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非礼啊,非礼啊!
    薄秀秀家依然跟上次来的差不多,只不过这次多了一条大狼狗。? 爱看小? ?说  ? w?w w?.?ik?a?n?x?s?w?`com

    说起来,这小女生比一般女生要坚强的多,从十六岁开始,她都是自己一个人住一个大房间。

    有时候也是自己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学。

    王秀霞工作太忙,几乎没有时间管她,而她老爸,就仿佛当做没有这个女孩一般,极少来这边。

    她老爸也是一个奇人。

    当然,或许薄秀秀不知道,她根本就不是她老爸的亲生女儿,她父亲其实另有其人。

    沈度在王秀霞的事迹卡中看到了一些事情。

    简单而言就是‰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她老爸喜当爹,然后薄秀秀刚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做了亲子鉴定,当亲子鉴定出来了之后,她名义上的父亲,就一次都没有抱过她了。

    王秀霞之所以和她名义上的父亲离婚,很大部分的原因,是因为这件事。

    至于她亲生父亲……似乎是一个官家子弟,在王秀霞刚读大学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了她,后面也跟王秀霞谈了几年恋爱,直到毕业之后,对方因为家族原因,回去结婚了,并没有选择王秀霞。

    后面,王秀霞被人介绍,跟她现在名义上的父亲结了婚。

    两人虽然结婚,不过压根没有什么感情可言,只不过是为了父母压力而结婚罢了。

    两人相敬如宾的相处了大概一年多,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王秀霞又跟那军官遇见了一次。

    官家子弟估计也是一个贱人,一见到王秀霞之后,便跪在了王秀霞面前忏悔,然后唧唧喳喳的说了一大堆,趁着王秀霞心软,便用甜言蜜语和酒把她灌醉了,偷偷办了那事。

    当时王秀霞知道之后,都快气炸了。

    不过对方家大业大,王秀霞身为一个弱女子又不能做什么?更何况她对对方还有感情,所以只能有苦自己咽。

    她现在名义上的父亲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当然非常不乐意啊,所以关起门扇了王秀霞好几次,几乎把她打的遍体鳞伤,最后两人不欢而散。

    至今为止,王秀霞对她现在名义上的父亲,任然有愧疚感。

    当然了,现在的继父什么的,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那时候王秀霞带着薄秀秀已经独自生活了七八年时间。

    这些东西,沈度大部分都是在王秀霞身上看到的,沈度说过不测人隐私,所以从未提过……。

    薄秀秀可能还不知道她其实是一个私生女,当然啦,薄秀秀冰雪聪明,或许早就已经意识到了,只不过她没有问罢了。

    她心中其实非常恨她父亲。

    因为在她的记忆里面,她父亲从未抱过她一次和亲过她一次,每次见她,都是冷冰冰的,不近人情,摆出了一副非常厌恶她的模样。

    事实上,厌恶是理所当然,这个没有什么好说的,是个男人,恐怕都无法接受这种事情。

    人家的事情,沈度自然也懒得去管,所以看完了王秀霞的事迹卡之后,便悄悄的把这些东西从他脑海中抹去。

    毕竟,都不是什么光彩事。

    不过认真说起来,薄秀秀能够变成现在这种性格,简直就是一个奇迹,也不知道她妈究竟是怎么教出来的?

    推开门走了进去,薄秀秀自从打开门之后,就无法站直身子,而是捂着小腹,一脸痛苦的模样,小小的脸蛋儿,极为的苍白。

    额头还冒着冷汗。

    沈度捂了一下她的额头,见她没事之后,才稍微放心了下来。

    据说有些女孩的确是感觉很痛,甚至达到了需要吃止痛药才能熬过去,身为男人,不太了解这些事情,只是看到她脸色惨白、额头冒冷汗,觉得有些心疼。

    薄秀秀见他过来,心中自然非常开心,嘴角弯弯的,眼眸带笑,忍着痛,跟他聊了几句。

    “你在家一直都是吃面?”

    “是啊是啊,我做的面可好吃了!”

    “好吃个屁啊!”

    沈度看着冰箱里面各种各样的面,不由无语,她几乎整天不吃饭,除非出去外面的饭店吃,或者回她妈家吃,不然就是自己吃泡面,怪不得,整天身体都是出于亚健康状态。

    沈度想着对于体质低于五十点的亚健康状态很敏感,因为他脑海中想起了以前自己遇到的一个小女孩,差不多也是跟薄秀秀这样,痛着痛着,然后就没了。

    那件事情对沈度的打击很大。

    也正是那件事情,沈度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的恐惧。

    现在看到她这样……沈度想了想,便暂时告别了她,转身出去外面的超市,买一些东西回来。

    薄秀秀见他一头扎在厨房里面慢上慢下的,心中觉得好奇很喜欢,探了一个头进去说道:“哥……”

