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三流导演、十八线女演员以及武打替身
    嘎吱——!

    厚重的铁门慢悠悠的被推开了一条缝,一名胡子拉碴的“老头儿”拖着沉重的脚步走了出来……

    “再见……”老头儿冲身后的狱警挥了挥手,不过他马上就后悔了,狠狠啐了一口:“呸呸呸,这鬼地方,还是这辈子都不要再来的好!”

    仰起头,阳光有些刺眼,老头儿的眼睛下意识的眯成一条缝,却看到五光十色的线条在跳跃,深深吸了一口这暖洋洋的空气,嗅到的是新生的味道。爱看小说网?   w w?w?.?ik?a?n?x?s?w? `com

    “老头儿”名叫沈秋山,来至另外一个平行时空,醉生梦死的过了大半生,混成了一名三流导演,也算是事业有成,不过浸在娱(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乐圈这个大染缸,他很快便“随波逐流”,抛弃了糟糠之妻,与年轻貌美的“小三”双宿双飞。

    而报应来的倒是很快,“快活”的日子还没过几天,拍摄片场突然失火,沈秋山被困在了火海之中……

    这也成了他对那个时空最后的记忆,当他醒来之后,便来到了这里,赶上了盛世娱乐的年代。

    在感叹上天待他不薄的同时,老天也对沈秋山进行了小小的惩戒,因为,这个时空的“沈秋山”刚刚因为酒驾被警方批捕,刑拘六个月。

    于是,沈秋山来到这个时空的前六个月便是在看守所中度过的……

    今天,是他刑满释放的日子。

    “大哥。”

    路边,一辆黑色轿车中有人探出头喊了一声。

    那是一个女人,棕褐色的长发烫了几个卷,鼻梁上卡着一副当下流行的大号太阳镜,遮住了她的大半边脸,看上去很神秘。

    已经来到这个时空六个月,虽然是在看守所中,但是沈秋山早已经进入这里的角色,车里的女人虽然用墨镜遮着半张脸,但沈秋山还是可以轻而易举的认出她。

    沈秋水,自己的三妹,十八线女演员,出门却总是戴着墨镜,害怕自己被粉丝认出,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自恋归自恋,显然他的这位三妹还算有良心,知道来接他这个大哥出狱。

    看守所里是不让系腰带的,再加上在里面的六个月瘦了不少,沈秋山这会儿的处境有些尴尬,他只能是一只手提着裤腰,慢吞吞的往前走。

    “我说大哥,你倒是快点啊,要是让媒体拍到你这狼狈样,可丢死人了!”沈秋水扯着嗓子抱怨,好在这时没有媒体的人在,否则就算人家没看到,也被沈秋水这几嗓子喊来了。

    一百多米的距离,足足走了三、四分钟,沈秋山这才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沈秋水坐在副驾驶,开车的是一名三十出头、浑身肌肉的青年,这人是沈秋山的四弟,叫沈秋铭,从小习武,现在是一名动作演员,不过,大多数时间都是作为一些大牌演员的“武替”出镜。

    “大哥。”

    沈秋铭性格偏内向,话不说,见沈秋山上了车,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嗯,最近怎么样?没又受伤吧?”沈秋山顺嘴问道。

    “没。”沈秋铭摇头。

    “还没呢!胳膊都让人打骨折了!!”沈秋水愤愤不平的说道:“大哥,你不知道秋铭在《群狼》剧组跑龙套,结果那个主角要求真打,鸭蛋粗细的钢管,就那么狠狠的砸在秋铭的胳膊上,一场戏还NG了七八次,直接把秋铭的胳膊打断了,结果人家主角连句道歉都没有,还说什么我们家秋铭是软骨头不适合干武行!你说气不气人?!”

    “没有的事!”沈秋铭再次摇头。

    “歇着你的吧!”沈秋水白了弟弟一眼,继续说道:“我一姐妹是《群狼》的女……呃,六号。嗯,拍那场戏的时候,她就在现场!”

    女六号,对于一部电影来说那基本就是龙套角色了,亏沈秋水说的出。

    “《群狼》的男主是赵丹吧,记得我进去之前他们剧组开的机。”沈秋山想了想说。

    “嗯,就是那个赵丹,仗着自己是一线打星,根本就不把其它小演员当人看,更不要说龙套和群演了。”沈秋水愤愤的道。

    “他的口碑的确不太好,以后有他的戏不去便是了,而且,大哥相信总有一天你会成为超越他的功夫巨星!”沈秋山轻轻拍了拍四弟的肩膀。

    “得了吧,还功夫巨星呢,除了你的戏,他就没演过台词超过三句的角色!”沈秋水翻了翻白眼,继续说道:“对了大哥,你的《武圣》票房可又扑街了,你已经知道了吧?唉,我就说你那帮酒肉朋友都不靠谱,你这边一出事,他们恨不得立马就跟你划清界限,首映礼,就只有韩啸去捧场了,那叫一个尴尬!!”

    “嗯,这事我知道。”沈秋水不以为然的耸耸肩,轻叹道:“所以说,有时候人出点事也没什么不好,至少,可以看清谁是人,谁是鬼!”

    两世为人,这点事沈秋水看的还是很淡了。

    “可是,为了拍那部《武圣》,你可把房子都押上了,现在票房扑街,那房子……”沈秋水皱了皱眉。

    “卖了吧!还了贷款,还能剩个百八十万,不至于露宿街头。”

    这个时空的沈秋山也算是个三流导演,这么多年混下来虽说存款没多少,却攒下了一套别墅,位置有点偏,但也值个五六百万,不过他在拍上一部电影《武圣》的时候,预算超支,又实在拉不到投资,就把唯一的一套别墅抵押给了银行。

    现在《武圣》票房扑街,银行的贷款他自然是还不起了,所以,只能是卖房子。

    “卖了之后,怕是你这辈子再也住不到那么大的房子了。”沈秋水有些伤感的叹息。

    “不卖也行啊,你借我五百万把银行的贷款还了。”沈秋山抿了抿嘴。

    “得!那你还是卖房子吧!”沈秋水翻了翻白眼,摇头道:“就算把我卖了也不值五百万啊!!”

    “不对呀,上次不是有个富商点名让你陪吃饭嘛,说是只要你过去就给五十万?这么算的话,只要十顿饭就五百万了啊~!”沈秋山笑道。

    “沈秋山!你少跟我提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恶心!!”沈秋水有些急,狠狠的瞪了大哥一眼。

    平心而论,沈秋水的长相和身材绝对都是女神级别的,在这个刷脸、卖肉的时代,只要沈秋水豁的出去,早就火了,不过,她却始终坚守着自己的原则,从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潜规则,也正因为这样让她错失了数次机会。

    有一次,一名圈内知名导演更是企图霸王硬上弓,结果她直接报了警,导致那名导演颜面尽失,之后,便在圈子里放了话,谁用沈秋水就是他的敌人!

    那次之后,沈秋水在圈子里的日子也就越发艰难,以至于时至今日,还只是十八线的小演员。

    ……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