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杀人偿命
    “张沐阳?”朱孝强轻呼了一声,此时他的额头上满是冷汗,不是说这货现在被张家追的四处乱跑么?不是说这货是纨绔子弟么?不是说张家已经被张沐坤父子给彻底掌握了么?自己刚对张家人动手,怎么会立马找到自己呢?

    现在的朱孝强,简直后悔的要死,自己怎么就听了张沐坤那个王八蛋的蛊惑,去招惹那些张家人,自己好处还没捞着,自己就先得挂了。? ? 爱看? 小说网  w?w?w?.?ik a?n?xsw`com

    来不及细想,朱孝强赶紧解释道:“这……这可能是个误会,我也是听人吩咐的。”

    “听人吩咐?谁的?”

    “张……张沐坤!这个真的不关我的事。”

±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0M
    张沐阳坐到沙发上,给自己倒了一杯清茶,慢慢的说道:“不关你的事?不是你派人去找我张家人的麻烦?不是你派人去抓我张家人?朱孝强,给你吩咐的人已经死了,你是不是也应该下去陪他。”

    听见,张沐阳要取他的性命,朱孝强瞬间哭喊道:“沐阳少爷,我也是被逼无奈啊,都是张沐坤哪个王八蛋逼的我,我也没办法,我这就给手下的人打电话,让他们把人恭恭敬敬的送回去,我赔钱,我赔礼道歉,只要您饶我这一条命,您让我干什么都行,我就是您身边的一条狗,我求求您,放我一条命,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亲,下有三岁嗷嗷待哺的孩子,沐阳少爷,我求求您,饶我这一次。”

    看着在自己面前苦苦哀求的朱孝强,张沐阳道:“如果今天,你只是得罪了我张沐阳,或许我会放你一马,但你动了我家人,而且还拐卖儿童,贩卖人体器官,朱孝强,说吧,你想怎么死。”

    张沐阳口中的最后五个字,字字都带着血腥味。

    这是朱孝强成了乞丐帮的老大之后,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的威胁,他心情清楚的很,眼前这个长相清秀的男人,是真的要拿了自己的命。

    本来已经失去抵抗心思的他,在死亡的逼迫下,心里掀起最后的挣扎,猛然伸手去摸腰后藏着的手枪。怒吼一声:“去你妈的,老子先杀了你。”

    就在他掏出手枪的一瞬间,张沐阳的手指点在了他的眉心,瞬间朱孝强感觉一股凉意袭遍全身,这种感觉就像是,他光着屁股,赤身裸*体的跳在了零下数十度的水池里,他的身上从里到外,都透出一股寒意,直冻的他不能呼吸。

    朱孝强的抵抗,在张沐阳的眼里,就是一个笑话,他盯着朱孝强的眼睛说道:“想杀我?就凭你?”

    朱孝强很想说几句狠话,可他发现自己现在根本长不开口。就在张沐阳准备炮制一下朱孝强时,李玄清走了进来。“主人,那些孩子找到了,除了他们之外……还有……”话说到这里,李玄清的脸色变的很难看,呼吸也变得粗重,尤其是在他看向朱孝强时,就连孙老头,都能感受到他身上浓浓的煞气。

    这厮到底是造了什么孽,能让这铁拐李这么恨他,孙老头心里嘀咕道。

    张沐阳看了眼李玄清,他了解李玄清的性子,一般的小事,他绝对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怎么了?”

    李玄清粗喘了几口气道:“我在别墅的另一边,除了发现几个孩子之外,还发现一个挖人体器官的小作坊,里面居然还有孩子……”说到这里,李玄清再也说不下去了,他现在恨不得,一脚,一脚的将朱孝强踩死,从他出生至今,哪怕是他的仇人,他都没有这样恨过,很难想象,这个世界上居然会有这种禽兽不如的家伙,这种家伙,已经不能被称之为人。

    张沐阳拍了拍李玄清的肩膀,渡了一些真气过去,帮李玄清按住了体内躁动的真气,刚才的情绪,差点这这个耿直的汉子走火入魔。

    “朱孝强,我本来是想问问,你要怎么死,现在看来,不用问了,孙老头!”

