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章 杀回武当山
    收拾了贺老三后,唐修来到俞莲舟面前,略一沉吟,道:“二师伯,从贺老三的出现来看,我们的行踪已经暴露,这一路上,只怕不会太平。i?kan xsw? w?ww.ikanxsw`com”

    此话一出,俞莲舟与正安慰无忌的张翠山夫妇,都皱起眉头。

    他们哪能不知道,随着他们的归来,想要知道谢逊或是屠龙宝刀下落的江湖人士,便会纷沓而至。

    谢逊已死,与屠龙宝刀一同石沉大海的消息,哪怕是真的,都拦不住这些江湖人士的仇恨与贪念。

    更何况这个消息,还是假的。

    他们之所以没有走陆路,改走了水路,就是想要避开这些江湖人士,却不料还是暴露了行踪{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唐修找俞莲舟说话,也是为了此事。

    没办法,他是一个旱鸭子!

    如今行踪已经暴露,接下来即便是走水路,也免不了麻烦,到时候要是在江面上动起手来,他这个旱鸭子就要吃大亏了。

    而且他更知道,之后的路上,还隐藏着玄冥二老之类的高手,原著中,张无忌就是被玄冥二老给擒了去。

    对上玄冥二老这样的高手,若是再陆地上,唐修自问以自己的剑术,还能应付一二。但若是在水上动起手来,他这个旱鸭子就要吃大亏。

    唐修又道:“反正行踪已经暴露,我们还不如走陆路,反而更快一些!有我们几个联手,又有何惧?”

    张翠山一听,登时豪气勃发,说道:“不错!咱们再不济,也不能堕了师门的威风!堂堂武当弟子,在水上赶路避人,那算什么话?”

    张翠山离开武当山已经十余年,本就深感愧对恩师,如今回到中土,又因为自己,堕了师门的威风,令武当蒙羞,更是过意不去。

    俞莲舟皱着眉头,沉吟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沉声道:“好!反正行藏已露,且瞧瞧武当派的弟子,如何会一会江湖上的朋友!”

    他这句“行藏已露”,才是关键。

    俞莲舟知道,即便改走了水路,还是没有避开江湖上的朋友。

    接下来,即便是走水路,也免不了麻烦。既然如此,走水路走陆路也就无所谓,反而如唐修所说,走陆路反而更快一些。

    当下一行六人,弃船登岸,先是在这个小市镇上休息了一夜。

    这一晚,客栈之外,屋顶之上,总有人来来去去的窥伺,只是也没敢进房滋扰。

    这些人,显是为了谢逊与屠龙宝刀的下落而来。

    大家也不去理会屋外之人,只是休息了一夜。

    次日一早,用过早饭,在小市镇上购买了马匹、马车,这才出了镇子。

    唐修,俞莲舟,张翠山三人策马而行,殷素素与张无忌,恺撒三人,便在马车里面,赶车的是个临时雇来的车夫。

    他们只是走出镇子两三里路,便有三名骑者,自东追了上来,相距十余丈,不即不离的跟着。

    再走数里,只见前面四名骑者,候在道旁,待他们这一行人过去,四名骑者便跟在后面。

    数里之后,又有四名骑者加入,前后已共有十多人。

    赶车的车夫惊慌起来,对策马而行的唐修三人说道:“客官,这些人路道不正,莫非是强人?须得小心在意。”

    唐修,俞莲舟,张翠山均点了点头,并未说话。

    不同于俞莲舟与张翠山,唐修这个游戏玩家,一直在打量着这些纷沓而至的江湖人士,着重关心了一下他们的等级。

    让他有些失望的是,多是二三十级的江湖人士,放在江湖上也就是二三流的货色。

    四十多级的,至今还没有出现!

    这让他如何杀怪升级?

    又走了一个多时辰,纷沓而至的江湖人士,已经多达五十多人,而且越来越大胆,一个个纵马逼近,距离马车不过三四丈距离。

    直到迎面两人,乘马奔了过来,俞莲舟才挥了挥手,连人带马车都停了下来。

    迎面奔来的两人,当先骑者是个长须老者,空着双手。

    第二骑的骑者却是个艳装少妇,左手提着一对双刀。

    两人策马而来,停在了大道正中,挡住了去路。

    俞莲舟在马背上抱拳说道:“武当山俞二、张五这厢有礼,请问老爷子尊姓大名。”

    唐修却是双目发亮,终于来了两个有货的!

    长须老者“45级”,与昆仑派西华子一个水准。

    那艳装少妇虽只有“43级”,对于同样43级的唐修来说,虽不是越级杀怪,却也有一些经验。

    唐修已然动了杀意,不待对方答话,便策马上前,冷声道:“是为了金毛狮王谢逊的下落来的罢?”

    长须老者与艳装少妇均是一愣,没想到唐修这么直接。

    那老者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正是!金毛狮王谢逊在哪里?你们只须说了出来,我们决不跟武当弟子为难。”

    “为难武当弟子,那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唐修冷笑一声,仓啷一声,拔剑出鞘,策马便杀了上去。

    长须老者没想到作为势单力薄的一方,唐修竟敢主动出手,当即冷笑道:“好!就让我领教一下武当‘神剑’,到底有几分本事!”

    说着,伸手腰间,取出一对判官笔来,判官笔的笔尖铸作蛇头之形。

    长须老者亦策马上前,双笔互击,铮的一声,右笔虚点,左笔直刺!

    张翠山外号“银钩铁划”,右手使判官笔,于武林中使判官笔的点穴名家,无一不知,一见这对蛇头双笔,心中一凛。

    他当年曾听恩师张三丰说过,高丽有一派使判官笔的,笔头铸作蛇形,其招数和点穴手法和中土大不相同,大抵是取蛇毒的阴柔毒辣之性,招术滑溜狠恶。

    这一派叫做“青龙派”,派中出名的高手只记得姓泉。

    “是青龙派的高手,师侄小……”

    张翠山只来得及高声提醒,话没说完,便戛然而止。

    只见两马交错,唐修只是一剑,那长须老者胸前彪起一道血花,身子一晃,载落在地,已然没了声息。

    “叮,恭喜玩家越级杀怪,杀死45级怪,获得经验225点,20个银币。”

    唐修的独孤九剑,破尽天下武学,自然也可破判官笔上的功夫。

    这长须老者比起崆峒五老之一的唐文亮,还多有不如,只是一个照面,便被他瞧出数十多处破绽,轻易斩杀。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