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他觉得,他们之间应该会有故事
    一层秋雨一层凉。i?ka? n ? xs?w? w?w?w?.?ik?a?n?x?s?w? `c?o?m?

    时值九月,又是一场秋雨过后,气候彻底的冷了下来。

    入夜时分,苏洛披着一件白风衣,顶着刺骨的寒意走出了校门。

    事实上,苏洛原本并没有出校的打算,奈何室友不靠谱,明知道他面试回来被雨淋了有些发烧,却没有一个想起来给他带晚餐的。

    因此,当苏洛一觉睡醒,难忍腹中饥饿,有一种无法抑制的想要吃一份皮蛋瘦肉粥的冲动时。

    也只能自己穿上衣服,出来安慰自己傲娇的胃了。

    然而,苦逼的是当他一个病号披着白风衣,小跑到校[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园里那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小吃店想要买一份暖胃的皮蛋瘦肉粥的时候,却被门上的告示告知:老板黄鹤拖家带口去小姨子家聚餐去了。

    所以,来不及考虑聚餐为什么去小姨子家这个很有深度的问题,苏洛只能一边骂着老板黄鹤不是人,说好的二十四小时营业却放他鸽子,一边向着校外的小吃街走去。

    至于他为什么不随便在超市弄包方便面垫吧垫吧——嗯,我们应该知道,病号的舌头和胃都是傲娇的,有时候生病了什么都不想吃,有时候生病了却又迫切的想要吃某样东西。

    而此时的苏洛,就是后一种情况。

    更何况对于一个典型的吃货来说,在吃的方面,又怎么能够将就?

    心里不断的骂着放了自己鸽子的老板黄鹤,又顺道吐槽了几句自己不靠谱的室友。

    苏洛脚步飞快,没用几分钟,已经走出了学校的大门。

    一阵微风吹过,苏洛下意识的紧了紧身上的白风衣,然后,他敏锐的捕捉到了一道忧郁的目光。

    “咦?”

    下意识的,苏洛转过头向着边上的公交站台望去,一下就看到了那道忧郁的目光的主人。

    女人,一个知性、美丽、眸中带着忧郁,如同从水墨画中走出,撑着油纸伞打江南的雨巷中走过的丁香姑娘一般的女人。

    在苏洛打量着女人的时候,坐在长椅上的女人也同样将忧郁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下意识的,苏洛觉得他们之间可能要发生些什么。

    他觉得,他们之间应该会有故事。

    他猜对了!

    四目相对只是一瞬间,本就感冒发烧,又被冷风一吹,苏洛感到大脑一瞬间的眩晕,视线也变得有些模糊。

    “感冒似乎有些加重了。”

    轻轻摇了摇头,驱散大脑的晕眩感,同时也挥散了苏洛那些不靠谱的异想天开。

    与其在这里考虑怎么和一个不应该属于自己的女人发生些故事,不如赶紧去买了自己爱吃的皮蛋瘦肉粥,尽快赶回自己温暖的宿舍。

    毕竟,这样的女人,不是他能够驾驭的了的。

    心里遗憾的想着,苏洛再次看了站台一眼,习惯性的抬脚向着前方的小吃街走去。

    然而,右脚刚刚迈出一步,苏洛又面色僵硬的将抬起的左脚放了下来。

    等......等等!

    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停下脚步的苏洛猛然回头,向着站台的位置看去。

    没有!

    什么都没有!

    没有女人,没有故事,只有一座在秋雨过后空荡荡的伫立在冷风中的站台。

    病的太重,出现幻觉了吗?

    这个想法刚刚在心里升起,苏洛感觉周围的路灯开始变得昏暗,周围的世界似乎在与他分离。

    当不远处美食街的喧嚣声被彻底隔绝在双耳之外的时候,苏洛眼前一黑,直接倒在了地上。

    本就带病的身体,因吹了冷风加重,刚刚的猛然回头与心中瞬间闪过的疑似见鬼的浓浓惊惧,变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两根稻草,让苏洛病情恶化,直接失去了意识。

    “叮!万界造化系统择主成功,宿主是否绑定。”

    浑浑噩噩之中,苏洛仿佛听到了一个模糊的声音,这声音像是离得极远,远到他只能听到几个模糊不清的字眼。

    “什么?”

    下意识的,苏洛不自主的意识发出疑问。

    “叮!本系统为万界造化系统,可为宿主提供万千造化,一经绑定除非宿主死亡,魂飞魄散,否则不得解除。”

    “绑定之后,宿主需严格依照系统指令,完成系统任务,成功可得到奖励,失败者——抹杀!”

    前面一大堆的话,苏洛都没听清,唯独后面的抹杀两个字,他听得清清楚楚。

    所以......

    “抹杀你妹!”

    当年也是校园中的风云人物,天不怕地不怕的主,迷迷糊糊的听到什么玩意要抹杀,苏洛直接四个字怼了回去。

    “叮!宿主需对系统保持足够尊敬,否则系统将予以惩罚!”

    “惩罚你妹夫!”

    神志都没有恢复清醒的苏洛,能够有什么直观的判断力?听到惩罚二字,自然是直接硬怼,纯爷们,从来不怂就是干。

    系统:“......”mmp。好想骂街,怎么遇到这么个货色。

    只是,纵万般无奈,已经寄居宿主身上的它也根本没有办法自行脱离。

    而想要脱离的方法,唯有宿主死亡。

    但想要宿主死亡,哪有那么容易?它只是一个执行程序而已,是可以抹杀宿主,但那也要灵魂绑定之后啊!

    在绑定之前,除了询问是否绑定以及威胁恐吓之外,它什么都做不了。

    所以......

    “叮,请问宿主是否灵魂绑定万界造化系统,取消绑定者,抹杀!”

    “滚!抹杀你奶奶个腿!”

    “叮,请宿主慎重考虑,拒绝绑定者抹杀。”

    “滚!抹杀你七舅老爷!”

    “叮......”

    接下来,在苏洛无意识的回应中,这样的问答持续了几千,几万次。

    “叮......叮......叮......”

    当苏洛的意识恢复清醒的时候,耳边传来的是接连不断的‘叮叮’声,就如同玩电脑,程序出了bug崩溃卡机时的那种不断响起的提示音。

    “妈的,哪个王八蛋?一直叮叮叮的烦不烦啊?有本事你丫原地爆炸呀!”

    对于自己意识陷入昏迷中时发生的事情,苏洛没有一丝一毫的印象,如今一醒来就听到耳边不断的响起‘叮叮’声,那个‘叮叮’声没爆炸,苏洛的小宇宙直接爆炸了。

    想都没想,直接开口就是一顿喷。

    然后......

    “boom!!!”

    骂声刚落,在苏洛的意识海中,一声剧烈的轰鸣声响起,苏洛刚刚恢复清醒的意识,再一次陷入了昏迷之中。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