    听得张沐阳吩咐,孙老头赶紧上前一步,恭敬道:“家主您吩咐。”

    张沐阳下巴点了点跪倒在地上的朱孝强:“好好替我招待招待,使出你的看家绝技,让他也感受感受什么叫痛苦,同时也让外面那帮货色听听清楚,看看清楚,他们这些事情的下场。”

    “属下明白,属下定然会好好的招待他。”孙老头在招待二字上,说很清楚,嘴角还咧起了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浅笑。

    孙老头是蛊毒师,他的手段在张沐阳的面前不堪一击,但对于普通人,普通的的武者来说,他就是一个大boss,而且是邪恶反派系列的。

    张沐阳虽然修炼了几百年,但要论折磨人的手段,除了那些炼魂之法外,他还真不如孙老头。

    所以,为了好好教训朱孝天,为了给张家,为了给那些之前被他拐卖的孩子,被他害死的人,张沐阳要孙老头狠狠的折磨他一番之后,再送他上路。

    看着已经软倒在地,浑身抽搐的朱孝强,张沐阳没了心思,正要出门,问问李玄清救了多少孩子,忽然他耳朵一动,二楼上似乎有人。

    也没多想,只以为是丐帮余孽,张沐阳脚下一撮,便飘身到了二楼。

    看着张沐阳的神仙手段,孙老头眼睛里满是羡慕,自己虽然之前跟错了人,站错了队,还差点犯下大错,但只要自己诚信改造,衷心跟着张沐阳,迟早有一天,在张沐阳的指点下,自己也会成为修士,想想就令人兴奋。

    孙老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下自己心里的心思,转头看向朱孝强,在成为修炼者之前,他还要认认真真,不打折扣甚至超额完成张沐阳所布下的任务。

    此时的朱孝强,心里已经完全崩溃。

    他只看着孙老头,就知道自己接下来会生不如死,但是他现在连自杀的力气也都没有了,张沐阳刚才的一指头,可不仅仅是阻止他把枪,而是限制了他全身的经脉,让他不能动弹,同时身上的感知,比以前灵敏了无数倍,也就是说,他现在承受的痛苦程度,是之前的数十倍。

    “啊~~~”

    张沐阳刚到二楼,朱孝强的惨叫声便穿了过来,通过这阵阵的惨叫声,救能想想他现在所承受的痛苦。

    原本已经被封住了经脉,不能乱动的朱孝强,现在居然有几分挣扎的迹象,他拼命的嘶吼着,整个脸已经完全扭曲。

    “嘿嘿嘿,小子,这就是你得罪我们主人的下场,我的手段才刚刚开始,你看这只小虫子,可是我精心培养了数十年的好东西,平常我都舍不得用它,今天你可有福气了,待会它会钻进你的肚子里,然后啃食你的五脏六腑,让你感受一下那种,由内而外的销魂感。”孙老头越说越兴奋,他忽然发现,自己在拷问play上,有很浓厚的兴趣。

    朱孝强眼睛瞪着,孙老头嘶吼着说道:“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

    孙老头摇了摇头,他慢慢的说道:“杀了你?那可不行,不说我不能给主人交代,就是那些被你拐卖的儿童,被你害死的普通人,他们也不能允许,你仔细想想,他们是不是也曾经哀求过你,你答应他们了吗?”

    “你别着急,你现在的生命力,足够我使上十次酷刑,除了刚才的虫子外,我这里还有十大酷刑,你听听一下,先要尝试哪一种……”

    此时的朱孝强,真恨不得一头撞死,或者咬舌自己,可惜他做不到,他后悔,他后悔听张沐坤的,他后悔去招惹张家,他后悔去拐卖儿童,他后悔……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欠债还钱,杀人偿命,这是自古的规矩,他之前所做下的罪孽,今天就让张沐阳先收一收。

    ……

    “你…你是什么人?我求求你救救我,我可以答应你所有的条件。”躺在床上的女人,显然也听到了楼下的声响,在张沐阳进到房间后,哀求道。

    张沐阳打量了被捆在床上的女孩,显然她是被朱孝强那畜生绑到这里的,上前把她救了下来。

    刚准备要问她一些问题,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怎么了冰儿?”张沐阳的语气很温柔。但电话里凌冰的声音。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