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该死的“老朋友”
这座“越界”酒吧很古怪,看上去就不像是好地方,但毫无疑问,酒保只是个人类,并不是赛伯想象的什么魔鬼之类的家伙。

    无坚不摧的艾德曼合金子弹直接洞穿了他的脑袋,把那些恶心的东西溅的到处都是,让整个酒吧都被染上了一层鲜红色的光泽。

    “呃,所以说,我讨厌这么近距离的开枪...”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5.该死的“老朋友”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

    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