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四章 年长记忆力很容易衰退
    调戏下龙光寺,逗弄下班长,再打打游戏,社团时间已经过得差不多,郡山织姬望了一眼外面被夕阳染红的晚霞,放下手中的试管道:“好啦,今天到此为止,大家都回去吧。?  ?爱看 ?? w w?w?. i?k?x?s?w?`com”

    “哎,已经五点二十分了,时间过得还真快啊,”武藤青一看时间,发出一声感叹。

    失忆那段时间,还是给他带来一定影响,比如说完全对化学,和其他课程都没有兴趣了,每天来学校,目的就是玩。

    这一玩才发现,时间不够用啊,晚上需要修炼,仅有白天能玩,可好玩的游戏太多,打通一个又有一个,让人无法离手,真恨不得白天时间延长一些。

    [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龙光寺茜打着哈欠起来,伸了伸懒腰,校服上衣扬起一丝,露出白皙后腰,以及露出一点的内裤痕迹。

    武藤青想了想,还是没有提醒,偶尔也要考虑一下她心情,今天已经撩拨够了,太过火,真惹毛那就不好玩了。

    星川真莉放下笔,满脸疲惫,脑子一片混乱,各种数学试题纠结成一团,好疼,超想睡觉。

    可一想想,还有国语,地理,现代社会等等课程,她睡意尽消,唯有剩下头疼。

    “我回去啦,”她将笔放回笔盒,合上书,塞回书包,满脸无精打采。

    龙光寺茜瞥了她一眼,摇头道:“数学还真是可怕,如恶魔一样,吸干她的灵魂,让一向活泼的她变得如此没精神。”

    郡山织姬面色担忧道:“这样的状态维持到下月,我怕她身体撑不住。”

    “谁知道呢,或许她已经习惯期末考试的时候变成这样,在学习问题上,我们外人帮不上忙,我也要走了,明天见。”

    龙光寺茜用手捋顺棕色长发,跳下实验台,短裙微扬,她站稳脚,打了一声招呼,便抬脚离开。

    “郡山前辈,我也走了,”武藤青打一声招呼,抬脚想走,后衣领被郡山用手扯住。

    “后辈君,这么大的活动室,你忍心让前辈一名女生打扫吗?”

    他思考一会,点头道:“我忍心,郡山前辈放手吧。”

    郡山织姬一见软得不行,翡翠色眼眸浮现出严厉,板起脸道:“后辈君,你如此无情,大姐姐可是要生气了。”

    他挠挠头,无奈道:“嗨,嗨,我打扫,前辈先回去吧。”

    “这样才是大姐姐引以为傲的后辈君,”郡山笑了笑,摸摸他脑袋,表达嘉奖。

    他眨了眨眼,面色认真地提建议道:“下次嘉奖能不摸头,改为亲脸吗?”

    郡山织姬轻笑,弹了下他后脑勺,声音妩媚道:“不行,想调戏我,你还太嫩了。”

    说出我的实际年龄怕吓死你,武藤青撇撇嘴,嘴上道:“嗨,你快回去吧,留下来会妨碍我打扫。”

    “嗯,明天见,”她微微一笑,以为他在闹小脾气,踏着莲步离开。

    本来温暖的化学社,在三名女生离开后,变得冰冷起来,实验台,空气一切都丧失暖意。

    武藤青不愿多待,随手掐一个法诀,凭空刮起一阵旋风,将灰尘统统卷起来,凌乱的试管统统摆好。

    不出一分钟,化学社已经变得干干净净,他拍了拍手,笑道:“完工,回家。”

    离开化学社,他走到楼梯,正好看见走在楼梯中间台子的郡山织姬。

    四目相对,郡山织姬面色一沉,眉宇间流露出怒意道:“后辈君,不是随便挥挥扫把,就是打扫卫生,活动室每一处都要打扫干净,玻璃也要擦下。”

    武藤青双手放在楼梯扶手,居高临下俯视她道:“前辈,我可是每一处都打扫干净,才不是随便挥挥扫把。”

    郡山织姬不信,她离开才多久啊,活动室能打扫干净才有鬼,也就是说,后辈君在撒谎骗自己。

    真是在外面学坏了,郡山眼眸一凝,抬起微尖的下巴道:“好,那我检查一下,要是活动室不干净,后辈君,我要好好惩罚你。”

    武藤青似笑非笑道:“若是干净的话,前辈又要如何向无辜承受怀疑的我道歉?一句道歉,可是无法满足我,要说对不起主人,奴婢错了。”

    你以为这样就能吓唬我?后辈君还真是小瞧人,郡山织姬想到这里,重重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返回化学社门口,武藤青掏出钥匙打开,神色并不慌张,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她心里反而有些打鼓,该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后辈君真得将化学社打扫干净吧?

    推开门,她看见一片崭新的活动室,似是洗过无数次,连一点灰尘都找不到。

    “骗人吧……你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是如何打扫得如此干净?”郡山织姬小嘴张开,满脸惊讶之色。

    武藤青淡然一笑,没有解释是如何做到,揪着先前的话道:“比起那个,某人是不是该道歉了?”

    郡山回过神,眨了下眼,俏皮道:“道什么歉?我听不懂后辈君在说什么。”

    他瞪了一眼,道:“刚刚你可是答应过,污蔑我的话,就会说,对不起主人,奴婢错了。”

    “阿拉,我刚刚有答应过吗?对不起,人一上年纪,记忆力就不太好使。”

    “十六岁被称为老奶奶,我还是第一次听见,前辈,别在耍赖了,坦荡说一句吧。”

    郡山眨了眨眼,就是打定注意耍赖到底,道:“我真不知道你说什么,后辈君,明天再见。”

    “嗨,嗨,这次就放过你,”武藤青面色无奈,总不能硬逼对方说,关上门,再追上郡山,一起并肩离开社团大楼。

    到校门口,武藤青没有离开,站在那里等一会,才看见玉子和满头大汗的前川秀嘻嘻哈哈走过来。

    “呦,你男朋友在那里等着,我这个电灯泡就不打扰了,拜拜,”前川秀挤兑她一句,便加快脚步跑出去,快出校门时,对着站在门口的武藤青眨了一下右眼,显得极为有活力。

    武藤青回以微笑,再转头道:“玉子,为什么你脸好红啊?”

    玉子瞪了他一眼,哼道:“还不都是你,总是在这里等我,不是说了嘛,在小道那里等就可以。”

    “因为我想早点看见你,”他深情地说一句,心里想的是,玉子害羞的模样,真诱人啊。

    玉子面色更红,心里面喜滋滋的,也就没有多说,警告一句道:“好啦,我知道,下次记得在小道等我。”

    “嗨。”他随口应了一句。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