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子不教,父之过
    大概敲了十七八个人,平底锅都敲坏了。i?kan xsw? w?ww.ikanxsw`com

    最后沈度还是抢了一把大砍刀,才把他们一一敲完。

    由于人太多,沈度没有下死手,这年头,打死人会非常麻烦,不过即使没有下下手,一手下去,几乎每个都头破血流。

    为了避免麻烦,沈度还把手机摆在旁边录像。

    当发现后面的人都逃走了之后,沈度转头对唐初夏说道:“可以报警了。”

    沈度很讨厌使用暴力解决问题。

    除非迫不得已。

    现在这种情况,就是迫不得已了。

    唐初夏点了点头,迅速拿出了手机报警。

(!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看来那货色是想要致咱们于死地啊!”沈度把拍坏掉的平底锅捡起来,放在一边,有些无奈的说道。

    “抱歉!”唐初夏说道。

    沈度抬头看了她一眼,笑道:“我发现这段时间,你特别喜欢说抱歉,这什么好抱歉的?等警察过来吧?

    唐初夏笑了笑,见他脸上还带着一些血迹,便走到卫生间拿出了毛巾给他擦了擦。

    抬头看了下倒在门口边上、正在呻吟的人,她眼中不由也冒出了一丝凌厉。

    她有些受够刘振明这个人了。

    过了一会儿之后,警察走了过来,沈度跟他们聊了几句,便把视频递给他们,唐家的势力虽然在夏海市比不上刘家,但是事实上,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动的了的。

    摆平这件事很容易。

    这次过来的,还是罗东区公安局的警察,就是在公安局审讯沈度的那个,他带着三个民警一进门,看到楼道上躺着黑压压的一群人,各个都抱着头呻吟,不由神情非常复杂。

    也没有犹豫,看了录像之后,便拿出手铐铐上,通知更多的民警过来帮忙。

    “知道是谁做的吗?”在罗东区公安局里面,那老警察问道。

    沈度点点头,笑道:“大抵是知道的。”

    老警察看了他一眼,说道:“我现在该称你为道长先生呢?还是沈大师呢?对了,你上次那个真言符还有多吗?”

    沈度笑道:“那东西只有我可以使用。”

    “那就可惜了!”老警察嘴上说可惜,但是也是毫不在意,笑了笑:“你们注意安全,虽然说对方不太可能会再次上面,但是若是对方不怕死,硬是要对付你们的话,难免会狗急跳墙。”

    沈度点了点头。

    这个警察还不错,处理事情比较公正,要不然,沈度也不会找他。

    做完笔录,沈度便拉着唐初夏回家。

    原本以为在回家的路上,对方还会找麻烦,然而当沈度回到家之后,却发现根本没有。

    当然啦,即使是如此,沈度还是觉得郁闷,好端端的烛光晚宴,被对方破坏了。

    “咱们明天去刘家吧。这货若是不踩他一下,我真的忍不下去了!”沈度说道。

    “嗯!”唐初夏也觉得,必须解决下这件事了,要不然越是等下去,也是麻烦。

    毕竟谁也不知道对方究竟会在什么情况下下黑手。

    这种情况下,就是要速战速决,先把对方的脊梁骨给打掉再说,要不然,后续可能没玩没了。

    如此想着,两人回到家之后,吃完剩下的饭菜,便洗澡休息。

    唐初夏既然已经来了,那么他就没有必要自己一个人睡了,看她洗完澡之后,便拦腰把她抱起来,然后回房,虽然两人还没有结婚,但是唐初夏压根不介意跟他一起睡。

    少女刚刚洗完澡,身上还带着香喷喷的气息,抱起来非常舒服,她那一头秀发还非常长,接下来之后,就宛如瀑布一般铺在床上,要多美就有多美。

    不过沈度今天没有做什么,因为他并没有什么心情,唐初夏也没有啥要求,两人相互抱着一起聊天。

    天南地北,什么都聊。

    平常些时候,她的话并不多,气质相对而言清冷了一些,即使是跟他聊天,也依然不多。

    不过她身上的肌肤又白又嫩,吃下了长寿果之后,就仿佛年轻了好几岁一般,变成跟一个十八岁少女差不多了,所以,揉揉摸摸的感觉非常美。

    现在沈度觉得,有必要把一个塑容果拿起来给她吃掉了,因为那样可能会更加美。

    试想一下,谁不想自己老婆又漂亮又年轻?

    沈度觉得,为了自己的幸福着想,完全有必要这么做。

    “沈度,问你一个问题!”这时候,她忽然开口了。

    “嗯,问吧!”沈度点了点头。

    “有其他女孩喜欢你吗?”她微微抬了下头,瞥了他一眼。

    沈度愣了下,看了看她,便笑了起来,问道:“你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个?”

