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9章 太素宫
    城墙上,罗成见莫凡躲过山河印的镇压,伸手向山河印抓去,眉头先是一凝,随即便又展开。爱看??? ?小说网  w?ww.ikanxsw`com

    山河印在他手中,就跟一块普通的印玺一样,随便他驱使。

    但是,其他人想要指染山河印就只能说白日做梦。

    除非莫凡有能够举起整个漠北的神力,否则就别想拿起山河印。

    “莫凡,你竟然敢碰触山河印,那就在山河印下呆着吧。”罗成眼中闪过一丝残忍之色,冷笑道。

    天地磨灭也未必能将莫凡磨灭,那就把莫凡压在山河印下吧。

    他话语落下,山河印忽然飞到莫凡头顶,黄光一闪,体积快速变大。

<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眨眼功夫,便有一间房子大小。

    “给我压!”罗成眼中闪着精光,喝道。

    山河印猛地一沉,向莫凡当头压去。

    莫凡眼皮微抬看着山河印,嘴角微翘,不仅不慌着动手,反而看向罗成。

    “就这些吗,罗成?”

    罗成眉头微凝,脸色跟着一沉。

    他的旁边,罗飞、罗烟脸色也跟着难看下来。

    莫凡太镇定了,镇定的让他们不安。

    “镇压!”罗成怒吼一声道。

    不仅山河印,黑白两色磨盘也跟着向莫凡飞去。

    莫凡轻轻一笑,看也不看那两个刚才将他磨灭的磨盘,一只手直接向头顶大如房屋的山河印抓去,眼中豪光顿涨。

    “这山河我要了,这天地大磨,给我破。”

    此言一出,他手中血色大剑如一道血虹,拉着长长的尾巴,向黑白大磨激射而去。

    “咔嚓!”用罗家近百年来所有的亡人换来的天地大磨应声破碎。

    血色剑气炸开,两个大磨顿斯淹没在剑气中,化作一道道黑白两色气体消失在天地间。

    与此同时,莫凡的手也抵在山河印的底部。

    只是一手,山河印不仅没有再向下落去,反而快速变小,很快就恢复原来大小,被莫凡抓在手里,轻若无物一样。

    “噔噔!”罗成连退几步,脸上惨白无比。

    山河印承载了漠北的地脉之力,除非是山河印的主人他,其他人本来应该拿不动山河印的。

    莫凡就算力气再大,也不可能能举起整个漠北吧?

    “这,怎么可能,你怎么能拿得起山河印?”罗成震惊无比的道。

    “因为我是他的主人,整个漠北不再姓罗,现在归我。”莫凡霸道的道。

    以他现在的力量,确实还不足以山河印。

    但是,从罗成手里夺走山河印却没有那么难,就跟一个皇帝拿走一个普通人的土地一样简单,只需要他一只手就可以。

    “什么?”罗成神色一怔。

    他连忙运起法术,催动山河印。

    这不催动还好,他一次催动山河印脸上更加难看,就跟暴晒几天的猪肝一样。

    他罗家祖传的山河印,只有罗家血脉以及让山河印认主的之人才可以驱使的宝物,竟然没有半点反应。

    如果罗家的其他东西丢了还没什么,他一点都不会心痛,这个山河印可是罗家根据。

    没有山河印,瞬移之术根本没用。

    没有山河印,他们罗家古城的防护大阵也形同虚设。

    总的来说,没有山河印,他们罗家完了。

    莫凡五指张开,血色大剑重新飞回他的手中。

    他一手提剑,一手拿着山河印,在空中犹如仙人漫步一样,悠然向古城上走去。

    每走一步,古城上剩下的罗家人脸色也就难看一分。

    不少人想要后退,包括罗成、罗烟、罗飞也想要离开,但是在莫凡莫大威压下,他们的两腿就像是被粘在城墙上一样,无法动弹分毫,豆大的汗水自他们额头落下。

    莫凡径直走到城墙上,停在罗成等人对面,这次有山河印在,再没有护山大阵阻止。

    “罗成,你还有什么要说的?”莫凡平静的问道。

    “我……”罗成嘴巴动了几下,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他们罗家最大的依仗山河印都成了莫凡的法宝,他这个时候还能说什么。

    罗成犹豫了片刻,堂堂罗家的掌权人,目光落在罗烟身上。

    “烟烟,你跟他说吧。”罗成有气无力的道。

    说话的语气,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再也不是刚才那个霸气冲天的罗家掌权者。

    莫凡眉头微挑,露出一丝意外之色。

    罗家最后还敢跟他这样说话的人不是罗成,竟然是罗烟,看样子他有点小看罗烟了。

    罗烟年龄跟他差不了太多,竟然是罗家真正的掌权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罗烟眉头一凝,便又展开。

    “莫凡,把山河印还给我们罗家,以后的江南便是莫家的,我们罗家保证不再干涉江南事情。”罗烟嘴唇轻启,冷冷的道。

    “给我能够说服我的理由。”莫凡饶有兴趣的道。

    “我以太素宫的圣女的身份命令你,交出我罗家的山河印,然后滚出漠北,否则你会知道你现在做得事情有多愚蠢。”罗烟下巴微抬,命令道,就像公主在命令一个小农民一样。

    听到这几个字,莫凡面无表情,倒是罗飞脸上浮现一片激动之色。

    “烟烟,你成为太素宫圣女了?”

    太素宫是华夏隐藏的宗门之一,这些宗门都隐藏在名山大川中,很少搀和凡尘的纠纷。

    这些门派定期回到凡尘收徒,资质好的则被拜为圣女、少主。

    太素宫就是其中之一,据说里面只有女修。

    罗烟若是被拜为太素宫的圣女,他们罗家就等于多了一个免死金牌。

    这些宗派在华夏就跟神仙门派一样,实力根本不是他们罗家这样的势力能比的。

    正因为这些宗派的存在,不仅国内没有世家、豪门敢招惹他们,国际上一些大势力也不敢把手伸进华夏来。

    他刚才就很奇怪,为什么他老爸这么听罗烟的话,原来原因在这里。

    “不然呢?”罗烟不屑的道。

    如果不是她被太素宫下山收徒的人看中,成了太素宫的圣女,她又怎么可能敢这么有恃无恐,罗成又怎么可能对她这么宠爱。

    这件事她本来等太素宫接她的人来了再告诉罗飞的,到了这个地步不说也不行了。

    “太素宫?”莫凡眉头微挑,问道。

    “没错,现在该把山河印交给我了吧。”罗烟伸出手道。

    “山河印你别想了,这个倒是可以给你。”莫凡手上一抖,血剑朝罗烟一划。

    罗烟美眸猛地一张,里面尽是不可思议之色。

    下一刻,她的目光便涣散,一道血线自她身上出现,鲜血自血线中喷出。整个人被切成两块掉落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