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传说
    “两位是在找钟道天吧,想必要让两位失望了。爱看小说网?   w w?w?.?ik?a?n?x?s?w? `com”钟沉毫无表情的说道。

    “小子放肆!你可知道你在和谁说话?钟道天如今何在,你这身修为又是怎么回事,还不如实交代!”圆脸男子此刻已恢复了冷静,毫不客气的质问道。

    毕竟在他看来,钟沉虽已与二人同阶,但一名刚刚进阶元婴初期的修士,又岂可与他们两名沉浸此境界不知道多少年的人相比。

    “你们布下的大阵,你们心里应该清楚,我现在能够站在这里,已经足以说明一切了。至于交代?我还想找族长大人要一个交代呢!”钟沉淡淡说道。

    “子卉长老,如今★★爱★看>小说★%网★ m.I kan%hxsw.coM
看来,圣地内应是出现了变故,钟道天是凶多吉少了,族内多年心血已毁于一旦,魁山长老不知为何竟也没能阻止。我们先将此子拿下,再探个究竟。”圆脸男子面容一下阴沉似水起来。

    “钟沉,钟道天真的死了?他可是你同父异母的兄长。”貌美道姑神色一肃的问道。

    “难道阁下认为,金蚕灵蛊大阵之中还会有活口留下?”钟沉似从对方话语中听出了一些什么来,反问道。

    “好哇!没想到你这小子如此歹毒,子卉长老,还不出手,更待何时?”貌美道姑尚未开口,被圆脸男子出言打断。

    圆脸男子话音刚落,单手一抬,一把银灿灿的剪刀模样法器脱手射出,化为一条十余丈长的银色蛟龙,张牙舞爪之下奔钟沉一扑而去,所过之处,附近虚空为之模糊扭曲。

    另一边,貌美道姑脸色略一变化,扬手一张大网脱手而出,同时口中响起了咒语声。

    顿时,大网表面亮起一层紫芒,并马上涨得足有七八丈大,向钟沉处飞来。

    早有准备的钟沉手中法诀一催,头顶处蓝光一闪,一只蓝光缭绕的黑色葫芦浮现而出,二话不说的一个倒转,从葫口中喷出大片蓝黑色头颅大小冰雹,铺天盖地的迎向了银色蛟龙。

    一团团拳头大的蓝色光芒,在银蛟身上爆裂开来,化为一圈圈的水环,雨打芭蕉的噼啪声骤然响起,银色蛟龙周身银光乱颤,冲出之势顿时大缓。

    同时,一道金光从钟沉身上一闪而出,并从金光中射出一枚头颅大小的白色光球,击向了另一边罩来的紫色大网。

    “轰”的一声!

    光球方一接触大网,便猛然炸裂而开,掀起一阵白芒,夹杂着一股巨力,将紫色大网弹飞了数丈远。

    此时那道从钟沉身上飞出的金光,已化为一具金光灿灿的人形傀儡,正是金王,其身上金光闪动,喷射出密密麻麻的金色丝线,朝貌美道姑疾射而去。

    “天级傀儡!”圆脸男子和貌美道姑都是一惊,显然都没料到看似孤身一人的钟沉,竟还有一只能与元婴期修士相抗的天级傀儡。

    “子卉长老,不要留手了!这小子不简单,怕是其他家族势力派来的奸细!”圆脸男子大喝一声。

    貌美道姑不敢大意,连忙祭出一面紫色光盾,挡住了喷射而至的金色细线,随后身形几个闪动下出现在半空,一连又祭出两三样法器,与金王斗在了一起。

    圆脸男子说话间动作不慢,两手掐诀,对准空中的银色蛟龙打出了数道法诀。

    银色蛟龙体表银光闪烁下,体形骤然大涨,猛地一甩手,便冲破了层层蓝黑色冰雹,继续朝钟沉飞去。同时,其单手飞快一扬,一面巴掌大的扇子出现在手中。

    此扇子表面遍布密密麻麻的符文,似乎极其的不凡。

    猛地一扇,密密麻麻的红色光点凭空浮现,并朝中间汇聚,化为一股深红色火浪从扇上涌出,直冲钟沉。

    施展出这一招后,圆脸男子脸色顿时一阵苍白。

    钟沉此刻背后蓝光闪动下,一对蓝晶羽翼浮现而出。其伸出一根手指,在虚空处飞快指了几下,那些从葫芦中喷出的蓝黑色冰雹和水环,顿时往半空同一处汇聚,化为了一只蓝黑色的巨大手掌,竟五指一握下,将那条银色蛟龙握在了其中。

    银色蛟龙顿时一阵疯狂挣扎,却根本无法脱出分毫。

    此时,深红色火浪即将扑面而至,并在顶端窜出一道道火舌,犹如一朵深红色的莲花一般,飞速旋转。

    钟沉一下觉得四周空气滚烫起来,仿佛全身都被点燃了一般。

    “红莲业火!”

