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章 冰火岛来人
    唐修先是向二师伯俞莲舟点头示意,这才上前一步,冷冷问道:“李堂主,家师与贵教的梁子,该清算一下了吧?咱们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你能否告诉唐某,当年暗器伤我恩师的是谁?”

    “这?”

    面对唐修这么一个猛人,李天垣也踌躇起来,若是说出是自己师侄与师侄女干的,那事情可就大了。w?w?w?.ikanxsw`com

    他的师侄女殷素素,已失踪多年,倒也无妨。而他的师侄殷野王,乃天鹰教三位堂主之一的天微堂主,那是一找一个准。

    唐修为了了结恩师的梁子,杀上门去,李天垣可不认为殷野王能够挡得住。

    若是武当七侠为俞岱岩出头,那还好说,大不了天**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鹰教与武当派大干一场。但唐修作为一个小辈,为师复仇,天鹰教还能以多欺少不成?

    传了出去,面子还要不要了?

    尤其老教主殷天正,最重面子!否则当年也不会从明教愤而出走,创立天鹰教。

    到时候唐修与殷野王对上,在李天垣看来,殷野王保证惨淡收场。

    俞岱岩门下,怎么就出了这么一个妖孽般的衣钵传人?

    “李堂主放心。”

    唐修轻哼一声,已看出李天垣的顾虑,他自然知道,害自己恩师的真正凶手,并非殷素素与殷野王,而是西域金刚门的阿三。

    殷素素与殷野王,只是机缘巧合背了锅而已,而且殷素素迷昏了俞岱岩之后,还委托龙门镖局将其送回武当山,已是仁至义尽。

    更何况,唐修更知道,殷素素与张翠山结为了夫妇,甚至按照原著剧情,马上就要从冰火岛回来了!

    唐修之所以出头,只是为了令天鹰教服个软,替恩师扬名,出一口气罢了。

    唐修又道:“恩师当年被人以暗器所伤,唐某只想知道是何人所为,日后好找回这个场子。”

    “若仔细说起来,那人当年没有趁我恩师昏迷不醒,害我恩师性命,反而托龙门镖局将恩师送回武当山,已是仁至义尽,唐某也不该斤斤计较。”

    “只是恩师受人暗算、愚弄在先,唐某虽不才,却也要将这个面子找回来的!”

    唐修这么一番识大体的话说出来,众人都听得暗暗点头。

    尤其俞莲舟,暗自点头欣慰不已,三弟虽然时运不济,遭逢大难,却有这么一个出色的衣钵传人,也算可以聊慰平生!

    唐修又逼问道:“李堂主,你看呢?”

    “罢了!”李天垣叹了口气,道:“既然唐少侠如此说话,李某还能说什么,不错!当年暗手伤了俞三侠的,正是我教主爱子殷野王与爱女殷素素。”

    “只可惜我那可怜的侄女,与贵派的张五侠一齐失踪,唐少侠要找回场子,恐怕只能去找殷堂主了!”

    俞莲舟目光一凝,当年三弟先是受人暗算,果真是天鹰教之人所为。

    只是不知后来,在武当山下加害三弟之人,到底是谁?而五弟因为三弟受伤,下山寻找龙门镖局晦气,后来才会出现龙门镖局血案,以及王盘山扬刀立威大会等事。

    五弟张翠山也因此不知所踪。

    唐修对于这个答案却并不意外,他自是知晓一切的。

    见唐修问完了俞三侠的事情,昆仑派的西华子上前一步,大声道:“俞三侠的事情暂且了结,现在该让贵教的白龟寿出来,说一说当年王盘山扬刀立威大会的事情了罢?”

    西华子虽然对俞莲舟恭恭敬敬的,但对上天鹰教,这名门大派的架势就摆了起来。更何况他在昆仑派中辈分甚高,武功又强,本就是一向颐指气使惯了的。

    李天垣闻言,面露冷笑道:“白龟寿是我天鹰教玄武坛坛主,岂是你说见就见的?”

    江湖上,从来都是一个凭借武艺高低,也即是拳头大小说话的地方。

    李天垣之前被唐修一手惊人武艺给镇住了,而且唐修此人,虽年纪轻轻,一番话却极为识得大体,他这才松了嘴,算是服了软。

    但对上昆仑派的西华子,李天垣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

    若是昆仑派掌门人何太冲夫妇来了,李天垣自会重视,但西华子不过是何太冲夫人班淑娴的弟子罢了,天鹰教哪里容得他趾高气昂?

    西华子在俞莲舟面前,看似老老实实恭恭敬敬的,实际上,脾气暴躁在江湖上却是出了名的,见李天垣如此轻视,当下一股火起就冲了上来。

    “老匹夫,竟敢小觑我昆仑派!”

    话音未落,西华子竟拔剑冲了上去。

    卫四娘眼见师兄一两句话就要动手,伸手想要拉住他,却不料还是晚了,没有拦住。

    西华子虽然脾气暴躁,武功却是不弱,昆仑派尤以轻功卓绝而闻名江湖,只见西华子的身形,宛若一溜青烟一般,顷刻间便到了李天垣身前,挺剑便刺。

    然而“53级”的李天垣,作为天鹰教教主殷天正的师弟,位列天鹰教三大堂主之一,又岂是好相与的?

    李天垣运劲于掌,单手一拍,便将西华子的长剑拍到一边。

    两人的交手,宛若一个讯号。

    昆仑派的卫四娘与其余弟子们,纷纷上前助阵,天鹰教的教众们也不甘示弱,双方立时战作一团。

    天鹰教人多势众,船上少数也有上百个教众,更有外五坛的青龙坛程坛主与神蛇坛封坛主在此。

    这两位坛主,也都是40多级的一流高手。

    虽说昆仑派来的都是好手,一时也寡不敌众。

    俞莲舟眉头一皱,他是受昆仑派相邀而来,也是为了探查当年王盘山扬刀立威一事以及五弟张翠山的下落,自然不能看着昆仑派独自迎敌。

    这位武当派的俞二侠,也立即加入了战场。

    “65级”的俞莲舟加入战场,形势立即不同,他独自一人,便接下了已然落入下风的西华子,对上了李天垣,将这位天鹰教的天市堂主,压得喘不过气来,只有招架之功。

    西华子腾出手来,在李天垣手下受了气,便去找天鹰教的其他人出气。

    青龙坛程坛主与神蛇坛封坛主联手,却不敌西华子与卫四娘联手,一时间,竟被人少的昆仑派打出了威风。

    虽说天鹰教人多势众,将昆仑派的人团团围住,却反而有不少天鹰教教众,伤在了西华子与卫四娘手中。

    场中形势无忧,唐修一时便没有动手,只是在一旁看好戏,这个时候,只听船上的天鹰教教众中,突然有人高声叫道:“有正经生意,不相干的客人避开了罢。”

    接着,海上传来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声:“日月光照,天鹰展翅,圣焰熊熊,普惠世人。这里是总舵的堂主。哪一坛在烧香举火?”

    天鹰教的切口,来人是天鹰教的堂主!

    唐修双眼眯起,远远望去,殷素素果然从冰火岛回来了!

    天鹰教的三位堂主,除却殷野王与李天垣之外,也只有殷素素这么一个女人。

    只见一个木排上,站在风帆下面的,正是衣衫褴褛的张翠山与殷素素、张无忌等一家三口。另外,便是一个头顶着‘恺撒’两字的游戏玩家。

    唐修嘴角翘起,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凯撒,一个在冰火岛登陆的游戏玩家。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