心处镶嵌的那颗还要大上不少。

    紧接着,二人身上同时被耀眼的血光包裹,二者的血光隐隐僵持,并未出现此前从一人身上向另一人身上转移的场景。

    这让钟道天面色大惊。

    高空中,原本闭目调息的钟魁山突然睁开双目,扭首往下方一望,结果神色一惊!

    “怎么可能,这人怎么也会有神石,而且还这般大?不好,大阵有逆转之忧!”钟魁山面色大变,几乎想都不想的身形一动,就要往下冲去。

    下方原本看似空无一物的虚空中,突然金光一闪,一道细小的金色身影突飞而至。

    钟魁山心中一凛,身形一晃的朝一侧避开。

    那道金光扑了个空,旋即金光一敛的露出了一只拳头大小的松鼠,紧接着,一阵脆响声中,松鼠身形骤然变大,眨眼间化为了一具通体被金色鳞片覆盖,面上带着蛟龙面甲的人形傀儡。

    同时,一股惊人之极的气息从傀儡身上散发出来。

    “天级傀儡!”钟魁山瞳孔一缩。

    “不错,阁下还算有些见识。”金色傀儡的蛟龙面甲口中,传出苍老的声音。

    “敢问阁下和越家大长老是什么关系?”钟魁山面色有些难看,略一沉吟后问道。

    “什么越家,我可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你不能下去,也不要妄想试图通知任何人。”金色傀儡冷声说道。

    “哼,那我可就得罪了!”钟奎山往下看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急色,沉声道。

    “嘿嘿,元婴初期修士?弱是弱了点,不过好久没活动筋骨了,正好拿你先练练手。”金色傀儡嘿嘿一声。

    “狂妄!”钟魁山大怒,单手一扬,一道青黑色光芒飞出,却是一只看似古朴的大印,迎风暴涨至七八丈大小,表面符文流转下,无数青芒从中喷出,化为一股青色洪流,朝金色傀儡席卷而去。

    金色傀儡口中嗤笑一声,身形一个模糊下,竟不知怎么的一下到了十余丈外某处,轻描淡写的躲过了青芒洪流。

    但青芒洪流却犹如跗骨之蛆般,方向也随之一转,如影随形的朝着金色傀儡飞去。

    金色傀儡双手不知何时,已各自多出一只金灿灿的**,脱手而出的迎风狂涨,化为两只车轮大小的金团,滴溜溜旋转着迎向了青芒洪流。

    半空中传来金属撞击般的刺耳声响,**青芒交织一起,竟一时相持不下。

    金色傀儡此时却身形再次一个模糊,便凭空拉近了与钟魁山的距离,随后体表无数金光闪动,随即一根根纤细如发的金丝诡异的浮现而出,在刺耳破空声中朝着钟魁山疾射而去,仿佛锋利异常。

    钟魁山单手一拍储物袋,口中念念有词,一道乌光从中抛出,却是一座迷你小山。

    山峰表面黑光流转下,体型迎风狂涨,顷刻间涨到了百丈大小,犹如一座真正小山一般盘桓在其身前。

    “嗤嗤”之声大作,漫天金丝落在山峰表面,碎石乱飞,金芒黑光交织碰撞下,山峰表面看似被切割出一道道深不见底的裂缝。

    ……

    峡谷之中,聚灵法阵。

    “钟沉,我不管你怎么得到的此物,但一切到此为止了。”钟道天全身被血光笼罩,厉声说道。

    话音落下,他将左手黑色拳套一把扯去,只见其左手手腕之上,密密麻麻的铭刻着由一道道血色纹路组成的符文印记。

    紧接着,血脉印记中刺目蓝光闪烁,滚滚蓝晶从中飞卷而出,化为一层蓝晶甲衣覆盖住了钟道天全身。

    这一回,轮到钟沉惊讶了。

    钟道天手腕上铭刻的也是一个血脉印记,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此印记赫然也是九首鬼鸠!

    随着一声鸣叫响起,九只蓝濛濛的硕大鸟首虚影从钟道天背后浮现而出,足有阁楼般大小,目中凶光毕露。

    其方一出现,钟道天身上的血光骤然大盛,接着钟沉口中闷哼一声,身上的血光开始沿着连接二人的血色光柱,慢慢朝钟道天身上转移过去。

    “钟沉,我知道你也曾经封印过一只九首鬼鸠的血脉印记,但在梦魇宫中早已消耗完了吧!你终究将是我钟道天的垫脚石,我才是钟家的希望,唯一能够成就大乘期,并且飞升仙界,带领钟家再一次走向辉煌之人!”钟道天见此,放声狂笑,面露一丝狰狞疯狂。

    只见其身后九首鬼鸠虚影蓦然飞升而起,朝着钟沉冲去,九只蓝濛濛鸟首血口大张,大有将钟沉生吞之势。

    但是接下来一幕,马上让钟道天笑容凝滞了。

    只见钟沉背后,一道蓝色光柱冲天而起,接着一只足有小山般大小的庞然大物清晰浮现而出,同样长着九只狰狞鸟首,表面翎羽晶光闪动,看起来栩栩如生。

    与钟沉背后这只九首鬼鸠虚影相比,钟道天那只犹如一只雏鸟一般,显得渺小之极。

    在钟沉背后九首鬼鸠虚影一声阴森厉鸣声后,钟道天背后的九只蓝色鸟首眼中,同时露出惊惧之色,连连后退。

    “不!这不可能!”钟道天面色大骇,连声狂呼。

    在其注视之下,钟沉身上的血光狂涨数倍,原本正朝着钟道天身上转移的血光,顿时方向一转,开始朝着钟沉身上转移过去。

    钟道天原本魁梧的身躯,在血光涨缩之下,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干瘪下去,身上气息迅速减弱,其脸上皱纹浮现,瞬间苍老了数十岁,充满惊惧的目光开始黯淡。

    然而,这一切并未停止。

    钟沉背后的九首鬼鸠,九颗头颅骤然一个伸缩,便将钟道天背后小一号的九首鬼鸠虚影撕扯而开,仰首直接吞咽了进去。

    与此同时,钟沉身上的气息节节攀升,几乎是眨眼功夫,便从金丹后期,达到了金丹后期大圆满的程度,同样并未停止。

    “不……”钟道天喉咙中传出一声不甘的惨叫,随即戛然而止。接着其干瘪枯瘦的高大身躯轰然倒地,不再动弹了。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