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信了!我们信了还不成吗!
    听到秦少游的肯定,许仙脸上因秦会之和蔡元长两人的冷嘲热讽而生气的不满退去,整个人笑得像个二百多斤的孩子。i?ka? n ? xs?w? w?w?w?.?ik?a?n?x?s?w? `c?o?m?

    “哈哈!我就知道少游你会相信我。

    告诉你啊,仙人托梦不仅告诉了我我能够考中童生功名,更是告诉我今日福星高照,鸿运当头,就算是走在路上,都会捡到钱的。”

    “噗!”

    许仙话刚说完,人群中就响起一声嗤笑。

    “噗哈哈哈!不行了,我忍不住了!”

    听许仙吹得越来越没底线,秦会之再也忍不住,笑成了一个三百多斤的傻子。

※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许仙啊许仙,你什么时候把吹牛皮的功夫练到这么高深的境界的?

    如果你做学问的本事能赶上你吹牛皮的一半,也不至于连一个童生功名都只能靠白日梦去考取了!

    还走路上都会捡到钱,你怎么不说仙人托梦告诉你,你站在那里不动都会被钱砸到脑袋呢?”

    对于秦会之的嘲笑,许仙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着点了点头。

    “秦桧,你还真说对了,仙人梦里说了....我走在路上会捡到钱,而站在那里不动的会,会有钱从天而降!”

    “噗!”

    秦会之这次真的笑喷了。

    “哈哈哈!许仙啊许仙,说你胖,你还真准备把自己脸打肿了啊!

    站在那里会有钱从天上掉下来?你怎么不说站在那里会......”

    秦会之的话还没说完,人群中猛然响起一阵惊呼。

    就见不知哪个混蛋从远处扔的一块碎银子从天而将,正正的对着许仙站着的地方落下。

    虽然是一块碎银子,但不知从多高的地方掉下来,所以人群在发现了这块碎银之后没有第一时间去抢,反而都第一时间与许仙拉开了距离。

    “啪!”

    碎银子掉在许仙脚边,秦会之看的清清楚楚。

    许仙弯腰,捡起脚边的一块碎银子,颠了颠.....足有二两。

    “怎么样?我就说仙人托梦.....”

    宿主基础条件下能够实现的牛逼一定会实现。

    不像许仙能够考中童生那种不切实际的牛逼,那个受限于许仙自身的学问,吹出去是没有办法直接实现的,需要达成条件后才能实现。

    而站在原地,有银子从天而降,这种虽然是小概率事件,但毕竟是存在实现的可能的。

    所以,许仙这个牛逼刚刚吹出去,没等秦会之一句话嘲笑完,一块碎银从天而降,被许仙捡起。

    “来自秦会之的牛逼值22!”

    “来自秦少游的牛逼值17!”

    “来自......”

    静!

    看着许仙手中的二两纹银,人群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安静。

    整个贡院门前,唯有许仙脑中不断的响起获得牛逼值的声音。

    难不成,这许汉文说的都是真的?

    难不成,他真的得了仙人托梦,今天福星高照,走路上都会捡到钱?

    既然捡钱这件事是真的.....那么,考中童生这件事呢?会不会也是真的?

    看着真的捡到钱的许仙,吃瓜群众们一时间思绪万千。

    一个牛逼.....直接吹出去自然不会有人相信,毕竟大家都不是傻子。

    但当这个牛逼与其他几个牛逼柔和在一起,且挂上了神学的一面之后,当其他几个牛逼相继成为了现实,那么所吹得这个主要的需要实现的牛逼,无论是真是假,只要不是离谱到一戳就破,相信在被戳穿之前,大部分的人是会选择性的去相信一下的。

    看着许仙手中的纹银,秦会之都有些懵逼。

    这特么什么情况?还让不让人好好的装逼了?

    他这一句嘲讽的话还没说完呢,直接就被打脸了,难不成.....今天许仙真的有神仙相助?

    秦会之还在怀疑,蔡元长却直接付诸了动作。

    “谢谢汉文兄帮我找回了丢失的银两!”

    声音响起的同时,蔡元长整个人一个恶狗扑食,直接夺下了许仙手中的二两银子,装进了自己的兜里。

    面对众人傻眼的目光,蔡元长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看着许仙,蔡元长脸上满是嘚瑟。

    “汉文兄,你那位神仙可曾在梦中告诉过你,你见到的银两是我所丢失的,你需要物归原主?”

    “哈哈!”

    见好友如此行事,秦会之同样哈哈一笑,上前一步挡在有些恼怒的许仙和蔡元长中间。

    “汉文兄,看来你的仙人知道的也不够准确啊,你只梦见了你会捡到银子,却没有梦到这银子会得而复失、物归原主。

    那么....会不会你那个考中童生的梦,也有所偏差?你梦见的不是考中了童生,是差一点就考中了童生?

    哈哈哈!”

    秦会之看着许仙哈哈大笑,而许仙的脸上,却不见他想象中的愤怒。

    相反,许仙看着秦会之和蔡元长时,眼中是一片平静。

    “秦桧、蔡京,我忘了告诉你们。

    仙人在梦中不仅告诉我我能够考中童生功名,福星高照走在路上能够捡到银子。

    仙人同时还告诉了我,今天不相信我的人都会倒霉。

    尤其是在我鸿运当头的时候抢我的财运的人,出门都会踩狗屎。”

    这话....不可谓不恶毒,不信你的人都会倒霉?

