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我就是装个X
    兹事体大!

    从陈耕这里一出来,丁海军就立刻驱车赶回了单位,按照之前自家老大给出的事情的严重等级,直接向煌部长汇报。? 爱看?小说网? ??? w?w?w?.?ik?a?n x?s?w?`c?o?m

    听丁海军汇报完,煌部长目光微凝,问道:“所以,陈耕的意思是稍稍推迟一下第二个项目的投资?”

    “是,”丁海军点头说道:“陈耕说,等第一个项目步入正轨、他在与克莱斯勒的合作也步入正轨之后他再来国内一趟……大概就要到六七月份了……”

    “果然是这样。”煌部长的脸上非但没有什么不快,反倒是笑了起来。

    “……”

    丁海军脸爱-看---小.说¤网 m.iKanxsw. COM
上有些茫然:部长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您是不相信陈耕会在国内投资第二个项目呢,还是认为他是拿与克莱斯勒的合作当借口来推辞?

    这段时间的熟悉,煌部长对“小丁同志”的观感很不错,这是一个对外交工作很有天分、在不乏灵活的同时又能够坚持原则的好同志,值得培养,也就乐于在这个时候提点一下丁海军一下,让他快速成长起来。

    “陈耕现在的心态,应该是比较谨慎的,”煌部长给丁海军分析道:“私人交情归私人交情,但生意归生意,不管他从个人的心态上对咱们这边多么有好感,但涉及到好几百万美元的巨额投资,也由不得他不谨慎。”

    丁海军想了想,不由自主的点头:想想,也确实是这个道理。

    大boss已经把话说道了这个份上,丁海军如果还不知道该如何反应,那未免也太不堪造就,他恍然大悟的道:“我明白了!在第一个项目暂时还不明朗、个别同志的觉悟又不够的情况下,陈耕的心底其实有些信心不足,所以他决定稍稍将第二个项目稍稍拖延一下。”

    “没错,”煌boss赞许的点点头:“这个心态是正常的,我们也要理解陈耕的这个心态,咱们的个别同志的做法确实让陈耕对咱们的印象有些减分……首长说过了,要相信陈耕对咱们民族的感情。”

    要相信陈耕对民族的感情?

    丁海军心中忍不住咂舌:首长对陈耕的评价未免也太高了吧?不过也是,在这种情况下陈耕都还没有决定取消投资、只是决定稍稍延期一下,已经算是对国内非常够意思了。

    而上面的领导们呢,也非常体谅陈耕的这种有些矛盾和纠结的心态,所以通过自家大boss的态度就能看得出来,估摸着上面的领导们对陈耕的态度应该是“不管他打算干什么、怎么干,咱们都不要设置任何障碍,能提供一些方便的,就尽量提供些方便。”

    搞明白了上面的意思,丁海军心头终于松了一口气。

    “根据我的观察,陈耕对咱们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确实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丁海军附和了一句,又请示道:“那您看他说的要带着嘉陵厂的同志和他们这个拆解厂的主要领导去美国考察一事,您看……这个事情应该怎么处理?”

    “嘉陵厂的话……”煌大boss想了想:“没问题,孙寿彭同志也不是第一次出国了,是个值得信任的同志,但是他们拆解厂的主要领导……他们选好厂长、副厂长了?有这么快?”

    这才几天时间啊,陈耕就敲定了这家拆解厂的管理层?煌部长记得自己今天早晨看报纸的时候,还在《京城日报》上看到了陈耕他们的那个招聘启事了呢,这也太快了吧。

    “应该是选好了吧?”丁海军也不是很确定:“我听陈耕的意思,似乎也没打算将整个管理层都带去美国,大概就只是厂长和几个副厂长……部长,您说他这么做有必要吗?”

    有必要吗?

    这是丁海军对陈耕的这个决定最不以为然的地方:就算让这几个厂长、副厂长到美国去走一圈又怎么样,难不成还能让他们在一夜之间脑子开窍?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嘛。

    丁海军没有明白过来陈耕的意思,或者说他装着没有明白陈耕的意思,但煌部长却是看的清楚明白,笑了笑:“跟我还来这个!”

