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0章 血源诅咒
    罗家的山河印已经到他手中,灭掉罗家不过是他一个念头的事情。w?w?w?.ikanxsw`com

    罗家一灭,江南那些跟莫家作对的势力不攻自破。

    罗烟凭借自己太素宫圣女的身份,竟然让他归还山河印。

    太看得起自己的智商,也太看得起太素宫。

    这件事都是因罗烟而起,不管罗烟是什么身份都必须要死。

    什么太素宫,想来就来吧。

    “莫凡,你,你竟然杀了烟烟,你不怕太素宫的报复吗。”罗成指着莫凡怔怔的道。

    罗烟被太素宫选为圣女,这不仅是罗家的免死金牌,还是罗家日后问鼎华夏的依仗。

    毕竟太素宫是仙&爱 ̄_看 ̄_小说&&网 m.ikanxsw.CoM
门,圣女以后十有八九会成为太素宫的宫主。

    有一个仙门宫主作为后盾,华夏那些世家豪门还不是随便任凭他们处置。

    可是,竟然被莫凡一剑给斩了。

    莫凡面色淡然,这个太素宫他不清楚是什么,但是也只是地球上的宗派而已,最多是修真界在地球上的一个分支和传承。

    再者,如果这个太素宫为了一个还没有入门的圣女,就来为罗烟报仇,那只能说这个太素宫宫主的智商太低,近乎没有。

    “太素宫的人来了,我连太素宫一起灭了。”莫凡平静的道,好像灭了太素宫在他面前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

    “你……”罗成面色铁青,再次语竭,汗水涔涔落下。

    莫凡连太素宫都不怕,他说什么都没有用。

    ”小狐狸在哪?”莫凡眼中闪着冷光问道。

    罗成和罗飞等人脸上俱是露出一片古怪之色,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人敢说话。

    “算了,我还是自己来吧。”莫凡不耐烦的道。

    他随手把血剑往空中一丢,血剑悬浮在他的周围,他一只手便要去抓罗成进行搜魂。

    “我来说,我们抓住了那只小狐狸,但是半路上被一阵大风卷走了,我儿子罗风和我们罗家的一位长老都不见,所以那只小狐狸并不在我们罗家。”罗飞脸上一片苦涩,解释道。

    他们也很想那只小狐狸在罗家手里,如果有小狐狸在手,他们多少还能限制一下莫凡,谁知道半路上一阵龙旋风起,不仅没有抓到小狐狸,反而又搭进去两个人。

    “恩?”莫凡眉头微皱,面色跟着一变。

    他一手抓着山河印,神识如江水入海一样没入其中。

    片刻之后,这才睁开眼睛。

    整个漠北,确实没有小狐狸的影子。

    他眼中冷光闪烁,一把抓过一个罗家长老,手心里一个法印亮起。

    “搜魂!”那个罗家长老浑身立刻抽搐起来,白眼直翻。

    几分钟之后,他放开来这个罗家长老这个罗家长老的记忆跟罗飞说的一样。

    小狐狸确实和两个罗家人确实被一阵风给抓走了。

    他之前便怀疑那股大风不是罗家起的,果然有其他人插手。

    “最近有没有黑榜或者天榜上高手到漠北?”莫凡两眼寒光闪烁,盯着罗成问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罗成咬牙道。

    反正都是死,为什么要向莫凡低头。

    莫凡眼睛一眯,一抹寒光闪过。

    “既然你们把小狐狸弄丢了,你们也没有什么用了,还有,如果你觉得死有那么容易的话,那你就错了,在我这里,你连死的资格都没有。”莫凡冷声道。

    罗家跟莫家作对不说,还去东海抓莫家之人。

    做了这些事,想一死了之,有这么简单?

    “莫凡,你想干什么?”罗成面色大变,沉声道。

    莫凡没有理会罗成,指间一亮,一个古老的方形青铜盒子出现在他的手中。

    他收起山河印,手指熟练在青铜盒子上敲了几下,清脆的声音自盒子里传出。

    “咔咔!”盒子打开,消失不见,一团赤面獠牙如鬼头一样的暗红色火焰从里面飘了出来。

    这个东西一飞出来,一股邪恶让人不舒服的气息顿时弥漫四周。

    “刺啦!”所有罗家人脸色豁然大变,有几个连忙向后退去。

    “这是什么东西?”

    莫凡依然没有回答,面色冷酷,他两手掐起法印。

    有人脸色煞白,汗水涔涔一下,脚下一动,便要逃走。

    这个东西给人的感觉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走的肯定没有好下场。

    “你们逃得了吗,给我站在?”莫凡冷声道。

    山河印豁然亮起,黄色光芒如细线一样字山河印上射出,一根根落在所有罗家的人身上。

    明明只是一根细线,却跟一座大山压在所有罗家人身上,不少人立刻被定在原处,想动下手指都不可能,有些人直接跪在地上,身体不停颤抖。

    包括罗成在内,没有人能够动弹。

    “这……”看着身上的黄色的细线,一片绝望之色浮现在所有罗家人眼中。

    “莫凡,你到底想干嘛,你要杀便杀,别想着羞辱我罗家之人。”罗成怒吼道。

    “你觉得你还有的选?”莫凡冷声问道。

    今天的所有都是罗家挑起的,如果他败在罗家手上,罗家把其他敌人都炼成了旱魃,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莫家人。

    现在罗家输了,想要死个痛苦,要看他同意不同意。

    他手指轻弹,一道白光飞入罗成眉心内,罗成想要动用内气自杀都不可能。

    “莫凡,你……”罗成眉头紧皱,眸子里喷着火,却没有办法。

    莫凡没有理会罗成,敢去莫家抓人,还导致小狐狸下落不明,他不会放过罗家,哪怕这是错了,错就错了。

    念头及此,他目光一凝,一个个法印自他手上飞出。

    “所有罗家人,不分男女老少。”

    一个法印亮起,没入火焰鬼头中,火焰猛地一涨,鬼头大了许多,一部分身体长出。

    这句话一落下,所有罗家人只觉背脊莫名的一寒。

    “见不得阳光!”

    第二个法印飞出,火焰鬼头的身体又多出一部分。

    “遇不得血!”

    第三个。

    “吃不的肉,手无缚鸡之力!”

    ……

    一个个犹如恶魔的诅咒一样的话语化作法印,飞入火焰鬼头之中。

    每多一个法印,火焰恶鬼就完整一些。

    “化身旱魃,生生世世,不绝不休,血缘诅咒!”

    最后四个字一出口。

    “轰”的一声,火焰鬼头上火焰身形轰然涨了一倍不止,完整的身形悬浮在古城上,如一只恶魔露出狰狞的笑容出世一般。

    于此同时,那股让人非常不舒服的邪恶气息,也到了极致,就算是站在远处的许平等人也感觉的清清楚楚。在场,所有人眼睛睁得通圆,怔怔看着这个火焰恶鬼。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