    这一句话,直接让在场很多人对许仙心生不满。

    只是,没等人群开始讨伐许仙,蔡元长先跳了起来。

    “呦?不信你就会倒霉?抢你的钱出门就会踩狗屎?

    许汉文啊许汉文,我蔡元长还就是不信你的话,怎么没见我倒霉啊?

    我不禁不信你,还把你捡到的钱物归原主了,怎么没踩到......”

    话还没说完,蔡元长面色就是一变。

    下意识的低下头,然后.....

    “哗!”

    顺着蔡元长的目光看到他脚下那一坨之后,人群下意识的散开了几米,将他方圆三米的位置都给空了出来。网首发

    而在蔡元长的脚下,赫然正是一坨刚刚出炉的狗屎。

    原来,在跟许仙说话的时候,蔡元长是一边说话,一边带着肢体语言,不时的蹦一下,跳一下,示意自己没有倒霉,也没有踩到狗屎的。

    然而.....很不幸的是。

    就在蔡元长跳脚的时候,一只不知谁家样的小狗刚好跑了过来,就在蔡元长脚边上拉了一泡。

    蔡元长一跳脚,直接就踩了一个正正当当。

    在看清楚的那一瞬间,蔡元长那个脸色啊,要多恶心有多恶心,差一点就吐了。

    “我特么.....”

    强忍着恶心感,蔡元长把脚上的东西在地上擦了擦,看着还在自己身边蹲着的小狗,蔡元长就气不打一出来。

    “这是谁家的死狗,我让你拉.....”

    说着,蔡元长一脚踢了过去。

    被蔡元长一脚踢中,小狗当时就惊了。

    惊了的小狗张开大嘴就对着蔡元长一口咬了下去,猛地一撕,一块肉就掉了下来。

    “元长!”

    见好友被狗咬了,秦会之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就准备过去帮好友。

    只是,那狗收了刺激,疯了一般见人就咬。

    之前有蔡元长可以咬,倒是没有去咬别人,此刻秦会之过去帮忙,那狗脖子一扭,对着秦会之的小腿就是一口下去。

    “啊!”

    一声才叫,秦会之飞起一脚,把小狗踢出去几米远,重重的摔在地上。

    “哎呀!”

    人群外,响起一声惊呼,看到两名衙役护送着一个女孩,人们下意识的让开了一条路,女孩快速的跑到了小狗的身边。

    “欢欢!欢欢!你怎么了?”

    有认出女孩身份的,知道这是知府大人的独女,一个个看向秦会之和蔡元长时的目光,就充满了飘逸。

    少女抱起已经奄奄一息的小狗,问清来龙去脉,一言不发回了走到了贡院大门前。

    今日放榜,贡院重地即便她贵为知府之女也不能进入,但她心疼自家爹爹连夜阅卷,一大早就准备好了饭食送过来,只待放榜之后,能让自家爹爹吃到一口热乎饭。

    却不想,她这边人还未到,自己心爱的宠物欢欢却差一点被人害死。

    贡院门前,少女脸带不愉的等着自家父亲出来。

    看了少女的脸色,又看看分别被狗咬掉一块肉的秦会之和蔡元长,当最终把目光集中到许仙身上的时候,吃瓜群众们一个个眼神飘逸。

    仙人托梦说他能考中童生功名?

    仙人托梦说他能捡到钱。

    仙人托梦说不信他的人都会倒霉。

    仙人托梦说抢他福运的人会踩狗屎,会倒大霉。

    许仙的一个个牛逼言犹在耳,但此时此刻,没有人再觉得他是吹牛逼。

    每一个人看着许仙,都不约而同的生出同一个想法——这位,人家是真牛逼啊!

    信了!

    我们信了还不行吗?

    长老,请收了神通吧,我们真的信了!

    “来自蔡元长的牛逼值57!”

    “来自秦会之的牛逼值66!”

    “来自二狗子的牛逼值38!”

    “来自秦少游.....”

    伴着众人膜拜神仙一般的目光,在许仙脑海中不断响起的,是系统那获得牛逼值的提示音。

    而同一时间,贡院之中,知府大人和学政大人正在决定着最终的入选名单。

    这次得童生功名者,按照规定最多可录取76名,而决定好了的已经有了74份考卷,入选的名额只剩下了两个。

    此时摆在两人面前的,是三份考卷,三份考卷水平相当,两人所需要做的,就是要把其中的两份入选,另一份刷落。

    又犹豫了片刻,学政大人微微沉吟,将其中一份字体写的较差的拿出,丢在了被刷下的试卷之中,剩下两份选中录取。

    只是,没等学政大人将两份试卷放到入选的一沓试卷之中,外边猛然一声巨响。

    “轰!”

    一声巨响,吓得学政大人手一抖,手中的两份试卷就落在了地上。

    一阵微风吹过,在院外巨响的干扰下,谁都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先前被学政大人丢在桌下的那份试卷和其下面的另一份早就被刷下去的试卷,与刚刚从学政大人手中脱落的试卷的位置发生了一次兑换。

    回过神来,学政大人浑然不觉的捡起被风调换了的两份考卷放在桌上,与知府大人一起走到了门前,询问起了巨响的缘由。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