    “嘿嘿……”

    发现自己的那点儿小心思被自家老大看穿了,丁海军傻笑着摸了摸脑袋。

    “同意!反正是陈耕自己掏钱,他要带自己的员工去自己的总部看看,难不成我们还能拦着、不让人家去?”煌部长笑道:“小陈这个同志啊,什么都好,就是有个爱炫耀的小毛病……”

    说着,煌部长摇头失笑。

    陈耕这个举动的意思,他怎么会不明白?无非就是让这个拆解厂的领导们意识到自家老板的实力而已,到了美国之后,面对着陈耕那些足以令人目眩神迷的个人财富,所有的一切都在无声的表露出同一个意思:看吧,你们老板我有钱,贼有钱!老子身上随便掉下来一根毛都比你们的大腿粗,只要你们今后忠心耿耿的跟着我,我保证你们吃香的喝辣的。

    当然,这不是什么坏事,当这家拆解厂的厂领导们意识到自己抱了一根其粗无比的大腿、只要好好的跟着陈耕混就绝对不愁发不了财之后,他们就会自动自觉地自己将的精力投入到这级工厂,因为这些人明白,跟着这个老板混,自己有前途。

    知道了自家boss的意思,丁海军连忙点头。

    ————————

    “去美国总部参观?”

    刚刚上任……严格来说还没有正式上任的陈小山,听到自家boss说要过几天带自己去美国总部参观的时候,整个人瞬间懵了:完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啊。

    虽然他也知道自家老板是个美国人,据说用“非常有钱”这四个字根本都没办法来形容自家老板有钱的程度,必须得用“非常非常有钱”来形容才行,但即便是这样,他也没想过去美国这种好事能落到自己的头上——那可是去美国啊!

    “不用反应这么大吧?”看着进入了懵逼状态的陈小山,陈耕笑眯眯的说道:“美国也不是吃人的老虎,除了经济和科技发达一点之外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你这么一副表情干什么?”

    “我……我……”

    陈小山激动的不知道该怎么说,甚至难得的有了爆粗口的冲动:老板啊老板,这可是去美国啊好不好?!

    “如果你是担心费用的问题,这个你完全不用担心,”陈耕大手一挥,豪迈的一塌糊涂:“所有人的往来路费、机票、食宿费用,全部由公司来负责……”

    对于这一点,陈小山倒是没有什么反应,这年头还没有私人出国的概念,在陈小山看来你这话不是废话么,我的往来食宿和机票的费用不是由公司来承担,难不成还要由我个人来承担?

    但陈耕接下来的话,让陈小山的嘴巴都合不拢了……

    “如果你们爱人的单位放人,也可以带上家属一去过去,和你们一样,你们爱人的食宿和往来交通费用也由公司承担。

    另外呢,你是厂长,待遇比其他几位副厂长的待遇要好一点:除了可以带家属,还可以带一个不超过12岁的孩子一起……嗯,我说的直接一点好了,这次去美国的参观和考察,其实就是给你们去放松一下……”

    米伦在一旁听的很无语:boss,您说的这么直接真的好吗?

    好不好要看陈小山怎么看。

    而陈小山同时显然是被震撼的无以复加:不但可以带家属一起出去,甚至可以带孩子一起出去?竟然还有这样的好事?!

    虽然首都畜牧研究所算是一个再冷淡不过的清水衙门,但好歹也是一家正处级的科研单位,对体制内一些该知道的“小道消息”还是都知道的,比如这种带着老婆孩子一起出国考察的待遇,别说是厅局级领导了,哪怕再往上一级、两级的领导,也没有这个资格。

    当然,在往上的,那就是首长了,甚至可以被冠以“D和国家领导人”的,但到了这个级别,还会稀罕这点事?

    陈小山心中感慨万分:我的新单位……实力这么雄厚吗?

    原来对于自己放弃首都畜牧研究所副所长的位置来陈耕的公司,陈小山的心中是有些忐忑的,两口子甚至还在瞒着双方的父母,可现在,忽然之间,陈小山的心态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自己或许选了一条最好的金光大道!

    ………………

    “我也可以去?”陈小山的妻子震惊的捂着嘴,一脸的不敢置信。

    陈小山使劲的点头:“不但你可以去,咱儿子也可以去,公司报销咱们一家人的往来交通费和食宿费用,另外每个人——主要是我们这些在工厂里担任领导职务的人,你们这些家属不算——还有一千美元的差旅费用,其实就是给咱们的零花钱……老板说了,这次去美国其实就是让咱们去玩的,在美国好好地玩上十几天,等回来之后大家都死命的干活。”

    他的脸上,不但有骄傲,还有自豪:这个老板对员工真是没的说。

    陈小山的爱人却是急的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哎呀,时间这么紧,也不知道我们单位能不能批?”

    可能这辈子就这么一次去美国长见识的机会,如果去不了,那不得肠子都给悔青了?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