    “因为我觉得可能有,而且很多!”唐初夏捋了下秀发,感觉他那双大手摸的有些舒服,于是又说道:“其实你上大学的时候,还蛮受女孩子喜欢的。刘冬玲那些人,都比较喜欢跟你相处。然而现在——”

    她顿了顿,急需说道:“你开了天命阁之后,可能会更多。”

    沈度怔了下,便点头道:“确实有一些。”

    唐初夏顿时咬了咬粉嫩的唇瓣,捏着他的小手,不由微微一紧。

    沈度伸手捏了捏她还带着一些婴儿肥的俏脸,叹了口气说道:“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有时候表现的太出色了,总会引起一些人的关注。而天命阁也需要名气,所以有些事情,我便做的非常直接。现在随着天命阁的名气大了之后,估计会有很多,有一些也很麻烦。”

    唐初夏抬头盯了他好片刻,便也叹了口气:“以后你若是出轨了,一定要告诉我,瞒着我我受不了。”

    沈度愣了一下:“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出轨?”

    唐初夏又看了他一眼,说道:“我总体上还趋向于理智的。没有什么东西是完美的,我的爱情也不是完美的。我提前做好心理准备,那么以后若是发生了,就不会那么生气了。”

    沈度心中顿时无语,不知道该说这个女人聪明,还是该说她啥,只觉得这个女人有时候,就像是一只鸵鸟。

    想了想,他摇头笑道:“你还真是一只鸵鸟!”

    “鸵鸟就鸵鸟吧!你知道我晓菲姐遇到了什么事情吗?她就是没有心理准备,她遇到的那个人在她心目中,是完美的,无论哪个方面都是完美的。后来出现了问题之后,稍微一刺激,就接受不了了!”

    唐初夏说起这个,神色有些哀伤,然后仰头看了他一眼:“我当然希望你在我心中的形象也是完美的,但是——”她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说实在话,你会的东西那么多,喜欢你的女孩子肯定很多,我又不会经常在你身边,人生又还有那么漫长……”

    沈度听完,知道自己今天的表现,给她带了一些心理压力,不由多少有些无奈。

    想了想,便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伸手把她搂紧,说道:“放心吧,能够让我喜欢的人不多,目前也只有你一个而已。”

    “是吗?”

    “是的!”沈度点头笑道:“不得不说,你的身体真美,现在,我有些受不了了,每次这样抱着你我都受不了,心里总是想着跟你做些事。”

    唐初夏微微一笑,察觉到他的反应,俏脸不由变得嫣红,便也没有继续说什么了。

    事实上,她还是非常相信沈度的,只不过有前车之鉴,所以自己做好心理准备先罢了。

    她并不想变成晓菲姐那样,整天疯疯癫癫的。

    这天晚上,两人睡到了早上七点多才起床,爬起来之后,一起刷牙洗澡,然后立马开始开车出门。

    不知道对方会做什么反应,不过就是一个普通人家族,即使对方准备了什么又如何?

    沈度就是直接踩下去,一脚踩断他的脊梁骨再说。

    他讨厌麻烦。

    所以,自然想着一次性解决掉这个麻烦。

    若是解决不了,带会让他就在天命阁发一个公告,谁能把刘家铲平?那么他就帮谁增寿十年,外加一个愿望。

    以他现在拥有的东西,想要对付刘家,简直再简单不过了。

    不过这次,并不是要对付整个刘家,而是打断刘振明的脊梁骨,断掉他的所有骄傲,当做到这一步之后,刘家若是不服气,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现在他讨厌的人,只不过是刘振明一个人而已,跟刘家其他人的关系并不大,所以,他还是蛮恩怨分明的。

    宝马车开到刘家的别墅前停下。

    沈度跟唐初夏下了车,然后走到宝马车的后备箱中,取出一个大铁锤,朝着刘家的大门走去。

    周围没有什么人,刘家的大门是光着的,不过应该有监控。

    沈度提起了大铁锤,猛地一锤,便朝着刘家的大门砸了过去,只听到“嘭”地一声巨响,整个铁门一阵颤抖。

    沈度不管其他的,拿起了大铁锤继续砸,连续“嘭嘭嘭”地几声,直到把这个铁门砸开才罢休。

    “你在干什么?”听到有人砸门,一个保镖似得人物走了出来,一脸愤怒的盯着他问道。

    沈度没有理他,直接带着唐初夏朝着里面走。

    那保镖脸色一变,急忙对着对讲机叫了几声,只见一堆人从别墅里面冲了出来。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看起来应该是刘振明的家人和一些保镖,当然,也有三个警察在里面。

    沈度扫了一眼,对准了一个中年人,然后便拉起了唐初夏的小手走了过去,直接盯着那人说道:“我要找刘振明。我今天要断他两条腿。你是他老爸吧?子不教,父之过!”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