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结婴
    钟沉全身被刺目耀眼的血光笼罩,整个人在其中显得有些模糊不清,但随着钟道天倒地,血光渐渐黯淡,最终消失不见。?爱看小说网   w w?w?.?ik?a?n?x?s?w?`c?o?m?

    他望着化为一具干尸的钟道天,摇了摇头,身后的九首鬼鸠虚影随之消散开来,化为滚滚蓝光没入背后,消失不见了。

    他又单手一招,将遗落钟道天身旁的那枚赤红色晶石摄入手中,连同自己的那颗晶石一起,小心翼翼的收入储物袋中。

    做完这一切后,钟沉抬头朝空中望了一眼。

    在笼罩整座峡谷的淡金色光幕上方,金王仍在与钟魁山激烈交锋,两名元婴级别的存在,举手投足间都引得虚空震鸣(!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不断,不过明显金王已渐渐占了上风,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钟沉收回了目光,在原地盘膝坐了下来,闭上了双目。

    ……

    数日后。

    云坪山脉极深处,某片人迹罕至之地,天地灵气突然一阵剧烈震荡,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涟漪朝四面八方荡漾而开。紧接着,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中一声霹雳传来,随即方圆数百里内骤然间狂风大作,一大片乌云凭空浮现,转眼间天空漆黑一片。

    乌云下方,无数五颜六色的点点灵光凭空浮现,忽明忽暗,看起来颇为绚目。

    所有灵光渐渐朝某处聚集,并凝聚成一团巨大光球,看起来犹如一轮骄阳漂浮高空,绽放出刺目亮芒,使得周围的一切都黯然失色。

    这一刻,身处云坪山脉的所有钟家弟子,都远远的看到了这种天地巨变,同时能够感受到一股庞然灵压从天而降。

    筑基及以下的低阶弟子们纷纷面色大变,不明就里的盘膝坐地,想要运功抵御这种灵压带来的不适。但金丹期以上修士,却大抵知道这种天地奇景意味着什么,望向那里的目光中,满是复杂情绪,惊讶骇然者有之,羡慕嫉妒者更甚!

    云坪山脉最高峰,一座雄伟大殿顶楼回廊之上,一身白袍的钟玄机眺望着远处,脸上神色漠然,看不出喜怒。

    青伯站在其身后侧,望着远处的景象,脸上竟闪过一丝寂寥之色,说道:“老爷,看来道天少爷要成了。圣地有魁山长老,偏殿有正阳、子卉两位长老亲自看守,应可确保无虞。”

    “在此期间,主峰封闭,任何人不得接近,违者,杀无赦。一切都是为了钟家。”钟玄机沉默了一下后,面无表情的吩咐道。

    “是,我这就去安排。”青伯应了一声。

    他正欲转身,背后再次传来钟玄机的声音:“青伯,等此间事了,你便出山一次,将如音的灵牌接回来吧。”

    ……

    数日后。

    钟家圣地,峡谷底部。

    钟沉闭目盘膝而坐,呼吸匀静,仿若陷入深深沉睡一般。在其头顶天灵盖上,一个不足两寸的白嫩婴儿同样闭目盘坐,周身蓝光罩体,容貌五官和钟沉一般无二。

    白嫩婴儿突然睁开双目,身形一个模糊下,化为一道蓝光的从钟沉身上一飞而起,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绕着钟沉周围半空飞了一圈,并随后一晃的消失不见。

    下一刻,半空中蓝光一闪,现出白嫩婴儿身影,其小脸上露出满意之色,而后身子再一晃之下,便化为一道蓝光,如瞬移般出现在钟沉头顶,并从其天灵盖处一下钻入了钟沉体内。

    钟沉眼皮微动,徐徐睁开了双目,目中似有蓝色精光内敛,一闪即逝。他深吸了口气,内视了下体内状况时,脸上露出一丝淡笑。

    其丹田处,原本的金丹位置,已被一个白白胖胖的婴儿所替代,其盘膝而坐双目紧闭,似已酣睡。

    钟沉伸手摸了摸脑袋,大有一种仿若做梦的感觉。

    “没想到这次弄巧成拙,竟真的借助此阵结成了元婴,体内的九首鬼鸠血脉之力,比之前愈发精纯了。”他口中喃喃自语一句,随后身上蓝光大放,整个人化为一团蓝光的冲天而起,来到了数百丈高空处。

    在其面前不远处的虚空中,一个丈许大小的半透明金色光球徐徐旋转,其中一名皂袍中年人盘坐在一朵白色莲花之上,本就枯瘦的脸上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一道道金色细线从光球内壁射出,连接在其身上各处。

    金色光球旁,一具通体金光灿灿的金色傀儡漂浮在那里,双手抱臂,正朝着钟沉看来。

    “嘿嘿,小子,我果然没看错人,如此一来,你我之间的平等魂契才算是真正公平了。”金王嘿嘿一声低笑。

    “他怎么样了?”钟沉没有搭理金王,反问一句道。

    “区区一个元婴初期修士,自然不在话下,我略施手段,还不是老老实实了,估计没个十天半个月是不会醒来了。这是你钟家之人,你看怎么处理。”金王傲然说道。

    “就这样吧。接下来,我还有些事情,要找人好好问问清楚。”钟沉一字一顿的说道,目中精芒流露。

    ……

    钟家主峰,偏殿之中。

    圆脸缎袍男子和黄袍貌美道姑,分别在两边的石柱下盘膝而坐。

    “算算时间,也就这一两日了吧,如此一来,我们钟家元婴期修士就有六人了。越家那女娃的联姻之事也是十拿九稳,到时候,我钟家可就坐实天南州第一修仙世家了。”圆脸男子朝着大殿中央方向望了一眼,这般说道。

    “第一修仙世家?族内为了此事,谋划不下百年,金蚕灵蛊大阵更是近乎动用了族内过半的修炼资源,还将使得十二名金丹弟子沦为废人,如此孤注一掷的做法,不觉得有些急于求成了吗?”貌美道姑哼了一声,冷声道。

    “子卉长老,我知道你对此次计划一直颇有微词,也曾主张庶嫡弟子一视同仁,这和你过往经历有关。不过凡事须以大局为重,此事事关我钟家未来百年兴衰,你当时也同意了,如今到了最后一步,自不可前功尽弃。”圆脸男子轻叹口气,用一种语重心长的口吻说道。

    貌美道姑眉梢微动,没有再说什么。

    就在此时,大殿中央地面微微颤动,一圈圈灵纹骤然大亮,接着耀目白光升腾而起。

    白光之中,渐渐出现一个身材高大的身影。

    “来了!”圆脸男子见此,豁然起身。

    貌美道姑也站了起来。

    但随着大殿中央的白光敛去,二人看清出现之人面容后,俱是大惊失色。

    此人一身青衣,身形同样魁梧挺拔,面容清秀,正是钟沉。

    “怎么是你!”圆脸男子望着面前的身影,有些不敢置信的说道。

    “我记得你,你是族长庶子钟沉吧,你年幼时我曾见过一次,你身上的气息怎么……”貌美道姑起初倒是镇定一些,不过神识略微一扫,脸上顿时一变。

    此刻已修成元婴的钟沉,就这么站在那里都有一股莫大气势,与之前相比,自是判若两人。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