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张沐阳的愤怒
    此时棚户区北面的小巷子里,全都是血,血泊里还倒着几个人。w?w?w?.ikanxsw`com

    “这……”张天豹双目炸裂“这是谁干的。”

    张沐阳看着眼前景象,心中的火气直冲天际,身子微微发抖,全身煞气轰然而出,好大的胆子,不管是谁,他都要对方血债血偿。

    “家主,我们怎么办。”身边有人问到。

    张沐阳此时脸色阴沉的可怕,宛如一只受伤的雄兽,他深吸了口气言道:“先救人要紧,你们几人去给我找到那帮砸碎,我要将他们碎尸万段。”

    “明白。”

    半响后,在张沐阳的倾力相救之下,血泊中的旺叔悠悠转醒看到张沐阳之后,急声道:※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沐阳?天豹?你终于来了,快去救人,快去救人。”

    张沐阳走了上来,手掌从张天旺的身上划过。灵气灌入之下,让张天旺整个人都平复了不少,安抚道。“旺叔,您别激动,一切有我在。”

    旺叔连连摇头,表示自己没事,更是急声道:“沐阳你们快去追,他们把小年他们都抢走了,那帮畜生是人贩子,还TMD贩卖人体器官,去的迟了我怕小年他们有危险,你们快去啊,我死不了。”

    一听旺叔这么说,张沐阳不再耽搁,吩咐手下把旺叔等人照顾好,起身追了出去。

    现在的张沐阳满身杀气,他本来对人贩子和贩卖人体的组织,就秉持着杀无赦的态度,现在居然胆敢招惹到他张家,招惹到他张沐阳?要是不杀几个人?别人还以为自己张家全都是吃斋念佛的和尚了。

    “家主,消息已经打听到了,刚才有一伙人,开车往西北方向去了。”刚才出去打探消息的下属回报到。张沐阳不等听完,便踏足而起,朝西北方追去,身影瞬间即逝。

    暴怒的张沐阳何其恐怖,体内五行真气疯狂运转,身子直接化为一道虚影,朝着绑匪离开的方向追了出去。

    几分钟后,张沐阳看到那几辆可疑的车子,沙哑嗓等人开车的速度虽然快,但在张沐阳的面前,那点速度,他还真不放在眼里。

    被称为蚊子哥的汉子,在车上不停的往后看,似乎在害怕什么人追上来。

    沙哑嗓见了嗤笑道:“你小子也算是老手了,经你处理小孩有上百个,贩卖器官,光肾脏就四五十个,从来没见你这么怂过,今天是怎么?”

    蚊子狠狠的抽了一口烟,他总觉今天心神不宁,从上起来眼皮就一直在跳,好像要出什么事,这也是他今天做事瞻前顾后的原因。

    虽然成功把张家那几个小孩全都抢上了车,但他总觉得心里不安,而且眼皮跳的愈加厉害。

    看着惴惴不安的蚊子,沙哑嗓嗤笑一声,刚要讥讽几句,突然眼前出现一道人影,他下意识的踩了一脚刹车。

    要是寻常情况,张沐阳早就一拳砸了过去,或者掏出碧玉剑,一剑斩去,任是什么车,也都斩成两截,但现在车里还有张家的几个孩子,张沐阳不好擅动。

    因为害怕伤了车里的张家人,张沐阳并没有选择直接毁车,而是纵深一跃,拦在了车子前面,开车的沙哑嗓被突然出现的张沐阳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把车子刹车踩死。

    看清楚车前面是个年轻人之后,沙哑嗓骂骂咧咧的从车上走下来,瞪着大眼冲着张沐阳喝骂。“握草,这小子是tmd找死吗?握草你大爷的。”

    张沐阳嘴角,微微一扯,没有答话,看着走到身前,嘴里还骂骂咧咧的沙哑嗓,抬手就是一巴掌。

    沙哑嗓没想到,张沐阳居然敢先动手,一时没有防备,硬生生的挨了张沐阳一巴掌。

    张沐阳的这一巴掌,绝对给的分量足。沙哑嗓在原地转了几圈之后,才停了下来。他只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周围好型有无数的蜜蜂在嗡嗡作响,紧跟着脑袋上传来一阵炸裂办的疼痛。就好像他的脑袋被人用重锤砸了几十次,然后又被人踩了十几脚。

    不仅如此。沙哑嗓还觉得自己好像嘴里漏风,在张沐阳的一巴掌下,他一嘴的黄牙,已经全都脱落,因为脸颊肿起的原因,他还没有感觉到,只是觉得自己牙齿漏风,脸上麻麻的,热热的,除此之外,在没别的感觉。

    被打了一巴掌之后的沙哑嗓,有些懵逼,就呆呆的看着张沐阳。张沐阳不耐烦,看他这幅作死的模样,抬脚踹在他的小腹上,这一脚直接上沙哑嗓飞了起来,然后重重的砸在了他刚才开的汽车上,发出‘轰’的一声巨响。

    车里的干瘦男人,见张沐阳还敢动手,本来还想招呼手下的小弟上去帮忙,但是在看到瞬间被轰杀成渣渣的沙哑嗓一时愣住了。

    “这货到底是谁?”在楞了几秒钟后,干瘦汉子被手下人摇醒了。

    “蚊子哥我们怎么办。”

    “怎么办?”干瘦汉子顿了顿说道:”在羊城,只有咱们欺负别人,哪还有人敢来欺负咱们兄弟,不就是会点手脚么?兄弟们抄家伙。”

    羊城的黑帮,在和人动手,或者在帮派火并时,一般不会当街下死手,因为一旦死了人,有被媒体曝光,影响不好,会被警察严打。

    所以这帮人,每每动手都是阴暗的小巷子里,或者在棚户区,那里死多少人也不会有人管,或者说,尸体在哪里会更好处理一些。

    但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对面明显是来找麻烦的,而且是下的死守,这些帮派成员,也就顾不得别的了,直接拿刀子捅人。

    随着蚊子的一声令下,车上下来十几个精壮汉子,一个个拿着凶器,朝着张沐阳怪叫着扑了上来。

    看着冲上来的众人,张沐阳笑了,这笑满含杀意,这一笑满是血色。这帮人无恶不作,别的不论,单说拐卖小孩,贩卖人体器官,就足够他们死上百次,可以说这些人被千刀万剐都不可惜,更何况取他们的狗命呢?

    干瘦男人,最后一个重车上跳下来,他手里拿了一根棒球棒,走在最后面,要是情况不对,他准备直接跑人,这些年来,他跟随大哥到处砍人,这是活下来的最好办法。

    张沐阳双拳紧握,他并没有使用道法,或者别的什么手段神通来解决这帮残渣、混混。他要用最原始的方法,一拳一拳的将这些人全都打死,他要让这些人,在临死前,感受到足够的痛苦和足够的恐惧。

    张沐阳虽然手上没有武器,但他现在二转的修为,他的身体,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为恐怖的武器。一双铁拳,只要砸在被人身上,非死即残。

    冲在最前面的小弟,抡着手中的砍刀看向张沐阳,可还不等他的砍刀落下,张沐阳的拳头已经砸了出去。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