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老狗成精,公鸡上天
    王耀武大半夜浪回家,怕被老爹老娘混合双打,没敢走正门,去爬后院的墙,结果摔断了腿。爱看小说网?   w w?w?.?ik?a?n?x?s?w? `com

    当时那个惨,身体横着栽下来,鼻血撒了一地。

    住了半个月的院,后来就老老实实回家养伤了,最喜欢躺在床上,望着院子里那一片绿油油的葫芦藤。葫芦藤是野生的,不知道谁扔的葫芦籽,就在他撒鼻血的地方旺盛长起来,很快就爬上墙头。

    一两月时间,还没到夏天,就已经开花了。

    “一、二、三、四、五、六、七,嘿,一根藤上七朵花,这是我家的葫芦娃呀!”王耀武苦中作乐的想到。

    又一个月后。
@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他的腿伤已经养好,或许是年轻,断腿没有留下残疾和后遗症,又能活蹦乱跳四处浪了。这天小院子里,一家三口围着小方桌吃饭。

    母亲徐萍习惯性的扯着张家李家的闲话:“老头子你听说了吗,咱们村李大头家里的老狗成精了!”

    “就他家那条毛都秃了一半的大黑狗?”

    “就是那条,听说前天晚上李大头喝酒回来,路过村口那块三角地,有个三米高的黑影子在追他。吓得他浑身冒汗跑回家门口,那个黑影子就追到他家门口,然后他家的老狗一下子就把链子挣断,冲上去跟黑影子咬在一块。”

    “你这又是听谁编的故事,还三米高的黑影子!”

    “这是李大头亲口跟人说的!”

    “老妈,要我说,这肯定是李大头喝醉酒了,产生幻觉了。”王耀武作为一名无神论者,信仰科学,反对迷信。

    徐萍不高兴的说:“怎么能是幻觉,你们是不知道,那条老狗那天晚上咬死了什么!是一条大蟒蛇,这么粗,这么长!”她放下碗筷,伸手比划了一下,长度没比划出来,但粗度至少有碗口粗。

    “我们这边怎么可能有蟒蛇。”

    “也许是从哪跑过来的。”

    “那蟒蛇的尸体呢,谁看到了?”

    “没呢,上面来人了,当天半夜就把大蟒蛇给拉走了。”

    王永军年纪比较大,头发都半白了,听了之后直摇头:“我活了五六十年,没在家门口这边见过一条蟒蛇,蟒蛇都是在南边气候比较热的地方,我们在长江以北,根本没有蟒蛇。”

    “不信拉倒。”徐萍大概也是觉得有瑕疵,便不再说了。

    反而是王耀武忽然来了兴趣,几口就把碗里的饭给吃完:“老爸老妈,我去李大头家看看他家的那条老狗,是不是成精了。”

    ……

    李大头家离得不远。

    王耀武过去的时候,里面还有一群人,聚在一起大声嚷嚷着闲聊,说的话题竟然也是大黑狗,以李大头为中心,绘声绘色描述黑狗大战蟒蛇精的故事。

    他听了一会,觉得翻来覆去就是“我家狗咬死了蟒蛇”、“蟒蛇被我家狗咬死了”、“蟒蛇成精了”、“我家狗成精了”、“我家狗比蟒蛇更精”。没什么新鲜内容,懒得去搀和,直奔狗窝。

    狗窝就在大门口边上。

    “大武哥,你也来看我家的大黑啊?”一名半大小子,忽然冲王耀武喊道,他是李大头的儿子,真名不知道叫什么,反正都叫他李小头。

    “你家大黑呢?”

    “大黑在屋子里,它不住狗窝了,现在我爸把它当菩萨一样供着。吃得比我们人吃的都好,还不怎么理人了,没以前好玩。大武哥,我带你过去。”

    很快王耀武就见到了大黑狗。

    正半躺在院子里的一张破沙发上,懒洋洋晒着太阳。如果是以前,有认识的人过来,它肯定会摇着尾巴贴过来,现在却老神在在的躺着,没有一点动身的意思。明明是秃了半身毛的老土狗,却看起来身价好几万一样拽。

    见到王耀武盯着它,它的一双狗眼撇过来,很快就挪开,无视之。

    “李小头,就它,真的咬死一条碗口粗的大蟒蛇?”王耀武纳闷,这老狗性子变得也太快了吧,记得半个月前自己拄着拐杖路过,它还尾巴摇的起劲。

    李小头也很纳闷:“我真不知道,我昨天才放假回家,没见到蟒蛇。都是听我爸说的,说大蟒蛇能站起来,像三米高的黑影子一直追他。还说大蟒蛇也成精了,只是斗不过我家的大黑。”

    “蟒蛇的尸体,是被政府拉走了?”

    “嗯。”

    “那大黑怎么没被带走?”要是蟒蛇真的成精,被政府带走做实验,没道理放过把蛇精干翻的狗精啊。

    所以多半是李大头喝醉酒的幻觉,不过也是奇怪,这条老狗是打蛇随棍上,真把自己当成狗精了,瞧这神态,躺沙发上不知多惬意。

    ……

    老狗成精这事,也就火了三五天,没有有力的证据,很快被遗忘。但很快的,另一件事让村子里又热闹了起来。

    这一次是妇女主任家里的大公鸡成精了,它不在笼子里呆着,整天在天上飞!

    众所周知,鸡哪怕一跃而起,使劲扇一地鸡毛,也才能飞个几米远。但像妇女主任家里的这只大公鸡,飞上天,绝对是鸡里面的异数。

    不过没等王耀武跑去瞻仰一下会飞的大公鸡,妇女主任家的大公鸡就跑了,飞向远处不再回来。

    再然后,大家都说,那根本就是一只野鸡!

    “王彩桦这个人,就喜欢搞一些不着调的事情,不知道从哪搞了一只野鸡,就在装神弄鬼,说她家的大公鸡会飞!她当这个妇女主任,一点不合格!”徐萍对此表示不屑,并将话题引申为对王彩桦个人能力的抨击。

    早几年,徐萍也想当妇女主任,结果输给了王彩桦,王彩桦的堂哥是镇上的副书记。

    ……

    黑狗咬死蟒蛇,大公鸡会飞,一连两件稀奇事。

    王耀武理解为村里人闲着无聊的恶作剧,不过最近朋友圈也掀起了恶作剧,不少人发了标题十分吸引眼球的视频,然后不等点开,就发现已经秒删。

    像什么《我是不是要发了,我家的坟头上冒青烟》、《吓尿!死了两天的舅太爷忽然拍打棺材》、《有人遇到鬼活活被吓死》、《老牛开口讲话了》、《碰到了黄大仙,坐在我家沙发上看电视》。

    “唉,现在的营销号,为了博眼球什么招都能用。”王耀武放下手机,觉得自己不能再浪了,甭管营销号怎么编故事,至少别人都在拼命赚钱或者骗钱。

    自己大专毕业一年,工作找不好,还把腿给摔断。

    人生太颓废。

    “得振作!”

    就在他自我鼓励时,忽然发现窗户外面的葫芦藤上,竟然多了几抹不一样的颜色。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