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16章 望气术
    舍山,虽然只有199米,在江南这座积沙成城的城市里,已经是第一个高峰。爱?看 小说 ?网? ?  w?w?w?.?ik a n?xsw`com

    欧阳明日的居所就在舍山的最高处,一个名叫舍山居的私人别墅里,这里也是谈判的场所。。

    这会儿,欧阳明日穿着一身白色唐装,坐在别墅后院的山顶凉亭里。

    凉亭里,摆了一圈汉白玉玉石打造的桌子和坐垫。

    这些东西每一件都价值连城,买下一套别墅一点问题都没有,却被他们坐在身下摆在身前,不可谓不浪费。

    除了欧阳明日以外,宋明辉和十几个西装革履的富态男子也坐在玉垫上,在一群旗袍美女的服务下品尝%爱%¤看%%小说 M¤网.iKanxsw.coM
着香茶和精致的点心。

    一群人不时朝凉亭入口的地方望去,神色不一。

    “我们这次能够压得住莫大师?”沐家新的家主沐宏斌看了几次,都不见莫凡的身影,担忧的问道。

    沐宏远被莫凡杀死后,沐家为了对抗莫家,便把他推到了家主的位置上。

    如果是之前,他肯定很高兴。

    沐家家主的位置,他做梦都想要,毕竟是一家之主,不仅拥有以前没有的权利,还有各种名头加身。

    但现在坐在这个位置上,他始终觉得一把剑悬在他的头顶上,让他坐立不安。

    “沐宏斌,你也太没出息了点吧,都成了家主的人,还这么胆小怕事,怪不得成为沐家家主的是沐宏远,不是你。”跟林天风有几分相似的林天成冷笑道。

    虽然林天风死了,他依然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这次不仅有江南近半的实力在他们后面为他撑腰,只要莫凡敢碰他半根汗毛,江南近半的实力便一起打压莫家。

    除此之外,还有宋家的宋明辉和欧阳老爷子这两座大山,有什么好怕的。

    “怕我倒是吧怕,只是那个小子根本就跟一只疯狗差不多,还是小心点的好。”沐宏斌挤出一丝笑容道。

    “这个,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好了,在欧阳老爷子和宋先生面前,那个小子还敢造次?”林天成笑道,无形中拍了欧阳明日和宋明辉一季马屁。

    宋明辉轻轻一笑,嘴上没说,眸子尽是受用的光彩。

    林家的实力本来跟他们宋家差不多,现在林家只能靠他宋家才能度过危机,这让他很是开心。

    只要再收拾了这个莫大师,他们宋家应该就是江南最强大家族。

    欧阳明日表情如常,轻轻放下玉质茶盅,看了沐宏斌一眼。

    “宏斌,今天你把心放在肚子里好了,就算是疯狗在我这里也疯不起来。”欧阳明日敲了敲玉桌,中气十足的道。

    明明只是一句话,却好像给在场所有人吃了一颗定心丸。

    “看到了吧,老爷子都发话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我们就等着那个莫大师吃瘪就是了。”林天成笑道。

    他顺手搂过一个旗袍美女到位他的大腿上,一双手不老实起来。

    其他人眼前一亮,有些跟沐宏斌一样不安的,纷纷朝欧阳明日举杯。

    “那今天就拜托老爷子了。”

    “放心,有我在,就不会让人在江南继续胡闹,江南是时候该稳定下来了。”欧阳明日举起紫砂杯,眼中闪过一片寒光。

    一个小小的莫家,刚到江南一个月不到,就把江南的稳定全部打乱。

    这样下去,江南那还会有四足鼎立,早晚是莫家的天下。

    这江南如果成了莫家的,那还有他欧阳明日的份,必须把莫家这个坏汤的老鼠除掉。

    一群人将茶饮尽,信心大增,等着莫凡到来。

    欧阳老爷子不开口,他们还不放心,毕竟这个莫大师可是凭一己之力挫败了林家一脉。

    但是,现在绝对没有问题。

    十年前,万天绝到华夏连败十大高手,想要在江南立足,结果也是被欧阳明日两个字“离开”。

    万天绝二话没说,果真没有踏足江南。

    欧阳老爷子说江南是时候稳定下来,他们战战兢兢过了几天,今天多半是他们反踩莫大师一脚的时候了。

    “好好,好日子终于要来了。”另外一个老总开怀一笑,也跟着搂着一个旗袍美女入怀,周围其他人纷纷模仿。

    不过多久,不知谁喊了一声。

    “来了!”

    所有人顺着声音望去,就见莫凡一身休闲装,旁边跟着刘月如,在一个旗袍美女的带领下,正通过别墅的羊肠小道向他们走来。

    看到两人,宋明辉和林天成嘴角微翘,泛起一抹冷笑。

    有欧阳明日那一管鸡血,其他人眼中也露出一片期待之色。

    “终于来了。”

    欧阳明日两眼微瞌,双目入静,跟着似看而非看的扫了莫凡一眼,一抹失望之色随之涌现。

    他活了将近百岁,能有今天的威望和人脉,全靠他的望气术。

    普通人的身上,只有一片淡淡的白气。

    但凡必成大器之人,这片白气不是自成龙、虎等形状,便是带有紫、金各种色彩,这些形状和色彩代表这些人日后不同的成就。

    他所指点、支援的那些人,无一不是这类气成气候的人。

    但是,这个莫凡身上一层白气,不仅不成气候,还隐隐带着一丝代表死亡的黑气。

    他知道传说中的莫大师是个不到20岁的孩子,只是没想到是这个样子。

    如果不是莫凡能走进他的别墅,他真怀疑这是他家别墅里累得半死的杂役。

    欧阳明日看向莫凡时,莫凡若有感应的看了欧阳明日一眼,嘴角跟着一翘。

    “那个白衣老者就是欧阳明日?”莫凡问道。

    “是的,莫先生。”刘月如忌惮的看了欧阳明日一眼,点了点头道。

    “难怪有那么高的威望。”莫凡释然的道。

    这个老头对他使用望气术,他又岂会看不出来。

    这个望气术跟医生诊病的“望”差不多,又有些不同,掌握了望气术等同于有了一个知人日后能否成气候的外挂。

    凭借这个手段,他可以交接许多日后成气候的人,久而久之威望自然积累起来。

    不过,这种小术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他随便拿出一种法术都比这望气术要强无数倍。

    “难怪?”刘月如柳眉微蹙,一脸不解,不过还是跟莫凡到了亭子前。

    那个旗袍美女停在凉亭前面,娇好的身段一躬,胸前都市露出一小片雪白。

    “主人,莫先生已经带到了。”

    美女开口,不少人看了莫凡两人,接着全部看向欧阳明日,凉亭下出奇的安静。

    许久,欧阳明日这才开口。

    “我知道了,把那些东西都撤掉吧。”欧阳明日指着给莫凡预留的玉桌玉垫,以及那一套白玉茶具。他这句话刚一落下,亭子里所有人嘴角一扬,看着莫凡一笑。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