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这就服软了
    张沐阳率人赶到楼下,这时的酒店门口,已经聚集了百十号人,一个个面色不善。爱看小说  ??? w w?w?.?ik?a?n?x?s?w?`com

    见张沐阳下来,瞬间将他围在中央。张沐阳还没开口,一个身形高大,虎背熊腰的壮汉,拦在张沐阳的面前。这人太阳穴微微鼓起,双目炯炯有神,看样子是个高手。

    此人脸上更是带着一种不屑和轻蔑,傲然道:“便是你将那凌冰一家人藏在这里的?她伤了我们崆峒门的人,就想跑么?”

    不过,对于张沐阳来说这种高手,在别的地方或许被尊敬喊上一声爷,但在张沐阳的面前,他就是一泡臭狗屎。

    张沐阳眉毛微斜,看都不看他一眼。冷←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哼一声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挡我的路?也配跟我说话?”

    好猖狂的小子,他张贺彪行走江湖这么多年,敢在他面前这么说话的小辈,还真没几个,脸上狰狞一笑道:“小子你要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别以为你是个富二代就怎么样,不把人乖乖交出来,我今天就打爆你的头。”

    “是么?”张沐阳一拳轰出。

    他是谁,张家家主张沐阳,修为到了二转之人,一个不知名的门派,武道修为不过是刚入化劲的喽啰,也敢拦下他的路?也配挡在他的面前?笑话~既然他说要打爆自己的头,那就让他看看,到底是谁打爆谁的头。

    张沐阳的话音刚落,面前张贺彪的脑袋已经碎了,铁塔一般的身子,此时好像一堆烂肉一般,轰然倒地。更恐怖的是,张贺彪脑袋碎掉,里面炸出的鲜血,居然没有一滴落在张沐阳的身上。

    谁也没有想到张沐阳会这么快出手,谁也没有想到那个铁塔般的壮汉,在张沐阳的面前如此的不堪一击。

    张沐阳环视一周,被他眼神扫过的这众人,每一个敢和他对视的,全都后退三步,低头不敢高声。

    轻轻弹了弹,胸口上的落下的灰尘,张沐阳满是不屑道:“现在,还有人要拦着我的路么?现在还有人要我交人么?”

    “阁下到底是谁?怎么敢随意杀人?”隔了三分钟,人群当中才有一个身形消瘦,鹤发童颜的老头走出来问道。

    张沐阳朝他啐了一口,哈哈大笑着道:“真是好笑,刚刚你们动手的时候可曾想过随意杀人的事情?怎么着?技不如人被杀了,现在反倒想起这事情来了,要不?你报警?”

    被深深鄙视各种挑衅的老头,恨不得上去一巴掌将张沐阳拍死,可他又不敢,他的修为虽然比张贺彪高深,但真动手的时候,也不能一拳打爆他的脑袋,而滴血不沾。

    现在如果他扑上去跟张沐阳同手,下场不会好太多,脑袋绝对会被打爆,所以他不敢动手,想拿势力压人,可谁想到,张沐阳居然连崆峒门都不放在眼里。

    这老头,咬着牙瞪着眼正要说话,张沐阳往前走了一步,道:“我本来计划着等一段时间再去找你们麻烦,没想到你们自己送上门来,来的正好,既然你们是崆峒门的,门主是谁,站出来我看看,又哪个是钱华腾师傅的,也给我站出来,我倒要瞧瞧,是什么样的人,教出来的好徒弟,动手打不过,就动枪,是觉得你们的枪多么?”

    张沐阳的一声惊喝之后,他身后的张家众人,人人手中持枪,对准崆峒门众人。

    刚才跟张沐阳对话的老头,正是崆峒门的门主楚青龙,他本来是想给自己徒弟讨还个公道,顺便打响自己崆峒门的名号。

    但没想到,自己这个逼没装成,反而还挨了打,两个最有才能的弟子,一个重伤等死,一个已经挂了。

    现在寻仇不成,还被人拿枪给怼住了,他这张老脸,几乎已经扭曲到难以辨认。

    早知道对方的后台这么硬,他说什么也不会拉着整个门派出来装逼,能有这种伸手的,能手持这么多枪的,不是世家门阀就是军队子弟,哪个也不是现在的自己能招惹的起的。

    楚青龙看着张沐阳,脑子飞速旋转,眼前这个人这么年轻,功夫这么好,势力这么大,应该不是石城本地的人,不然他不会不认识。形势比人强,就算楚青龙再有不甘,也只能俯首做低。

    想到这,楚青龙他客客气气的问道:“之前多有冒犯,不知阁下到底是谁,就算今天要灭了我崆峒门,也让我们死个明白。”

    张沐阳没搭理他,只问道:“你就是那个钱华腾的师傅?”

    楚青龙面露虚汗,张沐阳身形还未动,他便急退三步:“好汉,你杀了我不打紧,可你总该让我死个明白,总该让我知道死在谁的手里。”

    见他接二连三的发问,张沐阳便道:“张家家主,张沐阳!”

    “张沐阳?”楚青龙现在是真的冷汗直流,他是江湖人物,怎么能不知道张沐阳的名号。

    张家一战,多少豪杰有去无回,多少人见识了张沐阳的神仙手段!不说他的手段,单单是张家二字,已经足够压垮崆峒门,自己这一次,不是提到了铁板,而是踢到到了阎王爷。

    楚青龙已经在没有什么抵抗的心思,只想着息事宁人。想到这,楚青龙硬着头皮道:“张家家主,这件事是个误会,我们崆峒门愿意赔偿,只要您提出条件,我们崆峒门照做就是,那钱家我们也不再过问,钱华腾他作恶在先,也都交给你们处置,如何?”

    张沐阳挥手道:“不如何?今天你们来,不是找麻烦的么?怎么成了谈判?误会什么的不关我的事,你既然来了,就要付出代价,既然是人崆峒门的人搞事,那崆峒门也要付出代价,我说的够清楚么?”

    楚青龙此时面色惨白:“张家家主,这件事当真没商量了么?当真要灭了我们崆峒门?兔子急了尚且咬人,你不要逼人太甚。”

    张沐阳笑了笑,楚青龙的威胁,在他的眼里当真是个笑话,区区一个崆峒门而已,就算报复,又能如何?

    举门而来,自己尚且不惧,更何况丧家之犬呼?

    “师傅,不就是一死么?咱们跟他拼了,崆峒门没有怕死之人。”楚青龙站出一个年轻人,高声喝道。

    他的一声高喝,倒是引出不少年轻人共鸣,一起上前一步,要跟张沐阳分个生死。

    楚青龙看着身后的年轻弟子,朝着张沐阳近乎哀求道:“张家家主,能不能以我一死,换我崆峒门活路,是我御下不严,教徒无方,和崆峒门无关。”

    张沐阳摇头,面色变冷,眼中的杀意,几乎化为了实质:“我本来是只想只杀恶首的,但既然你们都来了,那就都留下吧。”

    这几句话,虽然声音不高,但落在众人耳中,却如同重锤击打,不少人轻哼一声,跪倒在地,只一句话,崆峒门已经倒下一片。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