    钟沉心中一凛,这俨然是对方施展的杀手锏,若是自己被沾上一星半点,怕是连骨头渣子都不会留下分毫。但他虽惊不乱,背后一道蓝色光柱冲天而起,接着九只蓝濛濛巨大鸟首清晰而出,中间头颅一个探首,大口一张,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道深红色火浪一口吞下。

    “轰”的一声巨响,整颗鸟首内一阵轰鸣,隐隐有一道道红光乍现,但之后,整颗鸟首除了颜色有些黯淡,却是完好无损。

    此时,钟沉身形已一个模糊的从原地消失,接着圆脸男子身前虚空中蓝色身影一晃,钟沉身形凭空浮现,手中不知何时已多出了一柄金色巨剑,一斩落下。

    圆脸男子面色大变,身形骤然间向后倒射,手中动作不停,一连三四件法器同时祭出。

    但还未等其催动,只见钟沉手中的金色巨剑表面,五彩光芒一阵流转,圆脸男子只觉眼前五彩光华一闪,蓦然一阵天旋地转,手中动作也停了下来。

    眼看金色巨剑即将斩落,要将这圆脸男子一刀两断之时,不知哪里蓦的传来一声“住手”。

    钟沉只觉手中金色巨剑被一股无形之力一托,无法再落下分毫了。

    他面色一沉,连忙身形几个闪动的退到了另一边,朝声音传来处望去,顿时一怔。

    偏殿入口处,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身影,须发皆白,一身青袍,正是青伯,此刻正笑吟吟的望着他。

    圆脸男子死里逃生,身形也是几个起落的到了一旁,心有余悸的望了一眼钟沉后,同样朝殿门口望去,同样面色一怔。

    本与金王打得不可开交的貌美尼姑,此刻也从和金王的交手中脱身而出,看到突然出现的青伯,失声道:“青伯,你怎么来了……你是元婴后期修士?”

    “我就是你们口中的钟家第五位元婴修士,也是钟家唯一的一名外姓元婴长老。钟家与我有恩,故而我这一生都只会在钟家,忠于族长一人。”青伯点点头,如此说道。

    “青伯,计划失败了!是这个钟沉……”圆脸男子连忙说道。

    “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计划并没有失败。沉少爷从圣地出来,此事本也在族长的预料之中,大长老对此也是知情的。其实,无论是谁出来都不是关键,关键是,能否让九头鬼鸠血脉真正在钟家重新复活。”青伯一抬手,止住了圆脸男子接下去的话语,目光落在了钟沉身后的九首鬼鸠法相上。

    “九首鬼鸠?”圆脸男子与貌美道姑都是一惊。

    “青伯,看来这件事从头到尾,你应该都清楚吧?”就在此时,钟沉声音出奇平静的缓缓说道。

    “沉少爷,我知道你心中有诸多疑问,这一切的一切,族长大人都会和你亲自说明,现在,他正在主殿等着你。”青伯笑眯眯的说道。

    钟沉闻言也不二话,身上九首法相一收,随后朝着殿门口走去。

    金王见此,身形骤然化为一道金光朝钟沉飞去,并在中途身形骤然变小,最终化为一只拳头大小的松鼠落在了钟沉肩头。

    *************

    主殿之中。

    一个身穿白袍的高大身影,背朝门口方向矗然而立,双手倒背。

    殿门外脚步声一动,接着一个身穿青衣的高大身影出现在门口,正是钟沉。

    白袍身影闻声转过身来,露出一张轮廓分明的冷酷脸庞,目光幽邃,似能一眼洞穿人心。

    两道酷似的身影,相隔数丈静静站立着,谁也没有先开口的意思。

    ……

    钟沉与钟玄机这对父子,在主殿内说了些什么,最终成为了钟家数十年内最令人津津乐道的事情。

    但钟沉离开主殿之后没多久,常年闭关不出的钟家大长老却突然出现,并当众宣布,钟沉成为钟家首个庶系家主继承人,钟玄机却从此在钟家失踪,再也没有出现过。

    而钟沉也在不久后,越家公开的招亲比试中,以不足三十岁的元婴期修士身份,轻易碾压其他竞争者,从而和越千愁定下了亲事。

    二十多年后,已正式成为钟家家主的钟沉,借助精纯的九首鬼鸠血脉之力进阶大乘,开始在人界留下一段不败传说,并在数百年后,最终飞升仙界。

    (本书完)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