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7章 山河镇压,天地磨灭
    莫凡摇了摇头,不以为然的一笑。i?ka? n ? xs?w? w?w?w?.?ik?a?n?x?s?w? `c?o?m?

    这个罗成倒是挺会强词夺理,自己杀了罗家的人用来祭祀,竟然把帐算到他的头上。

    他也没有理会罗成,10丈长的剑气再次涌现,风声跟着一紧,便朝城墙斩去。

    涛涛剑气刚要斩在城墙上,一个光壁浮现。

    “砰!”万吨炸药爆炸的声音响起,台风过境一般的劲风跟着卷起。

    剑气斩入光壁中,光壁剧烈晃动,白光大放,能够斩掉尸魔的剑气,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

    与此同时,距离古城不远的地方,一道深不见底,长近百米的%爱%¤看%%小说 M¤网.iKanxsw.coM
沟壑出现,就像是被倾天一剑斩开一般。

    莫凡眉头微皱,随即便释然。

    不得不说这个罗家的先祖很厉害,巫神教传承的几千年,阵法在他面前跟豆腐一样,随便被他切开,罗家的护城大阵却能挡住他接近全力的一剑。

    “莫凡,我们罗家的护城大阵怎么样,没有让你失望吧?”罗成一边掐着法印,一边道。

    莫凡嘴角微翘,弯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

    罗家的阵法并不比巫神教的护山大阵玄妙,只是罗家抽取漠北的地脉之力建造。

    他一剑斩在古城上,其实却是斩在漠北的地脉上。

    等于说,罗家古城用漠北地脉组建了护城大阵。

    除非他将漠北地脉全部斩碎,否则护城大阵是不可能破的。

    这个阵法并不比巫神教的护山大阵玄妙,只是个斗转星移阵的强化般,但罗家比巫神教更加残忍。

    罗家用地脉当做护城大阵,地脉枯竭一点,便是一片寸草不生的死地。

    当然,巫神教也未必比罗家好到哪里去,只是他想做也没有这个条件。

    毕竟罗家拥有整个漠北之地,巫神教只有那几座山,这一点都不是巫神教能比的。

    不过,如果罗成看到莫家在江南的洞天,肯定不会说这样的话。

    “能建立这样的阵法,你们罗家确实有自豪的条件。”莫凡淡笑道。

    虽然罗家这个护山大阵跟他的护山大阵没法比,但是罗家那么短的传承已经算很不错了。

    毕竟,他是不死医仙,罗家只是地球上一个普通家族,根本没有可比性。

    罗成眉头一凝,气得两眼中直冒火。

    莫凡夸他一句,跟给他两巴掌一样。

    “莫凡,今天我就让你死在这个阵法外面。”

    他没有再理会莫凡,有地脉做支撑,反正莫凡破不开古城的防护阵,等他完成仪式,莫凡就是死。

    尸魔杀不了莫凡,就用整个漠北击杀莫凡。

    他手上快速舞动,一个个法印飞出。

    这些法印在空中一闪,便没入天空中那个山河印里,山河印上一个相应法印跟着亮了起来。

    莫凡也不着急,两眼闪着蓝光,看向那枚山河印。

    不过几分钟的事情,山河印上的法印全部亮起。

    “开!”罗成暴喝一声,山河印豁然一亮。

    一道土黄色的光芒激射而出,上通天空,下接大地。

    两个大如磨破的漩涡,自天空和大地中涌现。

    随着山河印这一亮,那些罗家子弟的血从地上、从他们的尸体里流出,化作一股股向山河印里飞去。

    于此同时,如石头摩擦的声音从护城河下传出,原本清澈的河水瞬间变成一片血红,浓浓血腥味扑鼻而来,不少人连忙捂着鼻子。

    血红的水凝成一股股血柱,也向天空中的山河印飞去。

    除了血水以外,一具具干尸也从护城河里冒出。

    这些干尸男女老少都有,都还穿着带有罗家标志,但身上一点血色都没有。

    这些干尸好像受到某种力量的招引,径直向地面那个漩涡走去。

    干尸走到漩涡里,就像掉进黑洞里,瞬间消失不见,一道人形虚影顺着那道黄光向上飞去,没入天空的那个漩涡里。

    古城上,看到那些干尸,一群罗家子弟本来就已经对罗成刚才的举动很不满,现在更是不喜反怒。

    “罗成,那些干尸都是什么?”另外一个长老怒气冲冲的问道。

    他们罗家有个习惯,但凡罗家死去的人,都会放干体内的血制成类似木乃伊一样的干尸,存入血池中,干尸藏入古墓中。

    罗家家主一脉给他们的解答是,这样可以让罗家死去的人重生。

    谁知道,罗家将他们的先祖制成干尸的目的,竟然是献祭山河印和漠北的天地。

    这些可是他们父母、祖辈的尸骨和血液,竟然让罗成用来做这些事情。

    他们罗家人虽然蛮横惯了,但也不乏有孝子,自然不能让罗成这样做。

    “你既然不满意,那你跟他们一起去吧。”罗成冷声道。

    金枪再动,不容这个长老反应便将这个长老刺穿。

    “砰!”金枪一震,这个罗家长老直接被炸开,鲜血还未落下,便汇集成一条条血线向山河印飞去。

    随着血液汇入山河印,山河印周围,一片片山川地理浮现。

    就像一个投影仪一样,将整个漠北的一块投影出来。

    明明只是一个玺印,一股股无以伦比的沉重之意扑面而来。

    不仅如此,一具具干尸没入漩涡中,那个漩涡也快速变成两个磨盘一样的存在。

    两个磨盘缓慢转动,给人以无比沧桑、沉重、浩瀚、神秘的感觉。

    不过多久,血水和干尸便被祭献一空。

    整个漠北全部显现在山河印周围,两个磨盘也凝实如石头打磨而成似得,诡异的气息也到了极致。

    周围静的吓人,哪怕是掉下一根针都能够听的清清楚楚,包括莫凡在内,所有人都在看向天空中惊奇无比的一幕。

    罗成眼睛一眯,脸上尽是慎重之色。

    输赢,都在此一举。

    “山河!”

    他眉心的地方那个烙印亮起,山河印立刻向莫凡头顶飘去。

    “镇压!”

    这两个字一吐出,一道两米见方黄色光芒从山河印上飞出,罩住莫凡身上。

    强大的重力,几乎形成实质一般,向一道瀑布向莫凡流去。

    莫凡倒是没有什么变化,他脚下的地面却轰然下陷,瞬间形成一个不知道有多深大洞。

    “天地!”罗成两手伸向那两个磨盘,两手心里一黑一白两个印记闪现。

    磨盘受到印记的控制,飞到莫凡的两侧。

    “磨灭!”

    磨盘立刻转动起来,这一转动,莫凡周围空气也随之扭曲起来,如麻花拧在一起一样。

    完成这些,罗成嘴角这才微翘,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莫凡,你杀的了我罗家的旱魃,斩得了我罗家的尸魔,这个你能破吗?”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