    “嗯?”沈度回头看了她一眼。

    “以后你做我一辈子的哥哥好不好?”她问道,俏脸微微红了红。

    沈度笑了起来,伸手敲了下她的头,说道:“一辈子太长了,很难做到,不过,既然你愿意的话,到也可以。”

    “真的啊?”薄秀秀望着他,心中惊喜。

    “嗯!”沈度点头笑道:“回去吧,再忍一会儿,等我做完饭菜,再出来吃饭。”

    “好!”薄秀秀仿佛心中灌蜜了一般,眼开眉笑,转身回去。

    其实,只是一个很单纯的小女孩,对自己心中的感觉并不是很清楚,有时候做的事情,会让人哑然失笑,不过,似乎是因为知道了沈度和唐初夏的事情,她的态度渐渐的发生了改变。

    以前,她说的东西只不过是一个小女孩的幼稚之语罢了,只不过是情欲初开,压根就当不了真。

    给她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把她喂的饱饱的,沈度跟她聊了几句,这才抽身回家。

    这小女孩其实很好喂,她也不是喜欢吃面,只不过没人做给她她,她又比较懒,所以便一直吃面罢了。

    现在有人做,吃的自然开心。

    从薄秀秀家走出来之后,沈度又想起了唐初夏,不知道这个女人好好吃饭没有?

    从脑海中翻出了唐初夏的人物卡看了一遍,发现没有什么波动之后,心中才放下了下来。

    想了想,他便在附近的小区上转了转,看看有没有什么房子,这边小区的绿化不错,房子也不错,再加上跟天命阁比较接近,所以他打算在这边买一套,以后过来上班方便。

    在附近转了一遍之后,发现附近的房子确实不错,附近还有几栋小别墅,应该有未出售的,若是有可能,可以砸钱买了下来。

    沈度喜欢小别墅,因为别墅比较大,而且自带花园游泳池啥的,现在既然有了唐初夏,自己又那么有钱了,所以自然想要住好一点,豪华一点,对其得起自己的身份。

    在小花园的别墅,他也可以收藏一些东西,或者种一些东西。

    神人系统能够给他的,应该不仅仅只有两颗宛若宝贝一样的树。

    走着走着,这个时候,沈度又看到了刚刚那两个年轻男女,他们依然在这附近的小区转来转去。

    看到他们正在对着一个小区里面打量,沈度想了想,便走了过去。

    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见有人过来,不由立即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然后便若无其事的转身,想要离开。

    沈度拦住了他们,微微一笑道:“其实,这附近小区的孩子比较少,很难拐到,当然,你们或许已经有目标。”

    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闻言,脸色猛地大变,想都不想,转身就想要逃走。

    但是沈度眼疾手快,伸手一拉,抓住了他们的衣领,把他们拉了起来。

    那女人一看,脸色剧变,立即尖叫了一声:“非礼啊!”那尖叫的声音划破耳膜,瞬间吸引了附近许许多多人的注意力。

    那个男人还转身朝着沈度踹过去,但是也抬起一脚,踹在了他小腿上,那男人的脸色立即变成了猪肝色,惨叫了一声。

    腿没有骨折,只是非常疼。

    而那个女人,也挥出了巴掌,企图朝着他脸上扇过去。

    一个女人,自然对沈度做不了什么,很快就躲了过去,继续抓住他们的衣领。

    “你们真傻啊,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为什么要被我看到呢!”沈度笑了笑说道。

    “非礼啊,非礼啊!”

    或许那女人觉得这句话能够保护自己,急忙迅速扯着喉咙平民的叫了起来。

    天色虽然已经到了晚上,但是在小区附近依然有不少人散步,现在听到有人喊非礼了之后,一些人纷纷过来看。

    不过,他们显然不知道沈度是谁,沈度在这几个小区的声望,已经达到了被人可望不可即的地步。

    所以,周围众人看到他之后,不由有些诧异:“沈大师,怎么回事?”

    “非礼啊,救命啊!”

    沈度还没有回答,女人便立即叫了起来,一脸愤恨的盯着沈度,用力的挣扎了一下。

    “他,他,他,他想要非礼我,救命啊,呜呜呜!”

    她竟然哭了起来,一脸委屈的模样。

    当然,眉宇间似乎也有些惊慌失措。

    沈度看着她眼中冒出了一丝诡异,笑了笑:“女士先生,你们或许不知道我是谁吧?我告诉你们,我叫沈度,乃是这里的守护神。”

    “你……你是谁?你想要干什么?”

    “不必多说了,你们两个人跟我去见警察,把你们的事情全部给我抖清楚了。”沈度笑眯眯地说道,心中似乎也非常高兴,他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人,自然是看到一个,抓一个。
上页 目录 下页